第九十章

    凝忆冬言又止,似乎有些话难以开口,我看了看他,扯开了话题。

    “冬,我记得之前好像看到枫了,他人呢?”我看了看四周,好像除了凝忆冬以外,一个人都没有。

    “他。。。”凝忆冬犹豫了下,“他和星辰去帮忙皇上处理些事,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哦。”我点点头,看着凝忆冬怪怪的表,感觉他好像在对我隐瞒着什么。

    “倩儿,你饿不饿,我去叫人帮你弄点吃的。”说完,凝忆冬就准备朝门走去叫人。

    我忙拉住凝忆冬,微微一笑道:“我不饿,我想让你陪我说说话。”

    “倩儿,你还是好好休息下,有什么话明天在说,好不好?”凝忆冬看着面色如纸白的人儿,心里痛痛的,他深怕倩儿要对他说的是最后的遗言,他害怕她说完话后,就这么离开。

    “可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凝忆冬的嘴唇就贴在了我的唇瓣上。

    轻轻的一吻,曾经和凝忆冬发生的一切涌上了心头,幸福甜蜜的时光犹如昨天一样历历在目。

    “倩儿,你放心,等明天你醒来的时候,本王保证你第一个看见的人一定是我,从今天开始,不管发生什么事,本王都不会在离开你,本王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听你想说的。”凝忆冬帮我盖了盖被子,纤细犹如白玉般的手轻划过我的脸。

    我很是郁闷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怒骂了一句,这死妖孽的手竟然比我脸上的皮肤还要好,真TMD气人。

    看着凝忆冬嘴角微微上扬着,我很是不愿的闭上眼睛。

    哎,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争气,一个吻就把我搞定了。

    看着逐渐睡去的人儿,凝忆冬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一辈子?对他们来说是个多么遥远的词,他真的可以让她留在自己边一辈子吗?她的生命现在只剩下两天了,他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把她一辈子留在自己边。

    “干嘛一副哭丧的脸啊,是不是有人欠你钱,没关系我帮你讨债去!”我眯缝着眼睛,看着凝忆冬一脸的愁云惨淡不开口道。

    “倩儿,你没睡?”凝忆冬诧异的看着我,无奈一笑,这个鬼精灵竟然装睡骗他。

    “老周不让我见帅锅,所以我只有睁开眼睛看你这个帅锅拉!”我对着凝忆冬吐了吐舌头,做着鬼脸。

    凝忆冬看着我不停对他眨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勾了下我的鼻子,“你个调皮鬼,真拿你没办法!”

    看着凝忆冬又恢复了往昔的笑容,我的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

    我把手放在嘴边轻咬着手指对凝忆冬说:“冬,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睡啊!”

    不经大脑的一句话,吓了凝忆冬一跳,“倩儿,你说让本王陪你一起睡?”

    “恩!”我点点头,看着他,这家伙脸红什么,我只是想让他跟我一起睡,干嘛这么大反映啊!

    如果这是她最后的愿望,那么他一定会把最美好最幸福的东西留给她,即便只有两天,只要是她想要的,他一定会帮他完成心愿,凝忆冬心想。

    看着凝忆冬心花怒放的脸,在加上他那坏坏的一笑和那风万种妩媚的桃花眼,我才恍然大悟,哦买噶,他该不会是想歪了八。

    “我只是想说让你陪我一起睡,不。。不。。不是那样的一起睡,是一起睡,不是一起睡。。。”还没等我把话说明白,凝忆冬的唇已经覆盖住在了我的唇瓣上,动作敏捷飞快,体轻盈的就压在了我的上。

    我平时不是很会能言善辩吗,今天这是怎么了,说句话都说不利索,舌头像是被水烫了似的,竟然在这关键的时候打结。

    “冬,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好不容易得到喘息的机会能开口说句话,可是却又被凝忆冬硬钻进了我的嘴里小舌给吞了回去。

    两条粉嫩的小舌不停的纠缠着,呼吸声逐渐变的急促起来,一只纤细柔软的手不停的在我上游动着,腰带轻易的被解了开来。

    “冬,我想要。。。”炙柔软的唇吻再次掩盖了我想说的话,其实我想要说,让你像妈妈哄孩子那样陪我睡,又不是想那啥,天啊,这家伙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啊,他不是无可救药的聪明吗,为什么这会却变成了只会用下半来思考的动物。

    “倩儿,你放心,只要是你想要的,本王会毫不犹豫的给你,因为。。。我你!”相识这么久以来,甚至在婚礼前他都没对我说过这三个字,但是为什么今天,又却在这个时候他要对我说这三个字。

    简短的三个字,如此深款款,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不是明知道是火坑,还让我义无返顾的往里面跳吗,甚至还是心甘愿的往里跳,莫小倩啊,莫小倩,你的清白之难道就要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给他吗?

    不行,我不能被迷惑,虽然我很他,虽然我是21世纪领导在前线的85后,但是在这方面的思想我还是很保守的,女骇最宝贵的一定要在结婚那天才可以。

    对,不能被沦陷,不能被俘虏,我要反抗。

    我使劲全的力气试推开他的体,但是这一举动却遭到了凝忆冬更加强烈的反映,下腹开始变的躁,一个逐渐变硬的东西强顶着我的下

    耳旁微喘的呼吸声,不断的侵蚀着我的大脑,让我无力反抗,凝忆冬的小舌像是被训练过一样,不停的在我耳边游走着,全像是触电一样,麻酥麻酥的,我。。。我要沉沦了。。。

    正当我放弃反抗准备就此沦陷的时候,“咯吱”一声,好像有人走了进来。

    “王爷,小倩的药。。。”语琴端着药碗站在门口,睁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和凝忆冬。

    呆了好一会语琴才反映过来,“唰”的一下脸就红了。

    我尴尬的看向门口,火红的脸像是熟透的红苹果般,赶忙拿被子蒙了起来。

    凝忆冬干咳了两声,“药放在一旁你就下去吧!”虽然凝忆冬摆出一副很平静的表,但是傻子都看的出来在这个时候突然闯进来,他心里该有多么的不愿意啊。

    听完凝忆冬的话,语琴连话都没说,赶忙把药碗放在桌上就出去了。

    凝忆冬见语琴关紧了门,别过头,微微的笑了笑,将我盖在脸上的被子轻轻的掀了开来。

    “为何倩儿的脸如此红润,本王还是第一次见,还真是可!”凝忆冬一动不动的压在我的上取笑着我。

    我瞥了眼他,冷哼一声说:“可个P,我警告你这个大色狼,如果你的手敢在动半寸,当心我告你非礼!”我瞪着凝忆冬即将要伸进我衣衫里的手,摆出一副很严肃的表

    又是一笑,这一笑就像是女子般妖艳妩媚,倾国倾城,“只要倩儿喜欢,随便怎么告都可以。”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随便我怎么告都可以,难不成他真的要。。。

    蛊惑人心的笑容迷如痴如醉,我的大脑被那妩媚勾魂的桃花眼迷的在次当机。

    体被死死的压着不能动弹,霸道的吻让我找不到开口讲话的机会,就连那不停挣扎的小手,也被凝忆冬轻轻一别,乖乖的扣在了他的后腰间上。

    我有心反抗,却又无力反抗,凝忆冬纤细玉滑的手轻快的伸进了我的衣杉里,不停的游动着,我那已陷入当机的大脑顿时被他的这一举动瞬间破解了。

    下意识的反抗,只听“扑通”一声,凝忆冬被我踹到在地上。

    诧异,不解的目光从下侵袭而来,凝忆冬带着满脸的问号看着我说:“倩儿,你这是做什么?”

    “你问我,我还问你那,你知不知道,我是病人,我是病人耶,你竟然要对我那啥,我还没问你要对我做什么了,你反到问起我来了?”我扯着嗓门对凝忆冬大喊着,还不停的对他翻白眼。

    凝忆冬一脸无奈的看着坐在上那个如泼妇的我,不是她刚刚说要我陪她一起睡的吗?怎么这会却。。。难道她改变主意了?

    凝忆冬坐在地上,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边摇头边对我笑着。

    “你笑什么?”我不解的看着他,这家伙大脑进水了啊,都被我踹下了,还笑的出来。

    “没什么,本王只是觉得我的倩儿越来越可了!”凝忆冬站起整理了下衣杉,坐在边笑的说。

    “可?那里可了?”我纳闷的看着他,难道我把他踹傻了么?

    “哪有病人有这么大的力气,那么可的把本王给踹下。”额,他这话是在讽刺我力气大还是在夸奖我可啊,真是搞不懂。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