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新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这个时候新年虽然简陋,可是过程很规矩,每要做的事都是认认真真地完成,莫望跟着张牙婆到处拜祭祖宗和神仙,深深地体会到古代人因为生活的不确定而四处求神拜佛,寻找精神寄托的愿望之强烈。

    越临近大年三十的时候,任家的访客越来越多,莫望才知道作为一个牙婆,人际关系需要多宽广。

    不过来的大部分都是丫头媳妇婆子,来了之后与张牙婆谈笑风生,说一些在大门户里的生活以及外面的人不知道的宅门辛秘。莫望听得直咋舌,这些比以前看的那些小说电影精彩多了。

    不过刚开始来的都是张牙婆以前卖到商户的人,莫望觉得张牙婆在隐隐期待些什么,虽然张牙婆并没有表现出来。

    这一大雪,雪覆盖了大地,天冷得出奇,莫望呆在张牙婆的房里,无聊地拨弄着盆里的炭火,张牙婆正在躺椅上假寐,莫望抬起头,菊娘正在一旁抱着熟睡的全儿轻轻地拍,很有一种母亲的柔

    突然听见有人敲门,因为临近年关,所以店铺门关着,店铺里的胭脂珠花早就卖完了。

    听见敲门声,莫望从昏昏睡的状态中醒来,急忙按住要起的菊娘:“还是我去吧,全儿不能吹风。”

    菊娘点点头,莫望披上衣服出了门。

    雪虽停了,可是这刮人脸的风还没停,莫望抖抖索索地来到前面,奇怪这样的天气还会有谁上门来。

    打开门,瞧见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看到她满雪花,看样子是顶着刚刚的风雪出门的。

    莫望急忙把她拉进门,帮她拍着上的雪。

    “莫望妹妹。”

    听得来人叫自己,莫望一愣,看着觉得熟悉,可是不记得这个人了。

    那女孩子瞧见莫望的样子,知道她不记得自己了,也不恼,问道:“张婆婆可在家里?”

    莫望点点头道:“在的,你要去见见?”

    虽然对着人印象不深,可是最近来的人没有几个是莫望认识的,所以莫望也不敢将人赶出门或怎么样,这些人都是张牙婆以前卖出的。只是这个人怎么会认识自己?

    那女孩点点头道:“麻烦你领我前去拜见一下。”

    莫望把门关好,便示意女孩跟自己来。

    进了门,莫望帮着女孩把外面的棉衣脱掉,放在一旁烤着。

    女孩上前冲张牙婆行了一个礼道:“紫环见过张婆婆。”

    张牙婆睁开眼,眼睛眯了眯,随即笑眯眯道:“改名儿啦?快坐!莫望快泡茶来!”

    莫望应了一声,去泡茶,注意力还在这边,只听见张牙婆道:“怎么样?在张府过得可还好?”

    莫望醒悟过来,原来这女孩是前段时间卖到张府去的,可是不记得里面有一个叫紫环的。

    莫望将茶递给紫环,便在一旁坐着听。

    紫环显得有些瑟缩和拘谨,看得张牙婆有些皱眉,莫望知道这是张牙婆不满意的表现了,跟着张牙婆几个月,莫望还是摸清楚了张牙婆的一些脾的。

    “都还好,像婆婆您想的那样,我们都被安排在了五姨娘的屋子里,不是和我们一起来的那几个姐姐,是夫人指定的姨娘的贴随侍,我们这些就是一些二三等的丫头了。这次得了闲出来,姐姐们托我像婆婆问好,她们都抽不开,望婆婆原谅则个。”

    张牙婆听了微微点点头,这孩子虽然还是那么拘谨,可是学会了说话,这倒是不错,其他人没来,恐怕不仅仅是没时间吧,有的是因为觉得有份了,不屑于和自己这个老婆子打交道了,还有的怕是府里拘着不让出来。

    见着张牙婆点头,紫环心稍微放松了一点,那些人都找借口不来,自己还怕张牙婆把气发泄到自己上呢,自己一个三等丫头,夹在中间为难的。

    “最近五姨娘一直在生病,老爷又好久没过来了,姐姐们忙得团团转,所以没办法出门,还请婆婆体谅。”

    生怕自己的话没有完全打消掉张牙婆的疑虑,急忙又解释道。

    张牙婆却仍旧点点头,没说话,心里却是思绪万千,看来自己这笔生意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怎么自己的人一去,五姨娘就失宠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没进去几就被卖掉,被别人看了笑话。

    张牙婆挪了挪股道:“五姨娘就这么一直病着么?”

    紫环点点头,“我们张府的时候就病了,刚开始是头昏之症,后来便老说口闷,不知道是怎么了。夫人每次都会送很多药材补品过来,可是都被五姨娘丢掉了,说夫人会害她,老爷也因为怕过了病气,都没来过我们院子,唉……姨娘好可怜!”

    莫望瞧着紫环满脸怜惜的表,不由得摇摇头,这女孩太单纯,在宅斗里,跟疆场上一样是成王败寇,若是五姨娘赢了,指不定怎么样耀武扬威呢。

    “紫环啊,这些话你可不要乱说了,在我们这儿说说还好,若是被你们张府的人听到了,传到你们夫人耳朵里,张夫人怕要把你赶出府的!”张牙婆缓缓道,声音平和,可是听得紫环一惊,急忙道:“这个…这个我只在您这儿说说的,不会和别人说的!”

    张牙婆叹了口气,道:“以前菊娘就教你们要谨言慎行,虽然只是四个字,却是在大门户里保命的法宝啊,不要等犯了错才来后悔,那个时侯就晚了!”

    紫环紧张地点点头,“紫环知道了。”

    可是莫望看着紫环有些迷茫的样子,知道她没有完全听进去,只得暗暗叹息,还好张夫人和五姨娘现在没开战,不然的话,首先倒霉的就是紫环这样还没学会在大宅门里生活的人了。

    紫环又坐了一会儿,又急匆匆地赶回去了,她不能出来太久。

    张牙婆看着紫环远去的背影直摇头,这一次算是失利了吧。

    越临近年关,来的人越多,大部分都是趁着这个时候抽一点时间来拜望一下张牙婆。

    这次来的是一个面色红润,满脸喜气的婆子,进门后便规规矩矩地向张牙婆行了一个礼,莫望看她上的袄裙褙子,却觉得张牙婆上的穿的都赶不上。

    那婆子行了礼以后便照张牙婆的吩咐坐在小凳子上,张牙婆道:“怎么样?在严府待着还不错吧?”

    婆子满脸喜气道:“不错不错,还不是要感谢您老人家给我们寻了个好去处!哈哈……”婆子笑得很开心,双眼眯起,脸颊上的也是一抖一抖的,莫望想起这是张牙婆卖进张府的那批人中的婆子。

    “你们在哪做事?”见那婆子高兴,张牙婆好像也被感染了,笑着问道。

    “我在灶上烧火,雨燕那丫头在园子里做事,那贵伢子在外院跑腿儿,最好的是倩柔了,在夫人院子里当差,虽然只是个三等丫头,可是比别的地方好多啦!哎呀,对了,这次他们都托我送了些东西来,还请您收下。”

    说罢,便从上掏出各式各样的东西,有油纸包的吃的,有小手帕儿,还有丝线和针,各式各样摆满了小桌儿。

    张牙婆看了看那些小玩意儿,道:“都是些好东西!”

    “可不是嘛!”那婆子笑眯眯道,“这些都是严府里的,外头可是很难寻见的!这帕子都是倩柔从严夫人那里得来的,自己都没舍得用呢!”

    不管这话真假,张牙婆听得却是很舒心的,那些人进了大宅门,还记得孝敬她,她自然很是满意。

    “那你们都过得还不错吧?”

    那婆子得意道:“那是自然的!您也知道我以前是米府的,以前和现在一比啊,真不知道怎么说!这严府的主子们可是比米府好多了!严家上上下下上百口人呢,可是那严夫人愣是把上上下下收拾的妥妥当当,您说厉不厉害?只是听说这个夫人是严老爷的填房,以前那个比现在这个还厉害!府里的老人说起来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据说啊,以前严老爷是没有姨娘的,等前面那位夫人过世了,才纳了房里人。那以前的严夫人留下了一位小姐一位少爷,那小姐是小小年纪就会做人,上上下下对她喜欢得很!那少爷也是个瓷娃娃的模样,又白又壮的,只是皮得很。这下面还有一位少爷两位小姐,只是奇怪的是那二小姐不叫二小姐,要叫三小姐,您说奇怪不奇怪?”

    张牙婆撑着头看着那婆子眉飞色舞的讲着严家的八卦,到这里插了一句:“或许是那小姐夭了。”

    那婆子摇了摇头,神神秘秘道:“听说是丢了!还在找呢!”

    “哦?!”张牙婆听得很有兴趣地样子,莫望却没什么感觉,这样的节在小说电视剧里到处都是的!

    “那三小姐是死掉的二姨娘生的!以前那严夫人妒大发给弄出了严府!我看啊,八成是殁了的!”那婆子两眼亮晶晶,好似在说一件惊人的事一般。

    “那也不一定,”张牙婆道,“既然还在找,就说明严府知道这二小姐还在世上,只是怕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就是!”

    那婆子点点头,因为张牙婆对于这样的事还是很有见地的,然后又开始说起了别的闲话。

    大早爬起来更~~更完上课~~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