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亲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自然最后张牙婆没有买那李货郎的媳妇,虽然夫可以卖妻,可是张牙婆站在商人角度就不会要那媳妇,要了不就是砸自己的招牌吗?

    最后莫望也不知道那媳妇上哪儿去了,只是从那以后,李货郎家的门很少打开了,门前没有了那个嗑瓜子的女人,显得有些冷清。

    这个时候莫望才知道前段时间陈婶子对菊娘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等到芳巧出月子的时候,莫望已经在她的指导下完成了几件冬袄的缝制,令莫望大跌眼镜的是这个时代竟然还没有棉花!莫忘记得以前的时候棉花是宋末元初的时候被引进中国的,只是没有大面积种植,可是这里的人说的棉竟是木棉!那种不能织布,只能作填充物的木棉絮。

    芳巧道:“莫望,你可不能小瞧这木棉,好些人家用不上,只能拿苇絮装进被子里衣服里呢!”

    莫望听了却是激动不已,虽然不知道这个时代的棉花有没有引进来,可是至少没有在这内地推广,若是自己能够利用这个机会,赚个金银满盆是没问题的。虽然老百姓们购买力不高,可是贵在市场大,棉布做的衣服,比这个时代普通民众的任何衣服布料要好。

    可是想到自己奴籍,莫望不由得泄气,因为自己是奴籍,自己这个人也是属于主家的,更别提名下的财物和产业了,就算自己赚了钱,按照律法上来说还是人家的,自己只是白辛苦了一场而已。

    想明白了这些,莫望又继续埋头做衣裳,把自己心里的想法深深地埋起来,时机未成熟,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空欢喜。

    芳巧莫望做的衣服,仔细地瞧了瞧越来越细致的针脚,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针脚倒是越来越看得过去了。”

    莫望红着脸道:“只是看得过去吗?”

    芳巧抿嘴一笑,如风中绽放的的三月之花,“我看得出你是有些功底的,只是丢了一段时间倒是生疏了些,不是我不想夸你,而是不能夸,我可是看出来了,你是个喜欢翘尾巴的!”

    莫望听了脸更红了:原来自己是个骄傲的人呀,不起夸的!

    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其实芳巧是个很率真的人,即使已经做了母亲了还如同纯真的少女一般。但是一个小院子里长大的女孩,哪有那么多心思呢?

    “张婶子是不是在找合意的闺女?”芳巧帮着莫望把一根针穿上线,状似无意地问道,可是她的手在抖,暴露了她的心思。

    莫望低着头继续忙活,没有注意到芳巧的不自在,道:“是啊,是前段时间一个婶子拜托张婆婆给她儿子找个媳妇,我刚好在。”

    芳巧眼睛闪了闪,道:“可是听说了要什么样的闺女?”

    莫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芳巧打听这个做什么?但是想到芳巧很少关心这些八卦的,既然难得主动问一次,自己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了,道:“她们说的很简单,就是贤惠一点,勤快一点的,年纪不要相差太大,模样周正一点就好,但是那个婶子说还要看眼缘,若是她儿子觉得满意了,她就点头答应!”

    芳巧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这个时代很少有人可以干涉自己的婚姻,没想到这寻儿媳妇的婶子倒是把话说的这么明白,显然是个看重儿子的,再想想也就可以知道,那家的儿郎应该是个有主意的,不然他娘也不会这么放心地让她儿子自己拿主意。

    “那你可瞧见了那位要找媳妇儿的儿郎?”

    莫望摇摇头道:“那倒没有,我们去的时候那家只有那婶子在,姐姐问这些做什么?”莫望甚是奇怪,看芳巧的脸,并不像是八卦的心理在作祟。

    芳巧慌慌张张地掩饰道:“没什么,就是问问,昨儿听我娘说了这事儿,今儿才问问你。”

    “哦,”莫望自然不怎么相信芳巧的解释,可是芳巧不是个有坏心思的人,所以莫望也没追问。

    芳巧倒是松了一口气。

    晚上回了任家,莫望便对张牙婆说了这事儿,最后道:“张婆婆,我倒是觉得很奇怪,芳巧姐姐从来不主动打听这些事的,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主动了?”

    张牙婆眼睛眯了眯,道:“这人做事,总有个目的,今儿她这么问你,自然是有她的原因的,她问你什么,你回答她就是,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哦,”莫望应了,却觉得好像每个人都在敷衍她,她们好像没见面就达成了什么共识一般,却又默契地瞒着她。

    张牙婆又道:“那是沈家儿郎,排行老二的,上面大哥已经成婚了,在那隔壁住着呢,老二是他们家还算有出息的,自己经营了个摊子,但是过得不错,下面还有个弟弟,在别人那儿学手艺,那家的女人因为没有女儿,就想找个贴心的媳妇来孝顺,大儿的媳妇没能如她的意,这第二个媳妇自然就上心了一些。说是要一个贤惠勤快的媳妇就好,可是看了那么多,挑三拣四的,倒把老婆子我累个半死,要不是年轻的时候有过一些关联,我才懒得管她们这档子事呢!”

    虽然奇怪张牙婆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可是莫望还是认真地听着,这些事儿可以说给芳巧听呢。

    张牙婆继续唠唠叨叨道:“虽然条件苛刻了些,那家的女人倒是个好的,这我是知道的,大儿媳进门这么些年,倒也没见闹过什么不愉快。贵重一些的彩礼她们家还是出得起的,只是要闺女好,进的她们家家门听话就成。”

    莫望听着却是在心里暗自摇摇头,这还不如买个婢女在家使唤呢,要多听话有多听话,只是,好像这婢女不能生孩子哈?

    张牙婆絮絮叨叨半,倒好像是把沈家的祖宗十八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给翻了出来,莫望不得不佩服张牙婆这记,没想到上了年纪的人记忆力还这么好使。

    终于半夜张牙婆算是睡着了,可是莫望却有点失眠,总觉得张牙婆和芳巧这两人反常得很,不听八卦凑是非的芳巧突然打听起别人相亲的儿郎来了,张牙婆平里说事虽然不避着莫望,可是很多事她都不刻意和莫望说,莫望每次都是听一半,迷迷糊糊的,另一半靠猜,这次却是原原本本的什么都说了,倒好像莫望也是这事儿的参与者之一了。

    第二,莫望又把张牙婆的话给转述了一番,芳巧听了目光闪了闪,嘴张了好几次,却没说什么。

    莫望看她要说不说的样子有些着急:“芳巧姐姐可是有什么想问的?若是有,就说罢,我回去了问张婆婆好了。”

    “他家可真说了彩礼可以重一点?”芳巧咬着唇,有些犹豫,又有些期待。

    莫望点点头:“是啊,张婆婆是这么说的嘛,应该不会错的。”

    芳巧突然微笑道:“莫望,谢谢你了。”

    莫望疑惑更深了,这是怎么了?聊个八卦怎么突然道起谢来了?

    当晚,张牙婆便去了对门,也没叫莫望跟上,莫望以为是去看看芳巧产后体恢复得如何了。

    大家都是邻里,平里来往又比较多,张牙婆是每晚都要问一下莫望芳巧的状况如何的。

    过了几,那沈家的女人突然提了礼上门来了。

    “哎哟,嫂子诶,真是谢谢你了!”那女人一进来便大着嗓门喊道。

    莫望看着这个兴高采烈的女人,很是奇怪这女人怎么这么高兴,难道张牙婆已经给她找到了儿媳妇不成?可是自己好像没见着张牙婆有什么动静啊。

    莫望按照老规矩上了茶,那妇人兴高采烈地拉着张牙婆的手道:“你说的那个闺女我知道!虽然家里差了点儿,可是人是顶好的!累着好嫂子了!这是些薄礼,还希望您不要嫌弃!”

    张牙婆也任她拉着自己的手,道:“你这货,老是挑挑拣拣的,害得我这把老骨头东奔西跑,就是为着给你找个你满意的,这次算是走了运了!”

    “是啊是啊,”妇人好像对张牙婆的抱怨没有反应,“总算交上好运了,我跟您说,这彩礼倒是没关系,您可要早点给我定下!别让别人给抢了先了!”

    “我知道我知道!”张牙婆了呵呵道,“你家二郎对她满意便好,要知道多少人都避着这门亲事哩!她家的样子你也是知道的,我可一点都没瞒你,你自己可是说了满意的!”

    “那是自然!我家二郎说好,我看着也好,他爹基本就没意见,您放心好了!”

    “对了!到时候若是成了,你还得请我家对门的媳妇和婆子去吃个饭喝杯酒,那家的媳妇和我说的那闺女,不然我还想不起来呢!”张牙婆道,倒是没把芳巧的功劳给掩盖掉。

    站在一旁的莫望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里面芳巧倒是起了推动作用,只是没想到两人倒把自己当成了传声筒了。自己也算是个隐形的红娘了吧?莫望暗暗地想,心里不由得有些偷着乐。

    今儿上小推荐,大家加把油,给力一点,投点票,收藏一下,下次就能上女生网首页推荐啦~~~~~大家不要吝啬手中的票票哦~~~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