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捉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芳巧生了孩子以后,便是忙碌的洗三等传统的仪式。

    等到莫望看着长开以后的孩子吓一跳,才知道张牙婆那天的话没有夸张,真是个胖小子,难以想象芳巧在生他的时候是多么的痛苦,心里不由得对陈婶子有些怨怼,她不是没生产过的女人,怎么不知道孩子太大很难生出来?只管孩子不管大人了?在生产之前还拼命地给芳巧补子。

    因此莫望也更加同芳巧了,芳巧是个很典型的中国传统的女人,平里只在屋里做着针线,连自家的院子都不出,陈婶子都经常来串个门,可是芳巧却很少,对于陈婶子也是很服从,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而笑的时候,更是温柔的抿嘴一笑,虽然芳巧五官长得平凡,可是莫望觉得那种柔柔的气质让人很是心疼。

    生产完的芳巧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醒来喝了碗红糖水,这期间孩子是菊娘在喂的,民间不像富贵人家那般可以请妈,在孩子生出来以后到母亲出的这段时间,一般是会“借”的,由那些水充足的女人先喂养孩子。

    而芳巧的胖小子是个胃口大的,每次都要吃的全儿都快没喝了才放开。

    莫望看着躺在上脸色有些苍白的芳巧,有些心疼。

    莫望抚了抚她的头发道:“感觉好些了么?”

    芳巧道:“感觉好多了,就是老躺着,觉得好像浑发软一般,使不上劲。”

    “躺久了都这样,你起来活动一下就好了。”

    芳巧紧张道:“可是娘嘱咐我千万不可下地的。”

    莫望道:“那你只能等到出月子了再抱宝宝了。”

    “那不可!”芳巧突然加大了声音,像发怒了的绵羊,莫望被她吓一跳。

    莫望按住惊坐起来的芳巧道:“悠着点!我这不是怕你手上没劲抱不动那胖小子么?”

    说到孩子,芳巧恢复了温柔的样子,“你说得对,那是个胖小子,我抱一会儿就觉得手酸了。”

    “所以啊,你就要恢复力气,好好锻炼一下。”莫望引道。

    “那可如何是好?”

    “我可以每天来扶着你下走一会儿,这样你就可以慢慢的恢复力气了。”

    其实走动和手上的力气有什么关系呢?可是芳巧被不能抱孩子的恐惧给吓住了,很快的回答道:“我答应你!你每天都要来哦!”

    “恩!那是自然的!只是可能时间不固定。你知道张婆婆总是要带我出去的。”

    芳巧理解地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母的力量果然伟大,莫望不由得感叹道,仅以这个为借口,就骗得一直惟陈婶子命是从的芳巧做出了违逆陈婶子的事来。

    莫望扶着艰难地在地上行走的芳巧道:“若是那胖小子将来不好好孝顺你,我就要帮你揍他一顿!”

    此时的芳巧不仅脚步虚浮,而且有些僵硬,跨出一步都有些困难,子有些抖,大部分重心都压在莫望的上。

    芳巧听了莫望恶狠狠的话,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求他将来多孝敬我或者能成为多么有出息的人,就想着他能够平平安安长大,不受人欺负,不仰人鼻息地活着就好。”

    莫望有些震惊的看了芳巧一眼,却发现她脸色平平的,带着温柔的微笑,好似在说一件家常琐事一般,其实这哪里不是一件家常琐事呢?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对自己的孩子的期望了。可是这个时代的母亲,像菟丝草一样的芳巧,能够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但反过来想想,世上又有几个母亲不是希望孩子只要平平安安地,快乐地活着就好的呢?

    走了一会儿,莫望道:“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再练吧。”

    芳巧拉着她的手道:“再练一会吧!”

    莫望想着自己怕是引导偏了,只好又耐下子劝道:“每天走一小会儿便好,要慢慢来,胖子也不是一口吃成的!你忘了陈婆婆说的话了?刚生完孩子本来是忌下的,我可是看到你老躺着对体不好才让你下来的。”

    说到陈婶子,芳巧马上又坐回了上,很快的钻进了被子里。

    就这样,莫望每天都会来看一下芳巧,当然,莫望也是带着私心来的,芳巧针线活好,虽然坐月子期间被陈婶子止动针线,可是还能指导一下莫望。芳巧每睡在上,无事可做,能够指导一下莫望过过干瘾也是好的。

    莫望能够借生产时的出力获得这家子的好感,也算是得了机缘吧,若是只是像以前那般往这边跑跑,怕是很难得到芳巧这样倾囊相授的指点了。

    芳巧不愧是绣娘的女儿,虽然不能拿针线可是对莫望的指导却是一针见血,每次芳巧柔柔地指出莫望的错误,莫望都觉得脸红耳,难堪得很。

    有芳巧的悉心指导,莫望的技艺自然进步很快,可是莫望觉得若是梅子在这里,定然比自己厉害得多,自然也没什么好沾沾自喜的,只是觉得若是梅子能够得到芳巧的指导,那才是真正的名师高徒呢。

    孩子洗完三没几,莫望一直在芳巧家呆着,这几阳光已经出来了,雪白的世界被照得晶莹,看得人花了眼。

    莫望正在芳巧的指导下给任家人做着过节的衣服,忽听见外面有吵闹声,还有陈婶子朝外面跑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芳巧朝外望,可是重重的帘子挡住了视线,什么也看不见。

    莫望心里也痒痒的,做了半的活,有些头昏眼花了,迅速放下手里的针线道:“我出去瞧瞧!你在这里好好呆着不可以下哦!”

    芳巧不是闹的人,也知道莫望会回来告诉自己,于是点点头。

    莫望见她答应,已经按耐不住心,快速地奔了出去。

    出了门便看见陈婶子家隔壁聚了一堆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看到这样的景,莫望不由得有些兴奋,八卦果然是人的天分,在这个时代没有报纸没有电视之类的,人们获得信息的方式就是口耳相传,再就是官府的公文了,这样的话生活就显得很贫乏,对于一点点舆论八卦就像一个火药库里出现了一点点明火,很容易便是舆论爆炸。

    莫望借着小形挤入了人群,却见一个男人正抓着一个女人打,那女人衣不蔽体,头发散乱,甚是难看。

    仔细瞧了瞧,莫望才发现那个女人竟是斜对门的媳妇,是个有些妖娆的女人,对于见过许多现代明星的像和认识诸多美女的莫望来说,这个女人根本就是长得平平,可是在这个女人遮的严严实实,躲在屋子里不出门的时代,这个涂脂抹粉,整站在家门口嗑瓜子的女人实在是个另类。对于那些男人们说,也是很具有惑力的。

    莫望虽然瞧不起男人打女人的行径,可是看周围舆论况,大家都是支持这个男人的行为的。

    “听说这媳妇偷汉子,是不是真的啊?”

    “怎么不是真的?没看她男人正在打她么?据说啊,她男人一回来就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上做那事呢!真不知羞!”

    “哎呀呀,真的吗?以前我就觉得这媳妇不正经,哪有像她这般行事的?”

    “我也瞧出来了!要我说,这李货郎也不知道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那打更的人说啊,每看到男人在他家附近晃!”

    “我也瞧见过呢!看那人鬼鬼祟祟的样子,我还以为是个偷儿!没想到倒是偷人家媳妇的偷儿!”

    说完那些都隐讳一笑,莫望觉得猥琐无比。

    突然又有人道:“不是撞上了么?那男人呢?怎么只见妇?”

    “那夫早就溜了!”

    “哎呀,真不是个男人,好歹也是露水夫妻啊!”

    “什么夫妻啊?不就寻个乐子罢了!名声重要还是女人重要?何况这出墙的女人!”

    “也是!也是!”

    听得众人的附和,再看看那个女人的惨状,莫望不由得心生悲凉,这个出墙的女人固然可恨,可是男人呢?做下这事的是两个人,为什么承担责任的却只有女人,女人出墙要浸猪笼,怎么没有听过对男人有什么惩罚?

    天下男儿皆薄幸?莫望虽然不信这句话,可是面对这样的场景,不得生出这样的感慨。

    莫望朝四周望了望,见张牙婆正站在人群里沉默的看着,可是眉头皱得很深。

    莫望挤了过去,拉了拉张牙婆的衣袖,张牙婆见是莫望,一把捂住她的眼睛道:“你咋出来了?”

    莫望任她捂住眼睛,道:“听见响声,不放心就出来看看了。张婆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李货郎要摊上人命官司的,您快阻止一下吧。”

    在这里的人看来,李货郎打媳妇一顿出气是应该的,若是自己为那媳妇说好话,怕是会适得其反了。

    张牙婆把她塞到自己的后道:“这种事以后不要再看了,省得污了你的眼睛耳朵!把眼睛捂上!莫要出来!”

    莫望便乖乖地站到了张牙婆后。

    张牙婆对那李货郎道:“李家郎,听老婆子一句劝,快住手吧!出了人命官司就是你的错啦!”

    李货郎果然停了手,道:“张婶子,我李货郎的为人您是知道的,只是每风里来雨里去挣得几个血汗钱却被这婊子给拿去戴了绿帽子,您说我心中如何不恨?打她一顿算是好的!现在,各位街坊作证,这妇不再是我李家媳妇!”

    众人听了皆应声道:“好!李家郎我们作证就是!”

    “这妇当初也是和我郎妾意,没想到现在却做出如此之事来,我李货郎也不是那忍气吞声之人。张婶子,若是你那缺人,尽管把她领了去就是!我李货郎也不要钱,她的卖钱,我都觉得脏!”

    话一出口,那女人尖叫一声道:“李郎!不可以!你不可以把我卖掉!”说着便扑过去抱住李货郎的腿,李货郎踢了几次都没有踢开。

    张牙婆干笑道:“李家郎怕是在开玩笑,老婆子我不做这生意的,你若是不要这妇人了,休了便是!”

    明天开始每天两更哦~~~大家的票票也要给力一点啊~~~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