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那小丫头领命下去了,不一会儿,穿着翠色锦袄的倚梅进了夫人的屋子。

    四个丫头和沈嬷嬷见到倚梅的打扮具是一惊,四个丫头互相看了几眼,觉得倚梅上的衣服比自己的上的还要好上三分。心里不由得对这四姨娘嗤笑,知道她是个不知礼的,没想到这么不知礼,姨娘边的大丫头比夫人边的大丫头穿的还要体面,外人会如何看?

    几双眼睛轻飘飘地扫了倚梅一眼,鄙夷过后,又各自忙着手里的活儿了。

    严夫人坐在上头,却是眼睛都没抬一下,她知道这丫头定然是受了四姨娘的指使来显摆来了,只是上不了台面的就是上不了台面的,竟然把府里的规矩都给抛了。

    严夫人低头吹着白瓷彩釉茶杯里的香茗,眼里闪过一丝讥讽,抬起头来却是满面和煦的笑容。

    倚梅进了屋子,本觉着自己比夫人边的人还要体面,实在高兴得很,可是瞧见几个丫头鄙夷的目光之后,心里一跳,但很快又自我安慰道:“她们是嫉妒我穿得比她们还好呢!’

    倚梅上前,本想行了礼就算了,旁边的玉珠一下子递上一个薄薄的锦垫子,倚梅咬了咬唇,虽然自己是四姨娘边得力的人,可是四姨娘还是得向夫人低头,何况是自己。

    心不甘不愿地跪在锦垫上给夫人行了大礼。

    等到倚梅站起来以后,玉珠朝倚梅得意一笑,将锦垫撤了去。

    倚梅瞧见玉珠得意的笑容,心里火气直往头顶冲,可是一想到这是夫人的屋子,只得生生地忍了下来。

    突然想起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加上四姨娘对自己的那番话,倚梅又觉得得意起来,等四姨娘再进一步,她会比这屋子里的丫头还要体面。

    严夫人自然瞧见了玉珠和倚梅之间的暗中争斗,知道玉珠这丫头也是为了给自己争口气,感念丫头忠心的同时,又瞧见倚梅生生忍下怒气之后的笑容,有些奇怪,难道有什么好事不成?

    严夫人心里一阵打突,温和地对倚梅道:“四姨娘潜你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瞧着严夫人脸上风和煦的脸庞,倚梅心里又活络开了,还是夫人识趣,知道四姨娘受宠还对自己细声慢语的。

    刚想要笑,突然想起四姨娘的叮嘱,倚梅假惺惺地摆出一副忧心冲冲地模样道:“夫人,今儿奴婢来见您,是想让您给姨娘找个大夫瞧瞧!“

    说罢眉头紧皱,一副泫然泣的模样。

    严夫人看她一副表多变的模样,自然知道内里有鬼,也顺着她的意思演戏道:“为何要找大夫?可是四姨娘体出了什么问题?”

    倚梅用帕子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语气沉痛道:“四姨娘最近老是胃口不好,不吃东西,好不容易吃了也要吐,还总是觉得子乏。奴婢本来觉得可能四姨娘得了风寒,过两便能好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是那般。奴婢说要来禀报夫人您,姨娘却说夫人您在忙着年节的事,定然无法分神,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子,不会有什么大碍的,抗一下就过去了。可是今儿姨娘又吐了,奴婢担心的很,所以偷偷地来找您,希望您发发慈悲,给姨娘找个大夫来!”

    说罢跪下来磕头,严夫人听了这番话,心中一凛:难道那小妖精真的有了不成?

    眼福恩边的几个也心里不断回想着倚梅的话,心里不由得沉了沉,互相对视了一眼,明白各自眼里的意思,若是四姨娘真的怀了,那可要猖狂成什么样子?

    严夫人脸上的笑不变,将手中的茶杯轻轻地放在小桌上,示意丫头将倚梅扶了起来,安慰道:“我还以为怎么了,你倒把我吓着了。姨娘子不适,倒是你们这些人服侍不周了,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你们责任的时候。云珠啊,你去拿了牌子让外院的小厮去将闵大夫请来!让他给四姨娘好生瞧瞧,可是那里不舒服。”

    云珠领命而去,将倚梅扶起来的丫头在倚梅耳边悄悄道:“你这个傻子!你将这事儿好生和夫人说就是,干嘛还要跪下?弄得好像夫人不想给姨娘请大夫一般!”

    说罢甩开了倚梅的手,退到一边去了。

    倚梅一惊,本以为让夫人去请了大夫,自己的事儿就算是办成了,自己就是一步步按照四姨娘教的来的,没想到把夫人得罪了!

    倚梅正腿脚发软,又想跪下,只听得夫人冷声道:“你也别在这儿磨蹭了,快回去伺候四姨娘去!四姨娘这个时候边怕是没人吧!”

    倚梅只得匆匆行了个礼,逃似地出了夫人的屋子,向四姨娘的锦葵院跑去。

    沈嬷嬷看着严夫人的脸色越来越沉,手里的帕子越绞越紧,有些心惊。当年夫人听说三姨娘有了子的时候都没有这样,说明夫人是对这四姨娘恨极了。

    沈嬷嬷硬着头皮上前唤了一声:“夫人——”

    严夫人回过神来,神色疲惫道:“嬷嬷,可有何事?”

    沈嬷嬷担心道:“夫人可还好?”

    严夫人揉了揉额角,道:“头倒是越来越疼了!”

    彩珠急忙捧了严夫人常吃的药丸来,严夫人摆摆手,表示不用。

    宛珠上前轻轻地给严夫人揉着额角,轻声道:“夫人不要想那么多!”

    严夫人叹了口气,道:“不想去想也得想,不然我的泽儿怎么办?”

    宛珠轻轻一笑,道:“夫人,您教我们的,凡事有利必有弊,有弊必有利,这个时候,夫人怎么自己倒忘了?”

    严夫人被宛珠说得心一动,嘴角抑制不住笑,道:“就你聪明!”

    宛珠也附和着笑道:“都是夫人您教的!”

    严夫人心里一阵松爽,闭着眼睛任由宛珠给自己揉着额头,思绪却飘得老远。

    四姨娘进府快半年了,这半年来,大家看戏也看够了,看自己的笑话也看够了,这的确是个好机会啊。让那小妖精也尝尝夜不能寐的滋味儿。

    这样想着严夫人嘴角泛出一丝冷笑,看得一旁服侍的人心惊不已。夫人已经想到法子了?

    只有宛珠笑得越发灿烂,夫人的这事儿若是成了,自然记得自己的好处。这么想着,宛珠揉得更加尽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