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没过多久,仙女下凡教大家唱歌的事就传开了!很快的,这首歌在全国瞬间窜红!大街小巷里,所有的人,每天嘴里都不停的哼唱着这首歌!老百姓每天茶余饭后的话题,也都围绕着仙女下凡的事而展开。

    “有个仙女下凡来,她凡事不按牌理出牌,只要手指头向天空一甩,时间就停摆,无法无天的可。。。。”

    “月,你刚刚唱的是什么歌?我怎么没听过!”星辰看到迎面走来的月说道。

    “这是最近民间很流行的一首歌!好听吧!”月本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所以只要有什么新鲜好玩的事物,他都要尝试。

    “恩!还不错,就是有些听不太明白!”一向沉默寡言的星辰开始对月嘴里的歌好奇起来!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歌词!

    “你们两个在讨论什么?”夏予宸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参见主子!”月和星辰见到夏予宸后抱拳说。

    (有的亲会问,夏予宸明明是皇帝,为什么月星辰会称他主子!在这里小倩为大家解释下。因为月和星辰从小一起陪夏予宸练武长大,犹如兄弟般,夏予宸觉得叫主子比叫皇上感觉没那么陌生,所以他们才会那么称呼!)

    “恩!”夏予宸抬了下手,示意他们免礼。

    “月星辰,刚刚你们在讨论何事?”夏予宸又开口问道。

    “回主子,只是在讨论一首歌而已!”星辰说的话,永远都是那么干脆利落。

    “哦?什么歌?”夏予宸有些好奇的问。他心想,会是什么样的歌,能让少言寡语的星辰和月讨论起来。

    “主子,是一首民间的歌,现在全国上下的百姓们,几乎都会唱!”月一提起这首歌就满是兴奋。

    “哦?月你唱来给朕听听!”一首歌,全国的百姓都会唱,更加引起了夏予宸的好奇心。

    “是!“月抱了下拳,清了下嗓子:”有个仙女下凡来,她凡事不按牌理出牌。。。”月就像个五六岁的小孩,开心的唱着。

    夏予宸和星辰听着听着,心逐渐变的很愉悦!仿佛歌词中的那个女孩就站在面前,边唱边跳着。

    “主子,是不是很好听!”月高歌完,笑嘻嘻的问着夏予宸。

    “恩!真的很好听!”此时夏予宸的语气没有平常那么威严,反而像个孩童般大呼叫好。

    虽然星辰听的也甚是喜欢,但是心思慎密的他却有着一丝猜疑。不是歌词古怪,音调也甚是古怪。这种音律他从未听过,于是他便开口说:“月,你知道这首歌是谁唱的吗?”

    “听说是天上突然掉下来个仙女,教百姓们唱的!唱完后,就消失了!”月把在民间打听到的一切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仙女?”星辰低下头,冥思苦想起来。

    夏予宸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一笑。因为他早已猜出了那位唱歌的女子是谁。

    顿时,星辰也是一脸有成竹的抬起头,对着月笑。

    月见面前的两个人对自己笑,不心里满是气愤!但却没有表露出来。

    “月,我给你个提示!”星辰见月有些不高兴,于是走到他面前说:“谷中仙!”

    “谷中仙。。。。。谷中仙!”月听到星辰给的提示后,嘴里不停的叨咕着。

    “啊!我知道了!”月顿时恍然大悟,满是开心的说:“是上官小姐对不对?”

    “恩!”星辰拍了拍月的肩膀,对他点了点头。

    “月星辰,你们去蝶谷找上官小姐,就说朕很欣赏她的才华,想与她见上一面!”自从夏予宸知道了上官影倩的下落后,就更想和在与她见上一面。

    凝夕国的凤怡宫内,皇上和皇后坐在软榻上品着茶,凝忆轩和凝忆雪侧坐在两旁的红木椅上。

    “雪儿,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太子有些焦急的问。

    “三哥,你等一会就知道了!”雪儿公主没太理会太子,只是伸着脖子朝门口看去。

    “睿王爷驾到!”一个尖细的声音传进了凤怡宫。

    雪儿听到太监的通报,就急忙起去迎接。

    “七哥,你怎么才来?”雪儿拉着凝忆冬的手,撅着嘴撒的说。

    “有些事耽搁了!”凝忆冬摸了摸雪儿的脑袋。

    “雪儿公主,今天叫我们来有什么高兴的事啊!”站在凝忆冬边的林雅珊,见雪儿对她视而不见,于是笑盈盈的走到雪儿面前说。

    “你怎么也来了?我又没叫你!”雪儿瞥了林雅珊一眼,很是不开心。

    “雪儿,不得无理,珊儿是你嫂嫂!”皇后听到雪儿的话,有些生气的说。

    “哼!我才不承认她是我嫂嫂呢?雪儿心里的嫂嫂只有倩儿姐姐!”雪儿见到林雅珊就讨厌。在她心里,林雅珊根本就配不上她的七哥!

    雪儿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凝忆冬的上。自从上次上官影倩洮婚后,就没人敢在凝忆冬面前提起这个名字。刚刚雪儿说倩儿两个字时,凝忆冬的脸色立刻就变的煞白。

    除了雪儿以外,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的,生怕凝忆冬大发雷霆。

    “雪儿,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要说吗?”太子见此尴尬的场面,立刻转移了话题。

    “对哦!我差点忘了!”雪儿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都怪林雅珊,差点把重要的事给忘了。

    “雪儿,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快说吧!”皇上听闻雪儿有重要的事要说,一下朝就赶来了凤怡宫,等了一个时辰,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其实也没什么拉!就是新学了首歌,想唱给大家听!”听完雪儿的话,所有人都黑着脸看着雪儿。

    “既然没有要事,儿臣就先告辞了!”凝忆冬站起对皇上说。

    “不行,不行!谁都能走,就是七哥你,不能走!”雪儿连忙拉住了凝忆冬,大声的说。

    “本王对听歌没兴趣!”本来刚刚听到雪儿提起倩儿的名字,就很不高兴,在加上他整天忙着公务,就更不想浪费时间,去听什么歌了。

    “七哥,就当雪儿求求你,听完在走,好不好!”雪儿哀求着凝忆冬,差点没哭出来。

    “七弟,你就留下来听听吧!”太子忍不住又开口说道。

    “是呀!皇儿!就留下来吧!”皇后见凝忆冬有些犹豫,也开口帮忙雪儿。

    “好吧,好吧!”凝忆冬见那么多人都帮雪儿,很是无奈的答应了。

    凝忆冬和林雅珊纷纷入坐后,宫女又为他们砌了杯茶,放到他们旁的桌上。

    凝忆雪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

    “有个仙女下凡来,她凡事不按牌理出牌。。。古灵精怪,她就是古灵精怪,淘气就是她的招牌!”

    正当雪儿唱的开心的时候,“砰”的一声传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凝忆冬一掌狠狠的拍在了桌上,站起说:“够了,不许唱了!”他心里的火山,因为雪儿的一首歌,爆发了!

    所有的人都很是诧异,雪儿唱的很好啊!为什么凝忆冬要如此生气。

    “皇儿,你这是怎么了?”皇后见凝忆冬大发雷霆,不开口问道。

    “总之,以后谁都不许在唱这首歌!否则,格杀勿论!”凝忆冬说完,甩了下衣袖,就转离开了。

    所有的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是不理解,为什么凝忆冬突然发那么大的脾气,刚刚那形,似曾相识。

    “雪儿,你刚刚唱的歌,是从哪里学来的?”太子似乎感觉出了什么,走到雪儿面前问道。

    “从民间学来的,这首歌,民间所有的百姓都会唱!”雪儿很是无辜的看着太子说。

    “那按照冬儿刚刚的说法,乞不是要把所有的老百姓都杀了!”皇上想起刚才凝忆冬的表,不像是开玩笑,很是担心的说。

    “父皇放心,七弟刚刚只是一时冲动,他不会这么做的!”太子一向很了解凝忆冬的格,他知道凝忆冬不会因为一首歌而草菅人命的。

    皇上听完太子的话,想了想,也放心的点了点头。

    “可是为什么冬儿,因为一首歌而发那么大的脾气!”皇后百思不得其解。

    太子回头,看了看雪儿。雪儿似乎像做了亏心事一样,看到太子的眼神,立刻低下了头。

    坐在一旁的林雅珊,什么都没有说。反而却是异常的冷静,似乎她的心里早已猜到了什么。

    “好了,都别想了,你们都回去吧!”皇上罢了罢手,除了皇后以外,所有的人都离开了。

    “凝忆雪,你过来!”太子拉着雪儿,往御花园的假山处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