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采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第二,采薇一起便向莫望抱怨道:“昨个儿人真多,挤得我都翻不了,现在一都酸着呢。”说着一下捶捶背,一下捶捶腰。

    莫望一边帮她捶着背一边道:“你呀你,以前可是睡的平整整的木板都没见你这样,怎么现在反而气起来了?”

    采薇道:“可能是吧,在家的时候可以一个晚上都不翻,现在好了,每天吃了也不用干么多活儿,还能够睡铺满稻草的,都养出一了。”

    听到采薇这样说,莫望不由得仔细地瞧采薇,在张牙婆家的这些子里,每吃得饱,干的活也少,采薇白胖了许多,手也不是那又黑又瘦的小鸡爪手了,脸也圆了不少,整个人也活泼了不少。

    莫望掐了掐采薇的手臂道:“是长胖了些,称斤卖的话,比以前可值钱多了!”

    采薇听得莫望的调侃,气急败坏道:“莫望姐姐真是的!怎么这么说人家?”

    莫望看着采薇俏的样子,忍不住捏捏她的脸道:“真的好看了不少!”

    采薇干脆脚一跺,转跑进了左边的厢房,莫望正准备追上去,却听见有男人的声音传来:“这里可是张牙婆家?”

    莫望停住脚。不一会儿就听到菊娘的声音道:“莫望!快来带这位客官去见娘!”

    莫望急忙应道:“来了!”

    进的店铺里就见一位穿着长儒衫的男子站在店铺里,看上去温和可亲,是莫望到这里以后见过最温润的男子了,一看就是读书人。

    菊娘吩咐道:“快带这位客官去见娘!记得要用好茶伺候!”

    在外人面前,莫望还是要尽到一个作为婢女的责任,上前屈膝行了一个礼,然后道:“请这位客官随我来。”

    菊娘对莫望的识趣感到很满意,觉得这女娃关键时刻拎得清,这很难得。

    张牙婆住一楼,在那正房一进门处就有一个小的会客厅一样的房间,若是有客上门来,张牙婆便在那里接待来客。

    莫望将客人领到小客厅坐下,又按照菊娘的吩咐上了最好的茶,不一会儿打扮庄重的张牙婆就出来了。

    那男子首先上前向张牙婆行了一个礼道:“小侄是安乐里罗家当家郎,此次上门是有事拜访,多有叨扰,还请婆母勿要见怪!”

    张牙婆急忙侧受了半个礼,又回礼道:“罗家儿郎,莫要这么多礼,太见外了!来者是客!”

    莫望在一旁看得都觉得有些辛苦,难怪说读书人迂腐,看来和他们说话也是累人的活儿,有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大大咧咧地上前,不然怕是这客人都被自己给吓跑了。

    两个人客气了半才分主次坐了下来,莫望急忙站到了张牙婆的后,随时为他们添茶倒水,做一个合格的婢女。

    张牙婆首先开口道:“不知贤侄有何贵干?”

    莫望不由得佩服张牙婆,真是遇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和读书人就文绉绉的,和下里巴人就满嘴俚语,看来牙婆也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职业。

    那罗家郎又拱拱手道:“此次前来,是想在婆母这里买个婢女回去照顾小侄那已是双子的娘子,以前是娘子为小侄好,家里没有多余的人,只有一个做饭地阿嫂,怕的是打扰小侄读书,娘子如此贤良,小侄怎可不知回报?所以这次想找个手脚勤快的婢女供我家娘子驱使。”

    莫望听了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虽然这人的理由听上去很好,可是有些冠冕堂皇的,谁知道是不是为自己找个暖的?

    张牙婆也一时摸不准罗家郎的心思,沉吟了一会儿,问道:“除了手脚勤快,可还有其他方面的要求?”

    罗家郎脸色微红,道:“不知婆母这儿可有年纪小一点的?年纪大了,怕不会一心侍奉我家娘子。”

    张牙婆和莫望具是心里一松,看来这罗家的儿郎还是有有义的,不是为自己找小的来了,是真心实意地想对自己家娘子好。

    莫望不由得想到了采薇,采薇虽然才七岁,可是手脚勤快,屋里屋外许多活儿都能做,而且采薇因为知道莫望靠着识字的功夫而受到张牙婆的赏识而羡慕不已,一直想和莫望学写字,可是哪有条件呢?若是去了这读书人的家里,或许能圆了心愿也不一定。况且采薇心思单纯,在那人人如虎狼的大门户里怕是要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张牙婆却还在思量让哪一个去,这一屋子的女娃,不是上不得台面的就是年龄大了一些的,不由得有些头疼。

    那罗家郎继续道:“此次因为家父过,小侄丁忧在家未能参加举试,所以等得下次,小侄定要一举得中,后的庶务以前是娘子打理,以后家里添了人丁,便要忙一些了,所以要有个人帮我家娘子才好。”

    说完这番话,张婆子倒是没急着接话,三个人都沉默了,莫望看着张牙婆深思的表,知道她在考虑,鼓起了勇气道:“老夫人,奴婢去看看少夫人那儿的菜买回来了没有,可是要留贵客用饭?”

    虽然提示很微弱,只有一个相似的音,可是莫望还是抱着希望。

    张牙婆点了点头,莫望便退了出来,回头看了看那关着的门,有些担心,可还是脚步不停地去了前面的店铺。

    过了一会儿,莫望又守在那门口。

    听得张婆子道:“莫望,去把采薇叫来!”莫望突然觉得心里一松,大口大口地喘了一下气,才发现自己刚刚紧张得忘了呼吸。

    “是!”莫望响亮地应了一声,便去叫了采薇。

    采薇进了那屋子一会儿,又出来了,莫望上前拉住她的手道:“怎么样?对那罗家郎可满意?”

    采薇却是垮着脸道:“那罗家郎一看就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儿郎,我却是不愿意去的。”

    莫望大惊道:“为什么?那罗家郎有有义,又是个读书人,定然是诗书礼仪之家,你去了不会吃亏的!”

    采薇道:“那官家哪个不是诗书礼仪之家?那当官的哪个不是读书人出?再说了,那罗家郎有有义也是对他娘子又不是对我,我有什么好稀罕的!去那官家的,每吃得好穿得好,每月有丰足的月钱,有时候还能得到主子的赏赐,一根簪子一个镯子下来,可够我们家几年的嚼用了!”

    莫望没想到采薇是这么想的,以前采薇是个多么单纯的小姑娘,总是围着她叫姐姐,问这问那,没想到短短的一两个月,就变得像这里的人一般市侩,只认得钱了。莫望颤抖着声音道:“你是从哪儿知道这些的?”

    采薇眯了眯眼睛道:“自然是那些同屋子的姐姐们告诉我的,她们还告诉我很多你都不知道的事呢!我以为这次是要被卖到新来的同知家里去了,没想到……”说着竟然眼泪就要下来了。

    莫望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自己做错了吗?自己是为采薇好,可是采薇却不接受不认同,自己所做的一切在采薇看来都是妨碍她的,上次去张府也是自己替采薇做的决定,原来自己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妨碍她呢,自己突然好像前世的时候很多的父母,明明不是那些孩子想要的,却被那些家长强加在他们上,自己就是那些家长。莫望心里很慌,自己前世就是这样为弟弟做的一切,弟弟却一直没有说过,所有的事都是默默地接受,甚至还会说谢谢,而自己却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可是采薇不是弟弟。

    悔恨填满了莫望的心口,她不由得抓住采薇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再也不那么做了!再也不了!”泪水溢出了眼眶,湿了莫望的脸。

    采薇也呆呆地看着莫望道:“是你?是你把我推上前的?”说罢又喃喃道:“上次去张府也是因为你!”

    采薇突然一把把莫望推开道:“都是你!为什么你总是要替我做决定?为什么总是要阻我的路?!你不是我姐姐!”

    莫望听得最后一句,觉得肝胆俱裂,没想到采薇的反应这么大,没想到…都没想到,原来自己的好心办了坏事……

    这时屋里的张牙婆和罗家郎谈完了一起出门来,看到两个人都是满脸的眼泪,惊异地看着两个人。

    莫望收敛心神,上前行了礼道:“是奴婢和采薇在外面逗笑,不小心沙迷了眼,有失态处,还请老夫人和客官见谅。”

    说罢用袖子擦去眼泪,张牙婆见此景以为是两姐妹因为要分离而哭得厉害,可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又隐隐有些奇怪,可是这个时候客人在面前,也不好直接问,就当没发现两个人之间的异常般,转对采薇道:“采薇,这位罗大官人将你买了去,你今儿就跟着他回去吧,在他家你可要好好地照顾主母,不可生是非,要牢记平里的教导,知道吗?”

    采薇不不愿地福了福子,道:“采薇知道了。”

    张牙婆满意地点点头,对那罗家郎道:“客官,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这采薇即刻可以跟您回去了。”

    那罗家郎拱了拱手道:“那小侄在此多谢婆母,叨扰了!”

    张牙婆曲了曲子算是回了礼,罗家郎走到采薇的面前说了句:“走吧。”便向外走去。

    采薇站在那里看了一眼这个院子,又狠狠地看了一眼莫望,眼神里包含着怨憎、恨意还有无奈,才转跟着罗家郎走了,直到走进店铺里都没有回头。

    而那狠狠地一眼却是刺痛了莫望的心,莫望咬着唇,看着采薇的背影消失,想,以后自己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所有人的人生都是自己选的,自己自难保,何况他人?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