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一场由我一手办的演唱会即将在落雁楼开始了,前往落雁楼的人,那可堪称是人山人海,络绎不绝,犹如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多。

    虽然我让语琴在门外立了个收费牌子,但是绝对没有抵挡住那些观看表演人群的脚步,看着那些白花花的银子,一把把的掉入我的口袋,心里真是有种说不清的喜悦,虽然只有百分之二十是我的,但我也很开心,没想到这夏悠国有钱的人还真是不少,看来他们的收入是相当的可观嘛!

    “各位大爷,请安静!”凤姐走到舞台中央,大声宣布,“下面有请我们落雁楼的全新组合,‘苏打粉’为大家献上一曲!”一场别开生面的古代演唱会,随着凤姐的开场白,拉开了帷幕。

    虾米?你问我为什么我们的组合叫‘苏打粉’那好,我为大家解释下哈,我穿越前听说过一个组合叫苏打绿的,而且貌似很火,为了不跟人家重名,所以我特意为了我们的组合取了这个名字,好听八!忽忽!

    随着音乐的响起,我和语琴还有潇儿三人着一白色拖地烟罗软纱,手中各持一把粉色羽毛扇子,缓缓走上舞台,舞起了一段蓝沁的扇子舞。

    一曲开场舞完,台下的观众掌声烈不段,口哨声,叫好声,不断从四周传来。

    随着烈的掌声,我们放下了手中的扇子,我留在了原地,语琴走到古琴前坐了下来,语潇则拿起了一把琵琶坐在了另一边,语琴抚起了琴,语潇弹起了琵琶,音乐在次响起,我们三人唱起了歌。

    SHE的一眼万年

    泪有点咸有点甜,你的膛吻着我的侧脸。。

    我唱着歌,眼神不断的四处飘,像是在寻找着什么,我微微的抬了下头,正好和凝忆冬的眼神不期而遇,我们两人深的凝望着彼此,一动不动的望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在这持久的相望中,我的心突然揪痛了下。

    我收回了眼神,继续微笑的唱着歌,今天只有凝忆冬一个人来么?自从我们相识以来,你已经是这落雁楼的长客了,可是今天,你为什么没有来,夏予宸,难道你因为今天早上的事生气了么?还是你已经不想在见到我了。

    回头看踏过的雪,慢慢融化成草原,而我就想你没有一秒,曾后悔。。。

    凝忆冬看着在舞台上唱着歌的我,眉头深锁,我像是个做了亏心事的孩子,不敢在去偷瞄他,似乎他刚刚看出了我的惊慌失措,看出了我在找的那个人不是他!

    我们三人的琴琶合奏,在加上动人的歌声,更是让台下的观众大声叫好,演出完毕,语琴和潇儿站起,走到我边,我们三人微微像台下的观众欠了下以表示感谢。

    台下的人们全部站起了,不停的鼓着掌,齐声呼喊着:“苏打粉,苏打粉,苏打粉。。”像是在喊安可一样,不停的大喊着。

    苏打粉,这个名字怎么我越听越别扭呢,额。。貌似这名字好像是。。额,这不是发酵粉的雅称吗,我晕,我怎么给我们的组合起了个面粉的名字啊,真是汗颜,算了,反正他们这个时代的人也不知道几千年后会出现一种名为苏打粉的面粉,就当为发酵粉做个广告八。

    看着众人反映如此强烈,也为了让以后我开演唱会的门票大卖,于是我对语琴和潇儿点了点头,示意在演奏一曲。

    我转做到古琴面前坐下,语琴和潇儿分别走像了左右两侧,做好了起舞的动作,我拨动着琴弦,抚起了琴。

    就当我刚刚抚起琴弦的那一刻,忽然感觉到一双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睛紧盯着我,凭着我的第六感,我知道那眼神不是凝忆冬的,而是。。。我抚着琴缓缓的抬起头,落雁楼的门口黑漆漆的一片,但月光的朦胧却清晰的照耀着他那高挑的影。。。

    夏予宸,是他,真的是他,他来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他只是矗立在门外,没有一丝丝想要走进门来的意思,凭着我两眼5。2的视力,可以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脸旁,为什么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孤独,是那样的无奈,我的心在次为他那孤独无奈的眼神牵拌了起来。

    心里隐隐的做痛,迫使我唱歌的声音有些哽咽,一种想哭的冲动,不由的从心底飘忽而来,为了不让眼泪划落,我使劲的睁大眼睛,抬头望像它方。

    但是很不凑巧的是,我再次和凝忆冬的眼神不期而遇,泪光不停的闪烁着,他。。他哭了么,为何他的眼眶红红的,凝忆冬多而又妩媚的桃花眼,此刻看上去像是即将凋零的桃花瓣,伴随着他那晶莹剔透的泪光,一片片的散落了下来。

    我抚着琴,唱着歌,眼神四处飘零的躲避着他们两个的眼神,但是不管怎么逃避,夏予宸的无奈孤独,凝忆冬的黯然神伤像是毒药般都在不停的侵蚀着我的心。

    正当我的眼神无处可逃时,夏予宸的边出现了一个黑影,乌云遮住了月光,看不清来人的长相,但是凭借着型可以很正确的推断出,那人不是月就是星辰。

    夏予宸附耳到那人的嘴旁,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微微的光亮在次扫到他们脸上,清晰的看到了来人是星辰,不知道星辰对他说了些什么,只见夏予宸的脸色突然一变。

    夏予宸罢了罢手,星辰转离开了。

    孤寂的影矗立在落雁楼门口,我凝望着夏予宸,眼神不想在四处躲避,只想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生怕一不小心他就会永远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一曲完毕,我起对众人欠了下,撤离了舞台。

    急促带有喘息的声音,我匆忙的走到了落雁楼门口,一望无际的夜色,夏予宸早已消失在夜幕里。

    “倩儿”一股带有悲伤失落的声音从后传来。。。

    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回过头,凝忆冬一动不动的站在我后,脸上微带着的伤感,早已破坏了他那风万种,风流倜傥形象。

    “倩儿,你是在找他吗?”凝忆冬的一语道破,让我不知所措。

    他?凝忆冬指的他是夏予宸么?难道他刚刚也看见他了?

    我转过,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轻点了下头。

    破碎的声音传来,凝忆冬的心,被我的无言以对彻底伤透了,一丝丝的绝望,从他眼中流露了出来,我知道,我的举动像是一把刀一样,狠狠的割划着他已破碎的心。

    五分钟过去了,凝忆冬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一句话都没有说,此刻的我,忽然变的胆小如鼠,不敢抬头去看他,心理一味的想逃,但是却没有任何勇气去跨开步伐。

    “倩儿,你上他了是不是?”凝忆冬突然开口的询问着我,尽管他已经很确认了我的想法,但是却还是不死心的想要从我的口中得到答案,尽管这答案会让他的心再次的支离破碎。

    “我。。我不知道!”我低着头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上他了?”凝忆冬的声音颤抖着,他的手用力的掐住我的双臂,让我的眼睛不的抬头望着他。

    我抿着嘴唇,牙齿轻咬着唇边,尽管我多么不想去告诉他这个事实,但是我还是说了出来。

    “恩!”简简单单的一个字,顿时,像是万般蚂蚁一样,啃蚀着凝忆冬的心。

    清脆的一个回答,凝忆冬逐渐的松开了紧掐住我双臂的手,体不由的往后退了两步,他看着面前小可的人儿,他想用一生去守侯的人儿,他最的人儿,已经彻底忘记了他们的誓言,他们的海枯石烂,他们最幸福的子。

    她,上官影倩的心理,已经早已忘却了凝忆冬这个人,尽管他多么努力想要帮她恢复记忆,找回他们的曾经,但是已经徒劳无功了,现在,她的人早已不在是自己,他又何苦再去勉强。

    “倩儿,如果现在的一切是你想要的,那么本王成全你!”

    凝忆冬用本王二字替带了我字,我知道这话的意思,代表着他已经放弃了,放弃了他深的上官影倩,放弃了他们曾经的一切,尽管他有多么不舍,有万般个不愿意,他还是放弃了。

    “冬。。。”颤抖的一个字,淹没了我想要说出口的三个字。

    对不起,对不起。。。我看着他,始终没有把这三个字说出口,我知道,不管我在说些什么,对于凝忆冬来说,除了伤害,就只是伤害,所以我唯有在心理默默的重复着对他说这三个字。

    “倩儿,或许这是本王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凝忆冬嘴角微微上扬着,细长的桃花眼中,再次充满了多,就像是我第一次见他时那样,风万种,迷惑众生。

    妖孽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这副表后,我的思想里会浮现出这三个字,熟悉而又陌生着。

    他。。他刚刚说什么来着,什么叫最后一次这么叫我,难道他想离开这里么?

    “嗖”的一股冷风从边吹过,我慢慢的缓过神来,想要问清楚他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我的面前早已空无一人,凝忆冬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从我的面前消失不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