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隐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打滚求票求推荐!~~地上好凉的……

    擦干净了簪子,大小姐却是随手将簪子往头上一插,对着狼狈不堪的华道:“走吧!”

    说罢转朝自己的院子走去,华颤颤巍巍地跟在后头,捂住冒血的伤口,那血流出了她的指缝,滴在灰黑色石子路上,开出了一朵一朵的血花。

    千玥直愣愣地看着两个人的影慢慢的消失在杂乱密集的树枝后头。

    两人走远以后,千玥一股靠着假山石坐了下来,大口的喘着粗气。

    前世看过不少血腥暴力的片子,这辈子刚来的时候也总是被柳氏打骂,可是像大小姐这般狠狠地伤了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却没见过。

    千玥攥紧了手里的帕子,这帕子今儿怕是还不回去了,自己这么去,肯定是要被怀疑了,依着大小姐那子,自己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而且自己已经离开太久了,被发现的可能很大,还是赶紧回去才行。

    千玥爬起来,仔细地左右瞧了瞧,见没人才闪出假山石后头。

    转了一会儿,才见着正厅后面的小花厅的门,千玥松了一口气,将上的衣服扯了扯,又摸了摸头发,觉得没什么不妥之后,才进了门。

    正厅里还闹着,不知道四少爷正说着什么俏皮话儿,逗得严老夫人大笑,其他的严府的主子也没有附和着,将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抛到了一边。

    千玥悄悄地回到千乐边,千乐瞧见她回来了,低声问道:“怎么样?还回去了吗?”

    千玥摇摇头道:“还没,在外头摔了一跤,倒没赶上大小姐。”这里耳目众多,不知道有谁正支着耳朵听着自己和千乐说话,所以千玥撒了一个谎。

    千乐也瞧见了千玥上的泥和枯枝败叶,帮她捡了,嘴里嗔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千玥傻傻笑道:“路上湿湿的,走上去不就滑了么?”

    “你没受伤吧?”千乐将她的珠花扶了扶,千玥上的凌乱的很,可见这一跤摔得厉害。

    千玥摇摇头,“倒没有摔伤。只是郑嬷嬷那儿你得帮我遮掩一番才好。”

    千乐道:“郑嬷嬷对你的照顾大家都知道,她肯定不会怪你的!郑嬷嬷一直在老夫人那边呆着,没注意到你出去的事儿,你放心吧!”

    千玥点点头,没注意到不代表不知道,这府里多的是人通风报信,被郑嬷嬷知道自己出去了不怕,怕的是大小姐知道了。

    见不时有人把目光投向这边,千乐也只得停了手,和千玥老老实实地站着,虽然不知道千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她上的泥,她有些散乱的头发,还有刚进门时苍白的脸上略带的惊慌都没有逃过千乐的眼睛,千玥是个很稳重的人,千乐是知道的,摔一跤并不能让千玥如此,定然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才如此失态的。这样想着,千乐不时担忧地看一眼千玥。

    千玥在一旁低着头,想起刚刚看到的事都不时发抖,亏自己还想着被调到大小姐边去,若是都像华那般,自己怕是撑不到脱去奴籍的那一天,不对,大小姐恐怕永远都不会放自己自由,知道了她的秘密的人,谁会放心地任她离开?若是自己真去了,怕是进了魔窟了。只是没想到大小姐是个那么残忍血腥之人,亏得全府上下的人都交口称赞,无不为其贤良而折服。可见大小姐小小年纪的心机之深,能够瞒了全府的人,看严老夫人对大小姐的态度,竟然连她都瞒过了,难以想象大小姐如何会演戏。若是华说出大小姐所作所为来,怕也没人相信吧?

    千乐在一旁看着千玥变幻莫名的脸,心里的疑虑和担忧更深了。

    不一会儿,听得打帘子的小丫头唤道:“大小姐来了!”

    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门口,门后换了一件藕荷色刻丝妆花缎对襟袄的大小姐走了出来,千玥的头低得更深了。

    大小姐严如意未语先笑,款款走到严老夫人边,行了一个大礼才道:“孙女儿来迟了,还望祖母原谅!”

    严老夫人笑道:“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快坐下来吃饭!咦,刚刚的华呢?现在怎么又是秋实了?”

    严如意眉毛都未动一下,仍旧是那副笑脸,若是千玥看见了,定然会吃惊大小姐的镇定。“刚刚华在园子里摔了一跤,把上给跌伤了,孙女儿只好把她留在院子,带了秋实来。”

    严如意说话间,秋实已经上前给主子们见了礼。

    严老夫人听了着急道:“怎么就摔了?意丫头,你没摔着吧?那管园子的谁?一定要拉下去狠狠打上几板子,再罚月钱!今儿摔的是丫头,明儿摔的是少爷小姐,后儿怕是要摔我这把老骨头了!”

    严夫人急忙在一旁应是,道:“娘别担心,这个交给媳妇儿就好!娘犯不着为了几个下人在这好子里生气!”说着眼神不善的看了严如意一眼,这样的小事都说给老夫人听,不仅扫了大家的兴,还落了自己的面子,谁知道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严如意恍若没看见严夫人不善的眼神,继续温温婉婉地说道:“祖母放心就是,园子里的下人自有母亲发落,今个儿好子,孙女儿先敬祖母一杯可好?”

    严老夫人听得子孙们的劝慰,稍稍觉得好了些,听得严如意这么说,便让丫头们取了果子酒来。

    严夫人在一旁瞧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儿子将老夫人哄开心了,倒让这小丫头给搅了,老夫人不就是瞧着这丫头早年死了娘才怜惜得多一些么?那丫头娘不是个好货,这丫头也是个会演的,老夫人还未发现呢!

    心里这么想着,严夫人脸上却笑道:“娘好兴致!意丫头也要少喝些,虽然是果子酒,不醉人,可也不能贪杯!”一副慈母的形象。

    严如意看着严夫人心里冷笑,脸上却不显,温柔回应道:“母亲说的是!”

    喝了酒,严老夫人让严如意回了自己的位置,又招呼一大桌子的人开始吃吃喝喝。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