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一群高挑健壮的人围站在落雁楼,像是群精练有素的部队士兵,整齐的从台阶上至下一动不动的站着。

    我带着语琴和潇儿,两眼直视着这群来历不名像是木头般的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落雁楼。

    奇怪了,他们怎么没有阻拦我啊,难道被我这倾国倾城,材婀娜多姿的绝世大美女迷呆了,(空:就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不管了,先进去看看在说。

    走进落雁楼空无一人,我喊了喊凤姐,却没任何回应。

    “老太婆,地主婆,财迷心窍欺压勒索语倩的老太婆,你在吗?”我急中生智,把我给凤姐起的所有绰号都叫上了一遍,还是没有回应。

    糟糕了,难道这落雁楼被强盗霸占,凤姐被绑架带去当压寨夫人了,哎,哪个没张眼的会选凤姐当压寨夫人啊,这不是小贼掉陷阱,把大贼给养肥了嘛。

    “小倩,我看我们还是分头去找找吧!”

    听完语琴的话,我们三人分别朝不同的方向去找凤姐了,不过我还是偷了个小小的懒,哪也没去,直接就回我的房间了。

    凤姐要真的是被土匪强盗抓去了,不是正和我的心意吗,这样以后就没人敢欺压本大小姐了,我一脸幸灾乐祸的推开了放门,嘴里还不停的唠叨着:“凤姐,你就好好的当你的土匪婆子八,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嘿嘿!”

    我躺在上笑呵呵的嘟囔了一痛,盖上被子,准备在补个午觉。

    可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正当我找好一个舒服的姿势准备睡去的时候,感觉一股冷风森森的朝我袭来,把头别过边,看了看窗外,关着窗户呢啊,邪门了,怎么那么冷啊。

    我收回眼神,转头来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体打了个冷战,刚刚我貌似看见了什么东西,不,不是貌似,刚刚我真的看到了什么。

    我缓缓的转过,看着房间中央的圆桌,旁边坐着一个面目极其凶狠的老太太,旁边还站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被我刚刚臭骂过的凤姐。

    完了,这下死定了,我刚刚骂她的那些话,她一定都听到了,完蛋了,她该不会为了报复,直接把我送给土匪头子去当压寨夫人八。

    “嘿嘿,凤姐,你怎么在我房间里也不说话啊,害的我找了你好半天,脚的磨出来泡了。。。”我嬉皮笑脸的走下,想都没想的就开始满嘴跑火车,说了一堆大瞎话。

    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睁着说瞎话,都不带眨眼的。

    凤姐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对我使眼色,眼神不停的飘向坐在我面前的那个老太太。

    “凤姐,你脖子抽筋啊,干嘛没事挤眉弄眼的,中风了啊!”我学着凤姐的样子调侃着她。

    凤姐怒火焚烧的瞪着我,要是眼神能杀死人,我想我已经被千刀万刮了,凤姐看着我已被气的火冒三仗,心想,这个语倩该聪明时不聪明,不该聪明时稀奇古怪的想法一大堆,真是笨到极点了。

    做在一旁的老太太终于按耐不住,大声吼道:“上官影倩,你给我跪下!”

    我微低下头,看着面前又凶又老的老太婆,跪你个大头鬼啊,你谁啊你,让我跪就跪,那我的膝盖岂不是太不值钱了。

    你越是让我跪,我就偏不跪,NND,我气死你,哼!我别过头,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个来历不名的老太婆。

    “哀家让你跪下,听见没有!”老太太发怒了,还口口声声的称自己是哀家。

    “哎什么哎,牙疼去医院,我又不是大夫!”很明显的,我拿老太太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气的老太太面红耳赤。

    “你。。你放肆!”老太太站起,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来人,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丫头拖出去斩了!”

    “虾米?你要斩我,你有什么资格,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别人大牙!”这哪冒出来的神经病,一会牙疼一会要斩人的,你以为你是什么王母娘娘还是玉皇大帝啊!

    “就凭我是夏悠国的太后!”老太太大声吼完,刹那间,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两个人压住了我的胳膊就往门外拽。

    “放手,在不放手我对你们不客气了!”见那两个人毫无任何反映,还是义无返顾的拉扯着我,于是我便使出了最具有杀伤力的独家招数。

    “啊!”只听两个高大健壮的男人,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侍卫,痛苦的惨叫着,那声音就像是被喀嚓成太监一样,凄凉的在落雁楼里回着。

    “罪过,罪过,两位施主不好意思,贫尼无意下口太重,还请施主不要介意!”我学着独臂尼姑的姿势,一手背后,一手放在嘴边对那两个被我咬伤的侍卫忏悔着。

    “反了,反了,这还得了,来人,快来人啊!”太后看着被我咬伤的两名侍卫躺在地上痛叫着,双手不停的拍打着桌子,叫来了更多的人。

    “太后息怒,语倩不知太后份多有得罪,还请太后饶恕!”凤姐见形不对,赶忙拦住即将破门而入的侍卫,跪在地上,不停的为我求着

    看着凤姐的一举一动,我被感动的犀利哗啦的,没想到一向欺压剥削我的凤姐,竟然会为我求,我真的太感动了,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额,不对,刚刚凤姐叫好像在叫什么太后,不是八,难道这个老太太真的是太后,是夏予宸他妈?这话怎么感觉像是在骂街,哎呀,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真的是太后么?

    我从上到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那个被我气的脸冒青筋的老太太,看来她还真是太后,跟电视上演的一样,横眉毛竖眼睛的,一点和蔼可亲的样子都没有,简直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比北极熊还要冷血的太后老妖婆。

    恩,对,就是个死老妖婆,电视里演的太后没一个是好人,这个也不例外,我就纳闷了,她怎么会生出夏予宸这个极品大帅锅,还是说她俩根本没血缘关系,恩,恩,这点很有可能。

    我看着面前被大家称为的太后,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的,弄的太后是满的不自在,终于我纳过闷来了,刚刚貌似我好像得罪了她,还好我没让她去看兽医,要不然我现在一定就成兽了。

    “太后,刚刚语倩不知太后份,所以多有得罪,还请太后不要怪罪!”我立刻跪下来,像个息怒无偿的小人,连忙跟太后赔不是,虽然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没办法,要想保住小命也只能这样了,做人要学会变通嘛。

    太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凤姐,满脸的疑惑,心想,这个上官影倩刚刚还那么蛮横无理,这回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她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不行,你刚刚跟哀家如此大呼小叫,岂能饶恕!”明明见太后已经消了火气,为何又突然翻脸,其实她才是反复无偿的小人,哼,鄙视,双手鄙视你。

    好,既然你这个死老太婆软硬不吃,那就休怪本大小姐不客气了。

    太后站起,转动了下拇指上的扳指,似乎凤姐看出了她的意图,脸色突然一下就变的很难看。

    “来人,把这个不知好歹的野丫头拉出去,千。。刀。。万。。刮!”太后特意将最后的四个字的声音放大拉长,看来我今天是死定了。

    既然这样,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一拍两瞪眼,反正都是死,不如赌一赌。

    我站起,冷哼了一声,甩开了冲进门抓住我的侍卫,不知死活的说:“如果你要杀我,就杀好了,但是请您老人家放心,我一定会在死之前把你的老底全都抖出来!”

    太后似乎很想知道我口中那所谓的秘密,于是对我后的侍卫罢了罢手,所有人恭敬的抱了下拳就全部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我和凤姐还有那死老太婆太后。

    “哀家到想听听,你知道些什么秘密。”太后平静的语气,面部舒缓的表,不得不让我佩服,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临危不乱八。

    凤姐见太后收气了怒火,必恭必敬的走回太后边站好,还对我使了使眼色,示意千万不要在惹到太后了,不然后果真的会不堪设想。

    其实我哪知道什么秘密嘛,我又没见过太后,也没去过皇宫,哪有什么她的老底啊,正当我想要预谋逃跑路线的时候,无意中我的眼神扫到了凤姐和太后的上,突然间灵光一闪,哈哈,这回任凭你这个老妖妇在厉害,也要被我的紧箍咒的死死的。

    我清了清嗓子,上前了两步,心平气和的说道:“具我所知,落雁楼好像还有个。。。”我特意将幕后老板这几个字分开来说,顿时太后的脸色就变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