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夜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千乐扭扭捏捏走上前来,行了个礼:各位看官,千乐要票票~

    ———————————————————————————————

    瞧见千玥出来了,红纹上前来,仔细瞧了一番,才道:“怎么样?没事吧?”

    千玥微微一笑,虽然膝盖酸酸的,可是红纹这么关心自己,自己不能让别人担心,道:“没事儿,夫人没有为难我,还赏了我这么多东西!你快瞧瞧有什么喜欢的没有,有的话就快拿上,不然被那几个丫头瞧见了,全给我分了去,你就别想拿了。”

    红纹见千玥没什么不妥,脸上还带着笑,便放心了,道:“你还是自己留着罢,这些我都不缺,倒是你们,若是有什么困难,记得来找我便是。”

    看着红纹真诚的脸,千玥突然想到,若是刚刚真的将红纹也牵扯了进去,自己还不知道有多后悔,还好现在没事。

    千玥道:“我们什么时候和姐姐客气过?只是姐姐也不容易,照看好自己才是。”今儿红纹被牵扯进来,绝对不是偶然,定然是有人眼红或者与红纹有了嫌隙,才会落井下石的。这样想着,千玥的忧虑不由得加深了一层。

    瞧着千玥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红纹担心道:“怎么了?你别太为我担心,虽然这里并不轻松,可是我还是应付得过来的。”

    千玥点点头道:“那就好,不管怎么样,姐姐小心一些就是。既然姐姐不要这里的东西,我给姐姐做方帕子吧!这年节也没好好地送份礼给姐姐。”

    红纹道:“你这么说还是客气了些,罢了,有时间就给我做一方吧。今儿天冷,你快回去吧!让千乐用药酒给你好好揉揉膝盖。”

    这时迎面走来两个人,前面一个弱冠锦袍的男子,后面跟着一个短打打扮的小厮,千玥和红纹急忙退到一边,等人过去了,千玥悄声问道:“那人是谁?怎么还可在这后院里随意行走?”

    红纹打了个眼色道:“那是三老爷呢!这会子才初七,就来跟夫人辞行了!”

    “那他后面是?”后面那小厮显得很是机灵,跟在三老爷后面也不卑躬屈膝。

    红纹瞧了瞧,道:“是三老爷的贴小厮,每次三老爷出门都带着他。另外他还是老管家的独子,所以府里对他也照顾得很!才十几岁的年纪,府里不少丫头和媳妇子都打他的主意,要么想嫁给他,要么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说完红纹脸一红,掩着嘴嗤嗤的笑了起来。

    千玥对红纹的话倒是没什么感觉,老管家她也记得,祭灶的时候来过厨房的,只是没想到老管家的儿子这么小,恐怕是老来子,老管家怎么舍得他出去跑?没在府里给他寻个差事?

    两个人在这边窃窃私语,冷不丁那小厮突然回过头来,两人吓一跳,那小厮冲两人咧嘴一笑,两个人同时一惊,急忙都闪了去。

    等到三老爷和那小厮走远了,红纹才轻轻拍拍口道:“吓死我了。”

    在古代,被男人盯着看的确不是件让人容易接受的事

    环视一圈,才发现这附近有不少探头探脑的丫头媳妇,想起红纹刚刚说的话,千玥便觉了然。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快些回去吧!不然厨房里又缺人手了。”红纹还是觉得不怎么放心,又殷殷叮嘱了几句。

    千玥点点头,两人别过之后,便各自分开了。

    晚上,摇曳的灯光下,严夫人躺在塌上,披散着如绸缎般的墨发,卸了妆容的严夫人显得有些疲惫。她的娘沈嬷嬷在一旁伺候着。

    严夫人闭着眼睛道:“嬷嬷,你怎么看?”

    沈嬷嬷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停下了手里的鎏金梳,道:“瞧着是个不错的,大方的模样,在夫人面前也能口齿清楚。就是那脸,怎么看都有些别扭。”

    沈嬷嬷看着夫人长大,在她边呆了这么多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知道严夫人在想些什么,什么意思。今儿严夫人跟那小丫头磨叽了那么些时间,又赏了些东西,知道严夫人对那丫头自然也是感觉不错的,自己说那姑娘好自然没错,可是也不能一个劲儿地夸,主子总是不喜欢看得透自己心思的下人的。

    严夫人轻嗤了一下,道:“嬷嬷怕是没看出来,那个丫头倒是个有心眼的,你瞧她的脸奇怪,多瞧几次就瞧出来了!”

    沈嬷嬷一惊,最后那句自己也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一下子说到了夫人的心坎儿上,只是自己老了,脑子没那么灵光了,一下子又想不起那丫头的面貌,只得道:“还是夫人厉害!一下子就瞧出了那丫头脸哪里不对劲。”

    严夫人对于沈嬷嬷的马不置可否,沈嬷嬷其实没必要像别人那般奉承自己,自己对于她的恩还是有数的,自然不会亏待她,可是她本来如此,若是自己说了什么,让她想歪了,倒不好了,只得任她去了。

    “以前陆妈妈也和我提过这丫头,我没怎么放在心上,今儿一见,倒是觉得陆妈妈眼光不错,倒是个堪当大用的丫头,若是好生培养,定然不比我边的这几个差,甚至还要好上一些。”

    沈嬷嬷小心翼翼道:“那夫人要不要把她……”

    严夫人摇摇头道:“罢了,这事儿不能急,你瞧着今天泽儿对她的态度了没?泽儿什么时候对一个丫头这么上心过?”

    沈嬷嬷一惊,想起白里少爷瞧见那丫头跪着便自顾自地去拉她,少爷以前是从来不管这事儿的,可见少爷对这丫头是有些在意的。若是那丫头到了夫人院子,时不时和少爷碰上几面,等两人大了,难免不生出些心思来,到时候怕是要生出不少乱子来,少爷是夫人的心头和希望,出不得一丝岔子的。

    想到这里,沈嬷嬷惊得出了一冷汗,急忙请罪道:“奴婢未想得那么周全,还请夫人恕罪。”

    严夫人摆摆手道:“罢了,你也是没想那么多。不过那丫头还是有用的,只是看我们怎么用罢了。”

    沈嬷嬷见严夫人没在意,暗暗地舒了口气,更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夫人可有什么想法?”沈嬷嬷小心翼翼地问道。

    严夫人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个事儿不急,这府里咱们也呆了些年头了,还有不少年头呢。再说了,那人迟早是要嫁出去的,咱们也不急在这个时候。”

    沈嬷嬷讪笑道;“夫人说的是,是奴婢太心急了。”

    严夫人翻了个,是要睡了,沈嬷嬷将鎏金梳轻轻地放下,轻手轻脚地出了门,招来丫头伺候。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