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怕?我莫小倩的字典里就没有过这个字!”虽然我嘴上那么说,但是我心里真的有些害怕了,万一这个色老头没别吓走,万一语琴就这么把飞刀扔出去的话,那乞不是真要闹出人命了!

    “行了,行了!你赶快去帮忙语琴吧!”凤姐见语琴不停的朝我们这边使眼色,就急忙催促我。

    “OK!”我透过窗子对语琴打了个手势,就走出了房。

    语琴见我已经准备好了,于是微笑的对台下的人说:“下面有请我们落雁楼的花魁,语倩姑娘!”语倩当然就是我拉!在青楼不是都用假名么,所以我就起了个这名字!听起来也满好听的嘛!

    语琴的话音刚落,台下的人就又开始议论纷纷。

    “语倩?你们听说过没有?”

    “没听过!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还是花魁?一定张的很漂亮!”

    随着众人的议论声,舞台的灯火也顿时熄灭了,微微的亮光下,柳叶弯眉,一双似水的眼睛,精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唇,照耀在语琴的脸上。

    音乐声响起,语琴坐在古琴前抚着琴弹揍了起来。

    此刻的我穿一红色裹衣裙,手中拿着一个镶有铃铛的手鼓,随着灯火的照耀,缓缓的走到舞台中央,像条即将要蜕变的蛇一般,在舞台上边舞边唱。

    蔡依林舞酿

    月光放肆在染色的窗边,转眼魔幻所有视觉。。

    一曲舞完后,台下的人们看我就像是看见天王巨星般,从头到尾连眼都没赶眨一下,生怕会错过什么!哎!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老!啧啧。。我都跳完了还在流口水,真是够恶心人的。

    话说,我还真是不习惯那么多男人色的看着我,所以我也没有过多的停留,转便回房了。

    “语倩姑娘!”当我离去后,那群色狼们不停的叫着我的名字,一窝风的朝我住的房冲去!还好,落雁楼维护秩序的壮丁挡住了他们,要不然的话,我就香消玉殒了!

    “各位大爷,今天已经太晚了,语倩姑娘该休息了,如果各位大爷还想看语倩姑娘表演的话,明天请早!”凤姐从我的房里走了出去,打发着那群色狼。

    “凤姐,我出三十两,让语琴姑娘出来表演!”

    “我出五十两!”

    “我出一百两!”

    那群色狼们还是不依不饶的赖在落雁楼不肯走,不停的叫卖着自己出多少银两让我出去在高歌一曲!甚至有人开出了一千两的价钱,虽然他白花花的银子很惑我,但最后我还是没有答应。最后终于在凤姐的苦口劝说下那群色狼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那群色狼走后,落雁搂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微亮的烛火照着整个房间,我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不停的梳捋着头发。

    “小倩,你今天累坏了吧!”语琴端着一盅炖品推开了我的房门。

    “还好拉!”我放下手中的梳子,别过头微笑的看着语琴。

    “你一定饿了吧!这是雪蛤炖梨,赶快过来喝!”语琴走了进来,把手里的炖盅放在了桌上。

    听语琴这么一说,肚子还真是有那么一点饿,“挖!好香啊!”我走到桌边,掀开炖盅盖,嗅了嗅鼻子闻了闻。

    “语琴你今天表现的真的是太棒了!我真没想到你那么聪明,而且应变能力也是超强的!”我拿起了手边的汤匙,慢慢的品尝着美味的夜宵,嘴上不停的夸奖着语琴今天晚上的表现。

    “小倩,你过奖了,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说那些话啊!还有刚刚你都不知道,我蒙上眼睛准备扔飞刀时,魂儿都快吓没了!”语琴想起刚刚的形,不打了个冷战!

    “其实我当时也满害怕的,要不是那色老头跑的快,估计这会咱俩就要背上误杀的罪名了!”还好那色老头跑了,要不然我这会儿还能在这美孜孜的喝炖品,说不定早就关在牢房里肯窝窝头呢!

    “呵呵!”语琴笑了笑说:“对了,小倩,你不是说你是从什么二十一世纪来的吗?怎么会用这里的乐器?”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会弹你们这里的古琴?也许,大概,可能,或许上辈子我投胎之前也是你们这里的人八!”我边喝着汤,边开玩笑的跟语琴说。虽说这中想法很荒缪,不过也不无可能!

    “哦!原来如此啊!”语琴点了点头,“那小倩你以后要把你们二十一世纪所有好听的曲子都传授给我,好不好!”语琴拉着我的胳膊,撒的对我说。

    “你当时练武功呢?还传授!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把我会的东西全教给你!让你成为古代第一个时尚达人!”其实,就算语琴不那么说,我也会教她的,谁让她接受新鲜事物那么强呢!

    “小倩,你太好了!”也不知道语琴是不是开心的过头了,一直不停的摇晃着我的胳膊,差点把我摇晕了!

    “还好拉!谁让你是我的好朋友呢!”我轻推开了语琴摇晃在我胳膊上的手,继续喝着眼前美味的炖品。

    “语琴,我真没想到,你不紧琴艺好,连厨艺也这么棒!”话说,咱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汤!

    “小倩,这盅炖品不是我做的!”语琴有些尴尬的看着我说。

    “不是你做的?那是谁啊?”我好奇的边喝着汤边问着语琴,在这里除了语琴以外,还会有谁对我那么好啊!

    “是凤姐!”

    “咳。。咳。。”听完语琴的这句话,刚刚喝进嘴里的那口汤差点没把我给呛死!

    “你在说一边是谁?”刚刚貌似语琴说的是凤姐,难道我得了幻听,怎么可能会是那个又老又凶的女人?开虾米国际玩笑!

    “是凤姐!”语琴冲我点了点头,字字清晰的说着。

    我看着语琴的口型,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凤姐这两个字!这绝对不是幻听,是真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她,有古怪,一定有古怪!

    “呸呸呸!咳咳咳!”在确定我没得幻听后,我不停的把刚喝进嘴里的汤又吐了出来!

    “小倩?你怎么了?”语琴焦急的边帮我拍打着后背边询问着我。

    “这汤你喝过没有?”我邹了邹眉,看着语琴问。

    语琴摇了摇头,很是纳闷的看着我说:“没有,这是凤姐特意为你一个人煮的!”

    “快,快去把这汤倒掉!”我指着桌上的炖盅,往后退了两步。

    “这汤怎么了?”语琴傻傻的楞在一旁,吃惊的看着我大声到。

    “如果我没猜错,这汤里有毒!”

    “有毒?这怎么可能?”语琴听到我的话后,先是惊讶,后是慌张,脸上呈现出各种表

    “可能!很有可能!打死我也不相信凤姐会那么好心给我做夜宵!”她会那么好心,平白无故对我那么好?无事献殷勤,非即盗!

    “一定是你多想了!凤姐不是那样的人!”语琴停顿了下继续说:“况且凤姐也没有什么理由要杀你啊!”

    “好像是哦!”我深思了下语琴的话,说的也不无道理!没理由嘛!我还欠她那么多钱!要是杀我,也要等我还完钱在杀啊!“可是,为什么她突然对我那么好啊!没事给我煮汤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小倩,你别那么说凤姐,其实她是一个好人!”语琴走到我边,搀扶着我坐了下来。

    “好人?好人会开青楼?还让你们。。。”我没有说出接客这两个字,我怕触及语琴的伤痛。

    “小倩,我告诉你个秘密!”语琴神神秘秘的把嘴凑到我耳边,小声的说:“具我所知,落雁楼真正的老板不是凤姐,另有其人!”

    “语琴,你说的是真的?”落雁楼的老板不是凤姐,那会是谁?“可是,你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我喝醉酒头晕晕的,本来想说去院子里透透气,没想到经过凤姐的房时,听到有人在说话,于是我就悄悄躲在门外偷听。。。。”

    “那你听到了什么?”还没等语琴说完,我就焦急的问了出口。

    “我听到一个男人跟凤姐说,要她好好的在这里当落雁楼的老板,还说这是主子的吩咐!”语琴回忆着曾经偷听到凤姐和神秘男人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我听。

    “主子?那是什么人?”我满头雾水的看着语琴问。难道这落雁楼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是什么武林帮派的秘密基地?又或者是什么报搜集处?怎么搞的跟地下工作者似的。

    “不知道!我听到的只有这些了!”语琴摇了摇头,也是很纳闷。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