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还敢问,你刚刚没事傻笑什么,害的我还跟你学,不学还好,一学就学了那么半天,结果整个体麻的都动不了了,最可气的是,你竟然还推我,害的我查点没让呛到鼻子里的豆腐给呛死,你还敢问我怎么了!”我站起来,满口理直气壮,像是审犯人一样,把所有罪责都推到了语琴上。

    “我。。。”语琴面对眼前的莫小倩,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明明是她跟着自己学,结果还把一切责任都怪在了她上,哎,语琴啊,上辈字你造了什么孽,这辈子遇上这个死不讲理的人啊!

    看着语琴百口莫辩,吓的发傻的表,我真想大笑,可是现在不行,我要继续审问她。“快说,你刚刚为什么傻笑,不说的话,我可就生气了!”我举起拳头威胁起语琴来。

    “好,我说。”被无奈,语琴有些害羞的开口说道:“刚刚人家和星辰在后院里。。。”语琴结结巴巴了半天才说出了“接吻”两个字。

    “什么?”我和潇儿一脸吃惊的看着语琴,异口同声道。

    “你说。。你和星辰接吻?”我看了看潇儿,我没听错八?潇儿对我点了点头,意思是她也听到语琴那么说了。

    哦买噶,这个消息是我今年听到最雷的一件事,但语琴后面的一句话查点没把我雷到椅子底下去。

    “恩!”语琴点了点头继续说:“小倩,其实我和星辰已经私定终了!”

    “咳咳咳。”听完语琴的后一句话,我差点没吐出血来,这语琴不是平常都和月很好么,怎么又和星辰在一起了,他们俩个还竟然已经私定终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语琴,我问你啊。。。”我刚抬头准备想问清楚这一切的时候,谁知道语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已跑离开我的房间了,真似的,今天他们这些人都抽什么风了,话都不说完就开溜。

    “小姐,天色不早了,你赶紧把茶喝完去休息吧!”潇儿把茶递到了我手边说。

    这潇儿是不是跟他们一样发疯啊,干嘛总让我喝茶,真奇怪。

    “算了,不喝了,潇儿你回房休息吧,我累了!”话说完,我像边走了过去,潇儿看着我放在桌上的茶,关上门退了出去。

    我坐在边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很是郁闷的躺在了上,夏予宸为何你今天来去如此匆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凝忆冬,难道你真的要离开么,为什么我会那么不舍得你就这么离开?

    “七弟,你真的打算就这么离开吗?”太子看着正在收拾行装的凝忆冬说。

    “三哥,你觉得我还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吗?”凝忆冬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太子面前,“倩儿,刚刚已经清清楚楚的告诉我,她现在喜欢的是夏悠国的皇帝夏王,不是我凝夕国的睿王爷!”

    “那又怎样,倩儿她是失去记忆才会这么说的,我们完全可以等到她恢复记忆!”太子劝慰着凝忆冬,一心想为他找个留下的理由,“只要倩儿恢复记忆,一定会选择你的!”

    “恢复记忆?她要是永远都不会恢复呢?”对于倩儿的失忆,对于凝忆冬来说跟本就是个讽刺。

    如果曾经的一切是美好的,是开心快乐的,那么倩儿怎么会失去记忆,就算她失去了记忆,就凭她的个,也会拼命的去把那些幸福的时光找回来的,除非那些记忆对她来说都是不堪回首的。

    “那我们就想办法让她恢复,总之你不可以那么放弃!”在太子心中,凝忆冬从不屈服从不认输的个,一直都是他最佩服的,但是如今那么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却如此就这么轻易的认输了。

    “我也不想放弃,但是现在倩儿已经做出了选择,我又何必在去为难她呢?”凝忆冬的眼神中带有着万般的无奈,他何尝又想放弃呢?

    “选择?”太子的表中代了些伤感,他缓缓的坐了下来,抿了口茶说:“如果当初我让倩儿做选择,或许现在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很平稳的语气,但是却深深的刺痛着他的心。

    “三哥,你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一向聪明的凝忆冬又怎么能不明白太子的话呢。

    “我喜欢倩儿,自从第一次她在使节面前表演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深深的上了她!”太子无奈的摇了下头,笑了笑,“但是我知道她喜欢的是你,所以早在一开始,我就已经退出了,所以七弟,你不能放弃倩儿!”

    凝忆冬看着太子拍在他肩膀上的手,和那坚定的眼神,“三哥,你知不知道,我和夏王有一个约定。”

    “约定?”

    凝忆冬点了点头,“就是我们公平竞争,在他大婚前三天让倩儿做选择,如果倩儿选择他,婚礼的皇后就改立为倩儿!”凝忆冬有气无力的说出了他和夏予宸私定的约定。

    “距离大婚还有十天,你觉得在剩下的这七天里,倩儿会恢复记忆吗?”现在的凝忆冬已经不相信会在出现什么奇迹了,他已经很感谢老天还让倩儿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要倩儿开心,也许就是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吧。

    “如果要是说奇迹,或许我就是那个你们想要的那个奇迹吧!”门轻轻的被推了开来,一句天籁般的话语,打破了屋子里的沉寂。

    “玄夜枫?”凝忆冬和太子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矗立在门外的俊俏男子异口同声道。

    “玄公子,你怎么会来?”太子打量着玄夜枫,不可思议的询问着他。

    “那你们就要谢谢我拉!”雪儿像是送来奇迹的天使,眯笑着眼从门外探出了脑袋。

    “此话怎讲?”太子走出门,站在雪儿面前说。

    “那天我好奇想要知道夏王和七哥说些什么,于是我就躲在门外偷听,结果就听到了那个约定,于是我就派人去把枫哥哥找来了,刚刚也把所有的事讲给枫哥哥听了,枫哥哥说一定会帮倩儿姐姐恢复记忆的!”雪儿的自做主张让凝忆冬和太子不得不再次对她刮目相看,雪儿如此的聪明,竟然会想到让倩儿口中的师兄来相助,真是不可小看。

    凝忆冬看了看面前所有人,太子的鼓励,玄夜枫的突然出现,雪儿的机智,让他又重新找回了自己,对,不能放弃,不可以放弃,面前的奇迹或许就是老天给他的机会,他一定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让奇迹不在是奇迹,让倩儿在次回到他的边。

    整整一夜噩梦缠,直到天明梦里的黑暗魔爪才渐渐退去,我睁开眼睛,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来到这里已经三个月了,从来都没有做过噩梦,尤其是那么可怕的噩梦。

    难道是我做了什么亏心事,梦里才会有那么多人想害我,可是貌似我没有做什么坏事啊,除了用些稀奇古怪的方式骗银子,别的没有了啊,哎,一定是那些被我骗我钱财的人背地里跑到树底下弄个小人打我,所以我才会做这么可怕的梦。

    不行,我要去拜拜菩萨,烧烧香,赶走那些想害我的小人,顺便在求个签,看看我的因缘,嘿嘿,说去就去。

    我穿好衣服,洗梳完后,就拉着语琴和潇儿去庙里上香拜菩萨了。

    “小倩,昨天忘了和你说,星辰让我转告你,他说,太后知道最近皇上经常出宫,所以下了令,不许他在大婚前出来,昨天他们是偷溜出来了,所以没能来的及和你说什么就离开了。。。”在回落雁楼的路上,语琴不停的给我解释着夏予宸昨天为何来去匆匆。

    “哦。”我轻应了一声,似乎并没有听进语琴说的话,反倒有些不太在意。

    “小倩,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语琴很是纳闷的看着我,平常的小倩要是听到这番话不是做些感慨,就是咒骂一番,可是为什么她今天却如此反常,什么都没有说,好象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小倩。

    “小姐,你怎么了?”潇儿见我没搭理语琴,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反常,心想,昨天小姐不是没有把那杯茶喝掉吗,应该没有事的,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如此魂不守舍。

    “小倩,小姐。。”语琴和潇儿见我半天没反映,于是不停的摇晃着我的胳膊。

    “啊,你们叫我?”我逐渐缓过神来,看了看语琴和潇儿,心思又差点飘走。

    “小倩,你今天是怎么了?”语琴看着我,摸了摸我的额头,好像没有发烧啊,可是为什么自从庙里出来后,她怎么就一直精神恍惚的啊。

    “我没事,我只是在想刚刚那个解签的和尚对我说的那番话。”我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纸条,虽然我不认识那上面的字,但是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个和尚对我说的话。

    “缘在天意,份在人为,这句话字面上的意思不是很清楚吗?”语琴念完纸条上的字,看了看我,“小倩,这话意思这么简单,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但是大师说,这话的意思并不单是字面上的意思,他还告诉我一句话。”我回想着大师的话继续说:“方向错,即便对,也是错!”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哪国的绕口令,什么对,又错的,还错了又对的,都给我绕蒙了。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意味着什么呢?直到最后的最后,我才明白这句话真正的意思。

    “小姐,你看落雁楼门楼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潇儿指着落雁楼的门口,轻推着我的胳膊说。

    看着落雁楼门外站着的一群高大健壮的人,我心里有着一丝丝不好的预感,难道落雁楼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