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凝忆冬看到夏予宸震怒的眼神,似乎猜到了什么,当他想要上前拦住夏予宸的时候,却被站在一旁的太子拉住了。

    太子摇了摇头,凝忆冬无奈,只好乖乖的站在原地,或许他们是为了两国的和平,才会不出声八!

    当我的后背贴到了墙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的后已经没有了退路,看着夏予宸那冰冷的目光,我慢慢的攥起了拳。

    “倩儿,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难道你真的不想看见朕吗?”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夏予宸竟然没有对我施加暴力,也没有对我大发脾气,他只是用一种很低落的语气对我说着,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夏予宸突然的360度大转变,不把我吓了一跳,也把屋内的人也吓了一跳。

    我看着眼前的夏予宸,真的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刚刚他的眼神散发出的杀气,为什么竟会如此快的消失了。

    他一个堂堂的夏悠国皇帝,竟然会那么悲闵的和我说话,而且我刚刚又在那么多人面前让他下不来台,他竟然还会。。。夏予宸,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难道皇帝都像你一样么?

    “我。。我只是说现在不想看见你!”

    看着夏予宸帅气的脸上遗露出的忧伤,我的心,揪的疼了一下,就那么一下下。。。

    如果当时我知道,那一下下的心痛,到最后会伤害到凝忆冬的话,打死我也不会。。不会。。。

    夏予宸听到我的话,顿时失落的容颜,逐渐展露出了笑容。

    他以为,刚刚他的疾言厉色吓到了倩儿,他以为,他的份暴光后,会让他们之间产生距离,产生隔阂,他以为,倩儿在也不想见到他,但是,刚刚的那句,只是现在不想见到你,似乎又拉近了他和她之间的距离。

    “倩儿,那你好好歇息吧,朕明天在来看你!”说完,夏予宸收回了脸上的笑容,又拿出了皇帝的仪态,转走像了太子。

    “太子,朕特意为几位安排了行宫,请太子,王爷还有公主一同随朕回宫吧!”

    太子听到夏予宸的话,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即做了个请的姿势,夏予宸跨出门槛,太子跟随其后两人便走了出去。

    凝忆冬恋恋不舍的看着我,似乎他并不想离开,但是最后还是被公给主拉走了。

    临走前,他还不忘对我说:“倩儿,你好好休息,明天本王一早就来看你!”

    看着一群人浩浩的走出了我的房间,顿时屋内的空气似乎清新了不少。

    凤姐和语琴相互看了看,又看了看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关门出去了。

    整整一夜,我在上翻来覆去,毫无睡意,想起刚刚的那些人,那些事,夏予宸的眼神不停的出现在我眼前,心,为什么会痛?难道是因为他起初对我隐瞒份的怨恨么,我不知道。

    突如其来的人,莫名的似曾相识,上官影倩,为什么这个名字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不行,不能在想了,头好痛。。。

    “倩儿跳崖后,受重伤,被人救后,便卖到了落雁楼,醒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凝忆冬的脑海里不段回响着夏予宸昨夜对他说的话。

    听完夏予宸的话,凝忆冬一夜未睡,一大清早就来到了落雁楼。

    他走到了倩儿的房门口,要敲门,却停了下来。

    他低下头,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又弄了弄头发,觉得满意了,才敲起了门。

    迷迷糊糊中的我,听到了敲门声,这么一大早会是谁啊,睁眼看了看,半个鬼影都没看见,哎,我什么时候有幻听了,翻了个,闭上了眼,又睡去了。

    逐渐加重的敲门声不断传来,来不及和老周说再见的我,再次从梦中醒来。

    “NND,一大清早的,这是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最上动了动口型,没有说出声,意志尚未清醒的我,披上衣服就下了,半眯着眼睛,摸摸索索的朝门走去。

    “倩儿。。”凝忆冬见房内没有回应,生怕自己苦苦找寻到的倩儿在次离开他,便焦急的推开了门。

    “哎呦!”我刚刚走到了门口,头就撞到了被推开的木门上,体一轻,只听一声巨响,我的后脑勺就和大地接吻了。

    “倩儿!”凝忆冬见我躺在地上,急忙走了进来。

    凝忆冬蹲下,见我捂着头,闭着眼躺在地上,时不时的还在皱眉,面色很是难看。

    他看了看旁边倒在地上的凳子,似乎刚刚那声巨响就是原自于它吧!难道倩儿的头,刚刚嗑到凳子上了?

    凝忆冬见眼前的人儿似乎像是昏厥过去了,于是他缓缓的将我抱了起来,朝走去。

    “冬,你怎么又私闯人家房间啊!”我渐渐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凝忆冬,微微一笑道。

    “倩儿,你刚刚叫我什么?”凝忆冬顿时欣喜若狂的看着我。

    “我。。我。。”

    凝忆冬见怀里的人儿逐渐的闭上了眼睛,就被吓坏了,他不停的唤着我的名字。

    “倩儿。。”正当他三魂吓掉两魄时,凝忆冬渐渐的微笑了起来,他听着我熟睡的打呼声,无耐的摇了摇头,走向了边,坐了下来。

    凝忆冬倚靠在边旁,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我紧紧的揽在怀里,他看着怀中如小猫一样睡着的人儿,嘴里不低声喃喃道:“不愧是本王的倩儿,这样都能睡着,真是只可的小猪!”

    小猪?睡的昏昏沉沉的我,模模糊糊中听到有人这么说我,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见一张俊俏勾魂的桃花眼,正在不停的打量着我,

    挖噻,帅锅啊!我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的凝忆冬不的赞叹道。

    没想到,做梦都能梦见这么极品的帅锅,啧啧啧,太帅了,老周,你怎么你今天怎么把你的压箱底给我送来了呢,要是以后我天天都能梦见这个帅锅,我就不会你约会了。

    “怎么又流口水了?”凝忆冬边帮我擦着嘴边的口水,边微笑着说。

    啧啧啧,帅锅还帮我擦口水,老周啊,这个梦太棒了,你可千万别让我醒来啊!

    “小倩,刚刚那声音是怎么。。。回。。。事。。。”语琴焦急的走进我的房间,她被眼前的一暮吓了一大跳,说话的声音逐渐拉长了。

    “嘘,小声一点,一会让老周听见了,我的帅锅就没了!”我把手指贴在嘴上,对突如闯进的语琴做了个嘘的姿势。

    语琴听完我的话,傻傻的看着我,心想,小倩疯了吗?难道她认为自己在做梦?

    “倩儿放心,本王在也不会离开你了!”凝忆冬再次用他那迷人的桃花眼看像了我。

    我看了看眼前的凝忆冬,又看了看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语琴,刹那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啊。。”突然的大叫声,吓了语琴和凝忆冬一大跳,“你。。你怎么在我房间里?”我指着凝忆冬大声的吼道,“还。。还抱着我!”

    虽然我对凝忆冬怒吼着,但是,我的体,似乎并不想离开他的怀抱,他的怀里有种熟悉的感觉,暖暖的,让我罢不能。

    “倩儿,你别激动,听我解释!”凝忆冬似乎也没有想要放开我的意思,他只是一个劲的想跟我解释。

    “不鸡冻,我能不鸡冻嘛!”在凝忆冬怀里的我,声音逐渐的加大了分贝。

    “色狼,流氓,变态。。”我把自己知道的形容词全都搬了出来,骂的凝忆冬是狗血淋头。

    “语琴,快,抄家伙!”我急忙睁脱开凝忆冬的怀,体敏捷的跳下了,拿起地上的凳子就举了起来。

    “倩儿!”凝忆冬站起,喊着我的名字走像了我。

    “你。。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我就砸死你!”我光着脚,站在一旁,举着凳子,体不停的颤抖着,就像是凝忆冬要那什么我似的。

    “倩儿,如果你真的忍心就砸吧!”凝忆冬停下了脚步,站在了我面前,他看了看我,闭上了眼睛。

    我看着眼前的凝忆冬,似乎他对我并没有恶意,看着他一副很坦然,很洒脱的表,确切的说应该是心甘愿让我砸的样子,我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不行,我不能被他的外表和表所蒙蔽了,他这样做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我不能心软,绝对不能,可是,可是。。。

    经过了心理痛苦的挣扎,我实在是不忍心拿凳子对这个大帅锅飞过去,于是我手里一松,凳子就掉到了地上。

    “啊!”又是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掺叫声,我的不忍心,结果是凳子砸在了自己的脚上。

    哎,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是不是我穿过来的时候遇上什么脏东西拉啊,真是流年不利!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