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危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本来想昨儿冲击点击一万的,不过还是到了今天才达到,失望的,不过加更庆贺一下吧~~~亲们要继续支持哦~~

    因为才过节,很多大户人家过完节又多出了一些人手,所以成了买人的好时节,把这些人带到周围的城镇里去,说这是从延城来的,定然能卖个好价钱。

    张牙婆最近是忙得有些脚不沾地了,不断地买人卖人,倒是赚了不少银钱,可是这银钱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多久就要去官府交上税,莫望也不明白是怎么算的,只是零零总总加起来是大的一笔钱。

    莫望跟在张牙婆的后,每帮着她检查卖契,计算银钱,倒是也是个忙人,灵妙那边只能隔几天去一次。张牙婆安慰道:“不要急,等过了这段时间,你就能都去了。”莫望对此只是点点头,自己是张牙婆花钱买来的,她叫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应该做什么,能够到灵妙边学也是张牙婆开的口,自己自然不能抱怨什么,只是尽心把自己的手头的事儿做好。

    看着莫望的表现,张牙婆很是满意,这女娃不仅脑子灵光,也懂得人世故,知恩图报,自己带着她出去长些见识也是个不错的打算。

    而莫望虽然不用去灵妙边学,可是从灵妙那儿学来的东西却是一点都不敢放松,生怕到了灵妙面前被挑出错儿来。每次莫望犯了错,灵妙不打也不骂,只是定定地看着莫望,直到莫望心里泛出寒意,才缓缓的收回目光,重重的叹一口气,就把莫望晾在一旁干自己的活儿去了。

    若是灵妙发泄出来还好一点,可是这样不声不响的,莫望倒觉得灵妙生了气却自己憋在心里,实在是自己的大错,因此也不敢有半点马虎了。

    这些子,光慢慢地满起来,墙角处总是能看见小小的绿色,天也渐渐的暖了起来,一次一个戏院一次买走了十几个眉眼清秀的女孩和男孩,又让张牙婆小赚了一笔。莫望趴在桌上给张牙婆算账,张牙婆眯着眼道:“莫望,你这儿不用算盘子,能算明白吗?”

    莫望知道张牙婆还是不相信自己这乘法口诀和竖式的算法,只能耐心解释道:“我怎么会骗您呢?您不也检验过几次,没有算错过嘛。”

    张牙婆点点头道:“那倒是的。”

    莫望把最近的进出帐本都摆在桌上,然后慢慢地算着张牙婆从出年节以来的收益,不一会儿,菊娘领了个胖胖的穿着锦袍的男子进来。

    “娘,这位崔老爷是荷香里的,有生意要和您谈。”

    一听来人的住处,张牙婆就知道是个有点闲钱的主儿,笑眯了眼道:“贵客上门怎么也不早点说一声?都没有出门迎接!实在是失礼了!”

    胖胖的男人没说话,只是转眼打量了一下屋子里,嫌恶地皱了皱眉,然后在房间里的上座大喇喇地坐下了,张牙婆对此虽然心生埋怨,可是人家是主顾,不能拂了人家的面子,面上呆了呆,又道:“崔老爷来老婆子这儿可有事儿?”

    那胖男人哼了一声,道:“来你这儿除了买人还能干什么?难道你这儿还有花娘子不成?”

    听得这话,张牙婆脸色一时青一时红,竟然变化多样,这男人说话实在不客气,花娘子就是女,竟然拿这儿和院相比,难怪张牙婆又气又羞的。

    “崔老爷真会说笑!”张牙婆干笑着掩饰道。

    莫望这个时候轻手轻脚地倒来茶,轻轻地放在胖男人手边的小桌上,刁难的客人莫望不是没见过,莫望只要努力隐藏自己,不引人注意就好,再刁难的客人对于张牙婆来说也能够应付。

    胖男人看到莫望眼睛一亮:“你就是莫望?”

    莫望一抖,回过对着胖男人施了一个礼,道:“莫望见过崔老爷。”

    这个时候莫望心里难堪得要死,为什么和张牙婆说话那么不留面对自己却和声细语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没好事。

    胖男人看着低着头乖顺无比的莫望满意地点点头道:“陈婆子果然没有欺我,是个好女娃!哈哈……”

    莫望听得却是一愣,陈婆子?难道是陈妈?为什么要和这胖男人说自己?

    张牙婆听了脸色一白:“崔老爷可不要听别人瞎说……”

    话还没说完就被胖男人打断道:“哼!你这死婆子!难道我看上了你的人还让你觉得为难?还是说我眼光不对?!”

    张牙婆心里暗暗叫苦,怎么摊上这么一个主顾,这崔老爷家里虽有钱,可是也是个游手好闲的主儿,行事乖张霸道,一句话不合意就会动粗,只是没想到那陈虔婆竟然把这尊神引到自家来了,实在是可恶。可是眼下先把这人应付过去再说,莫望是绝对不能卖给这个人的。

    调整了一下心,张牙婆堆起笑道:“崔老爷可是误会老婆子我了,这莫望不好我怎么会留在边教导?只是莫望子实在是躁了一些,怕崔老爷您被她外表迷惑了,所以才出声提醒一下。”

    胖男人语气缓和了一些:“真是如此?”

    张牙婆一本正经道:“我哪敢骗您啊?哪有送上门的生意不做的,您说是不是?只是您是大主顾,老婆子也不想因为一个女娃而影响了我的招牌。再说了,莫望才八岁,量也小,她等得,您和少爷可等不得呀!”

    听到这里,莫望不由得一抖,听张牙婆的意思,倒像是买自己去当通房丫头之类的,看着男人长这么胖,还想着要找小女孩,实在可耻,想想以后若是要面对这个男人,莫望不由得起了一的鸡皮疙瘩。就算是给这男人的儿子当丫头也不行,这男人长成这样,子也霸道,他儿子定然好不到哪儿去,到了这样的人家,自己脱去奴籍的愿望怕是到了下辈子都没办法实现了。

    胖男人听了张牙婆的话,想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莫望矮小的板儿,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家里的臭小子实在不小了,自己和自己婆娘可等着抱孙子呢,等着女娃长到十三四岁也要个五六年,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一点儿。可是眼前这个女娃实在不错,长得可心,臭小子定然喜欢,刚刚看她好像还在写字算账之类的,应该是个识字的,瞧她行事的样子,又大方稳重,是个很不错的人选。这实在是难选的很。

    张牙婆见胖男人这般反应,知道自己已经说动了他,只是怕是难得碰上这般好的,才有些犹豫了,于是添把火道:“我家莫望也是幸运,竟然入得了崔老爷您的眼,只是这孩子,心还未定,怕给您闯了祸,所以不敢让您把人领走。不过啊,陈妹妹那儿最近可是有不少好的丫头,要不您去看看?”

    “是吗?”胖男人有些不相信,他来这儿也是陈婆子让自己来的,陈婆子也没必要送上门的生意不做啊。

    张牙婆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端起茶喝了一口,道:“莫望,你先下去吧。”

    听了张牙婆的话,莫望心一松,知道自己不会被这胖男人买走了,行了个礼,便飞快地出了门。

    见莫望消失在了门口,张牙婆才慢悠悠道:“想必崔老爷您不太清楚,每到这刚过完年的时候啊,我们就要从大户人家买来不少的人,我前儿才卖出去了不少小姑娘,才使得手上没合意的人选,不然早就拉过来给老爷您瞧瞧了,可是陈妹妹那儿倒是有不少的人,还找过我问有没有路子呢,可是您也知道同行是冤家,我有也舍不得给她呀,更何况没有,所以陈妹妹手上怕是有不少的人,定然有您满意的,不然您去瞧瞧?”

    胖男人犹豫道:“可是是陈婆子让我上您这儿来的。”

    语气缓和了不少,张牙婆也放心了不少,“那是妹妹重视您,知道我这儿有个好的,就巴巴的告诉您了,却是忘了这年纪太小,不适合,您还得原谅陈妹妹的失误才好。”

    张牙婆这话圆的漂亮,虽然她和陈妈有矛盾,可是也没必要在外人面前说人家的坏话,损了陈妈别人不一定信,却是知道了张牙婆是个小肚鸡肠诋毁他人的人了。这番话看似为陈妈开脱,却也显得陈妈考虑事不周全了。

    胖男人听了,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儿,缓缓的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去寻那陈婆子了,打扰您了。”

    说罢袖子一摆,便站起来向外走去。

    “崔老爷,到时候您可要好生地和陈妹妹说,莫要让陈妹妹误会了您的意思!”

    胖男人没有回答,径自走了,张牙婆也不放在心上,能够把这尊瘟神送走,这点小事就不计较了。

    菊娘过来道:“怎么样?走了吗?”

    莫望也上前来,收拾茶杯。

    张牙婆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道:“走了,应该是找陈婆子去了。”

    菊娘听了喜笑道:“那敢好!谁叫那死婆子竟然把他推到咱们这儿来了,这回也让她瞧瞧厉害!还是娘有本事!”说着便给张牙婆按起肩来。

    张牙婆对菊娘的话很是满意,却仍是认真道:“这婆子是报我年前了她一把的仇呢!和我斗啊,她还嫩了一点!”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娘多厉害!只是那婆子太狠心了,竟然要把莫望这么小的孩子推给那个傻子,谁不知道那崔胖子家的况啊?”

    “她只是不想让我有莫望这么好一个女娃罢了,怕以后我的名声超过她,只要能把莫望弄走,弄到哪儿去她才没想那么多呢!”

    听见张牙婆婆媳两的谈话,莫望才知道自己刚刚是多么的凶险,差点就成了一个傻子的丫头!还是个胖傻子!那崔胖子的脾气那么坏,他傻儿子的脾气定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这回陈婆子怕是要损失一两个好的姑娘了!”菊娘幸灾乐祸道。

    “她手上能有多好的啊?好的也是一群狐媚子!”张牙婆不屑道。

    婆媳两又排揎了陈牙婆一番,才散去。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