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矛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最后张牙婆挑了三十多个,丫头和小厮占了多数,而婆子媳妇只是很少数。张牙婆以极低的价格买了那些人,银货两讫备完案之后,便领着浩浩地一溜儿下人向家里行去。

    莫望从听了米家大小姐的传言之后便一直保持着沉默,她本只是怜惜米家大小姐,可是突然想到自己上,才发现自己和那米家大小姐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无根的浮萍一般,飘到哪里是哪里,有着不能自主的命运。

    米家大小姐虽然有着显赫的父兄,导致最后却被父兄连累,可见在这个社会,女人的地位是多么的低下,都是依附着男人的菟丝草。像张牙婆这般抛头露面且保持着自由的女人,也是看人脸色吃饭的。

    莫望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抬头却见光秃秃的树枝丫和灰暗的天空,心更加抑郁了,实在不想走这些女人走过的道路呢。

    转眼看到在前方步伐轻快的张牙婆,想到张牙婆对自己的态度,心里觉得好受了些,虽然张牙婆对自己好是有目的的,可是自己却过得很好,不用担心吃不饱穿不暖的问题了,可是总一天自己也会像后的那群人一般被卖掉,那个时侯这样的生活便不复存在了。

    自己是不是应该未来打算些什么?进了大户人家,只有当得了体面的丫头,才会有得主子宠的机会,而主子能够另眼相加的话,提出赎的要求,主子答应的几率应该大一些吧?而看那些大丫头,都是能说会写,手巧得很的,自己是能说,也会写,可是没有一项能入得了那些贵人的眼的手艺。

    古代的女人要有什么手艺呢?绣花、厨房、梳发、配色等等,囫囵想了个遍,莫望悲哀地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绣花是会一点儿,可是相对于那些手巧的人来说,实在是拿不出手,难道以后只能屈居人下一生都是奴籍不成?以后自己只能任主家配了小厮然后孩子还是奴籍?这不是莫望想要的。

    莫望握了握拳,虽然命途坎坷,可是自己还是要奋力一搏,虽然机会渺茫,可是认命实在不是一个穿越人士应该有的品格。既然那些都不会,那就自己学吧,张婆子想要把自己培养成官家的奴仆,应该会支持自己的吧?若是自己得了好处,对她来说也是有利无害的。

    从今儿开始,要好好为自己筹划一番了,莫望表凝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没有注意到张牙婆突然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得几乎让人捕捉不到。

    回到张牙婆家,张牙婆便撂开手,全由菊娘和莫望去打点了。

    对于新来的人,菊娘自然是要敲打一番的,莫望在一旁看着。

    菊娘对于在大门户里做过事和没在大门户里做过事的人说的话又不一样,无非是到了新的大户人家,还是要记得守规矩,不管以前做得怎么样,以后都是从新来过,所以要好好侍奉主子,才能获得比以前更好的前程。

    等到菊娘训完话,莫望便把那些丫鬟和婆子仆妇们领到左边的厢房里,任由她们自行安排,莫望在一旁看着,发现眼疾手快的就占了好位置,手脚慢一点的就只能睡稻草少一点的地方,这些在大门户里当过差的,完全不像刚从乡下来的小姑娘,还互相让一下,商量一下,完全是比手的。

    一下子来了二十个,加上还留下的几个,一下子就把大通铺给占满了,还显得有些拥挤。

    莫望不打算插手她们的事,她们之间肯定存在着一些错综复杂的关系,自己还是不要介入的好,反正过不了多久就要被卖掉了。

    一群人正在忙忙碌碌地铺,一个婆子尖锐的声音突然道:“你这不要脸的蹄子!还以为自己是太太屋里的人不成?!还做着你那爬老爷的梦呢!你以为你还高人一等不成!你这蹄子就是没那个命!”

    一下子屋子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原来是一个婆子和一个丫头为了位吵了起来。

    莫望皱皱眉,早就知道在大门户里当过差的人比新人更难管,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问题,还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那丫头也被婆子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脸红得快要出血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来是真的动过那心思的,不知道这心思怎么就被别人知道了。

    “怎么回事?!”莫望紧紧地盯着那两个人道,她知道自己是个孩子模样,这些人怕是不会服管的,都是大门户里出来的人精了,莫望不由得心里有些紧张,可是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

    大家又回头看莫望这个小女娃,脸上表各异,有同的,有幸灾乐祸的,有担忧的,有漠不关心的,莫望顾不得那些人脸上精彩纷呈的表了,只盯着那两个人看。

    那婆子最先反应过来,告状道:“这蹄子不知好歹!仗着以前是太太屋里的人来欺负我们这些人!小姑娘你给评评理!”

    婆子嗓门很大,撒起谎来都理直气壮的,莫望不由得对这些人另眼相看了,看来在台上的时候可怜的样子只是表象罢了。

    真当自己是小娃娃好骗呢,莫望不由得在心里冷笑,自己在没进那大宅门前,就长了见识了。

    既然有人想拿自己当枪使,自己也没傻到那程度,置事外才是最好的,谁知道以后会不会遇上这些人?

    “不管事是怎么样的,也不管是谁对谁错,这里是张婆婆家,不是米府,你们都是一样的,都是张婆婆买回来的而已!都老实点,不要让婆婆一生气就把你们都卖到那些脏地方去!”

    莫望噼里啪啦一通下来,倒是镇住了场面,众人都因为这女娃的态度惊奇,倒没想到这女娃没有信那婆子的话,比那些小姐夫人还难敷衍呢。

    那婆子脸红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那丫头倒是刷的眼泪下来了。或许是莫望太语出惊人了吧,哪个小女娃知道什么是脏地方?

    莫望不理那群人,径自去了张牙婆屋里。

    张牙婆正在屋里休息呢,虽然刚刚显得手脚灵便,可是过后就会显得很累了。

    “张婆婆,您要把那些人卖到哪里去?”莫望一进门就问道。

    张牙婆看了看莫望的脸色,看她脸上还有余怒,开玩笑道:“怎么?被欺负了啊?”

    莫望摆摆手道:“那倒没有,不过这一群真的不好对付。”

    张牙婆没有觉得意外,只是笑了笑道:“你也别太在意,这个我心里早就有数了。”

    莫望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可是那些人的去处婆婆可想好了?”

    张牙婆眯了眯眼道:“你觉得呢?”

    莫望想了想道:“婆婆不会是想把她们卖到新的同知家里去吧?”

    张牙婆笑眯眯的,也不点头也不要头,不知道是个什么态度。

    莫望心头跳了跳,觉得有些紧张,哪个人喜欢别人猜中自己的心思,急忙又道:“婆婆若是真的有那种打算,还是不要想了好,那些人中间关系那么复杂,若是在新同知家里闹出什么事儿来,受罚的是她们,砸的可是您的招牌呐。我看那些婆子丫头都不是好对付的,一个小小的铺就让她们骂起来了。”

    张牙婆对于莫望的话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心里却是有些思量,据说新同知马上就要走马上任了,到时候抓住机会,自己也算是进过官家门的牙婆了,可是也担心这些人会闹出什么事儿来,现在看来还是莫望看事儿看得明白,自己还是低估了那些从官家门户里出来的的人了,那米狗的门户里能出什么好鸟?

    莫望瞧张牙婆没什么反应,以为她是下定决心要那么做了,急忙道:“婆婆可要考虑清楚啊!得罪了同知大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牙婆笑笑道:“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你帮着菊娘管好那些人就是。”

    莫望瞧不出张牙婆真正的打算,也只好从房里退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