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被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千玥打扮了一番,上前来行了个礼,轻声慢语道:各位看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收藏推荐一下吧

    ———————————————————————————————

    过年时节比平里要轻松一些,各处的好姐妹不时聚在一起笑闹一番,清点一下得来的赏赐,倒也快活。

    轻松地子让千玥和千乐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融入到了小丫头们的打打闹闹的小子里,两个人都没有再提那件事,却默契地保持了一份警醒。

    初七这倒是个大好天气,千玥瞧着树枝上的冰棱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空气一进,千玥就一个激灵。

    突然一婆子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到厨房,谁也不理,只大声道:“哪个是千玥?快随我们走一趟!”

    厨房里忙活的众人一惊,都抬头去看千玥,千玥心里疑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这群婆子如同衙差一般来拿人?

    压下心里的疑惑,千玥走上前行了礼道:“各位婆婆,不知道是哪位主子召唤千玥?”

    那领头的婆子上下打量了她几眼道:“你就是千玥?”

    千玥又蹲了蹲道:“正是。”

    那婆子语气不善道:“跟我们走吧!夫人那里须得你走一趟!”

    千玥虽然好奇夫人找自己做什么,但知道主子的话是不能违背的,也没有罗嗦,道:“辛苦各位婆婆跑一趟了,千玥这就随你们去。”

    那婆子满意地点点头,帮夫人拿过不少人,哪个听了夫人召唤不是诚惶诚恐推三阻四的么?这千玥倒是稳重得很,只是不知道是本来如此,还是不知者不惧。

    千玥解了围腰便跟上那些婆子出了厨房,厨房里的人呆愣了一会儿,没反应过来千玥就已经走远了,不一会儿便爆发了烈的议论。不知道千玥这一去是一步登天了还是再也翻不了

    千乐没有听别人说,只是紧紧地皱着眉,不知道是不是大小姐的事儿被夫人知道了?想到这里,千乐便觉得心里一紧,整个人都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千玥随着婆子们走在弯弯曲曲的小道上,沉思了一会儿,千玥小心开口道:“这位婆婆,不知道夫人唤我何事?”

    那婆子哼了一声,道:“主子叫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哪管得着这背后的事儿?你还是好生想想自己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吧!”

    千玥听得脸一红,自己这么被婆子们押到夫人的香芜院,不多久就会传遍严府上下,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若是因为大小姐的事儿被自己看见了,应该不是夫人传唤自己才是。

    婆子见千玥脸红,以为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越发瞧不起千玥,刚刚在厨房有的一点点好感马上就灰飞烟灭,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婆子们不再给千玥好脸色,千玥也识趣的闭了嘴,安安静静地跟在她们后。

    进了香芜院,婆子们让千玥在院子里等着,自有婆子去报了廊下的小丫头,小丫头又进到屋里去报给了严夫人边的人,这样才被传唤了进去。

    进了屋子,屋子里暖融融的,只见严夫人高高地端坐在上头,没有打量屋子里的摆设,千玥便上前跪拜道:“奴婢千玥见过夫人,夫人安。”

    听得严夫人敲了敲茶碗盖,平静无波的声音道:“起来罢!”

    千玥便爬了起来,两眼更加不敢乱瞟,只安安分分地盯着自己的鞋尖。

    可是这个时候千玥心里却是紧张得很,叠放在前的手已经出了汗。根据那些婆子的口风,看来夫人唤自己来没有什么好事儿,不然那些踩低捧高的婆子不会对自己摆臭脸。只是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儿,竟然让夫人亲自召唤了来。若是今儿注定有此一劫,自己怕是逃不过的。

    屋子里静静地,千玥的心里在打鼓,而严夫人却悠然地喝着茶,边的那些丫头们也好像什么事儿也没有一般,都静静地站着,眼都不抬一下,严夫人边的丫头不时帮着添一下水,或者将盘里的果切了摆放好。所有人都动作轻柔,没有一丝声响。

    安静的气氛将千玥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样的时刻还不如让严夫人发落了,生的一颗心七上八下,没有着落的虚着,难受的很。

    过了会儿,严夫人用帕子擦了擦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我刚好丢了一只镯子,而有人从你那里搜出来一只,交给我,说是你偷的,我就唤你来问问。”

    严夫人语气平缓,可是一字一句地敲在千玥的心上,却是一点一点往下沉,这不就是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小偷么?镯子?自己有的只有青玉送的那只,若那是夫人的,才见鬼了呢。可是这事儿大意不得,虽然自己有理,可是在这样的时代多得是有理成无理的现象,自己不能做那冤死鬼。

    千玥深吸了一口气,又直直地跪了下去,道:“不知这镯子是何人交给夫人的,奴婢是厨房里的丫头,想进夫人的院子都难,又不知如何偷得夫人的镯子?“

    千玥低着头,虽然语气谦恭,可是严夫人知道千玥不服气,是啊,这样的事谁会服气?不过像她这般亦刚亦柔的丫头,倒是少见,多少人一听这事儿就是大哭着喊冤枉?

    严夫人突然来了兴致,其实这只是一桩小事罢了,自己几句话就打发了,可是能够遇上这样的丫头也是少见的。

    “怎么偷得的,有人说你和我院子里的红纹关系近,可以借着她的便进来,至于是谁交给我的么?我可不能说。”严夫人翘起嘴角,朱唇慢慢吐出无赖般的话语。

    千玥觉得气闷,可是这事儿怎么会扯上红纹?自己被冤枉了也就算了,若是牵扯到红纹倒是自己的过错。

    稳了稳慌乱的心,千玥继续道:“红纹姐姐也只是个二等丫头,能够让我进得了院子却进不了夫人的屋子,还请夫人明鉴!”说罢又磕了一个头。

    严夫人不肯说是谁交出镯子来的,千玥稍稍一想就明白,镯子和玉佩自己藏得很好,只有进屋搜过才有可能发现,千乐自己是相信的,刚刚自己被带出厨房的时候她还一脸惊诧和心慌的表,千荷也是个懂事的,屋子里没人的时候她绝不呆在别人屋里,剩下的只有有一个千晴,她不来自己的屋子,可是她会偷偷的进来,自己发现过好几次,但是都没有声张,只是和千乐说了要注意些。这年节十分本以为她最近安分了些,不想到一闹就闹到了夫人面前。

    千玥抛了个媚眼儿,要收藏推荐哦~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