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余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没过两,果然传来米家被抄家的消息,还有钦差大臣亲自前来传了皇帝的圣旨,虽然延城的老百姓不是没见过卫军,也不是没见过钦差或接过圣旨,只是这次米家的倒台实在是大快人心,所以很多老百姓放下了平时的事儿都赶到米府看闹。

    最后钦差大臣亲自在知府的衙堂上审了米同知,最后宣布卫军押送米家男眷上京都,由大理寺寺卿监斩。女眷和下人由官府拉到闹市,有意者出了钱便可将看中的人拉走,官府不问买主份,也不问那些人卖后的去向,当场签订卖契当场备案。

    虽然大家很遗憾不能亲眼看到米狗被斩,摇头叹息之后,又开始去关注米家上下被卖的况。

    这一,北菜市场很是闹,因为昨儿刚送走钦差和被延城人打得满头冒血的米家男丁,今儿就是米家的下人和女眷们被卖的时候了。

    官府在空地上圈出了一个地方,中间搭了个高台,被卖的人都被绑在上面,任由下面的人围观和指指点点,官府的衙役在台上围了一圈维持上面的人的秩序,又在下面围了一圈防止老百姓冲上前造成乱。在由衙役把手的出入口处有刀笔吏摆了桌子,放了文房四宝,看来是签写文书契约的地方了。

    这一张牙婆和莫望都起了大早,张牙婆在怀里揣了一袋银子便拉着莫望的手七弯八拐地来到了北菜市场,这里离花弄里还有一段距离,虽然是带着寒气的清秋之晨,莫望却被张牙婆拉着跑出了一汗。

    在路上张牙婆还不停地催促道:“快点!不然好的都被人抢走了!”

    莫望只得一边气喘吁吁地一边在肚子里感叹张牙婆年纪大却一点都不服老,还能健步如飞。

    来到北菜市场,这里已经围了很多的人了,不过都是早上出门买菜顺便来看闹的,米同知这件事最后的点也就在卖人上了,对于平时娱乐活动极少的老百姓来说,这是极具有围观意义的事

    张牙婆拉着莫望挤过人群,来到入口处,往那守着的衙役手里塞了一把铜子儿道:“我是牙婆,今儿是来买人的!”

    那衙役收了铜子儿,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张牙婆和莫望几下,才挥挥手道:“进去吧,不能靠得太前啊!要哪个直接指了就会给你拉下来,不要凑得太前!”

    张牙婆点头哈腰道:“知道了官老爷,老婆子省得!“

    莫望也跟着张牙婆行了行礼,两个人便进到了圈子里。

    虽然外围的人很多,可是里围的人很少,看来大部分人都是来看闹的。也是,这个时代还是以平民百姓为主,也很少有大门户直接自己来买人,所以在下面看人的基本上都是人牙子和院里的老鸨。

    张牙婆带着莫望围着那台子转了几个圈,莫望觉得有些奇怪,却发现张牙婆虽然有看那些下人,眼睛却不时的看向中间那些米家的夫人和小姐们。

    那些夫人和小姐因为落魄了,虽然还是着锦袍,可是却是破破烂烂的,头发也是散乱的,钗环怕是早就被那些衙役给夺了去了,脸色苍白,都是红肿着眼睛皱着眉,可是眉间还残余着一些刻薄和嚣张的痕迹。

    莫望清楚地看到在推搡之间一个丫鬟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妇人的脚,那妇人登时柳眉倒竖,眼睛睁圆,仿佛就要出声厉喝,只是无奈手绑着,不然怕是已经朝那丫鬟脸上抓过去了。正在这时旁边一个小姐模样的人推了推那妇人,那妇人急忙收了脸上的表,慌慌张张的四下张望了一番,又低头做低眉顺眼状。

    莫望轻叹了一口气,到了这地步仍旧改不了那嚣张和小心眼的心思,怕是以后要吃大亏了。

    回头却见张牙婆正好也看见了这一幕,嘴角却是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莫望知道张牙婆怕是又想到了报仇的事,可是那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莫望四下瞧了瞧,拉着张牙婆的手指着一个小丫头道:“婆婆,你看那个如何?我觉着好的!”

    张牙婆被莫望拉着回了神,转眼去看莫望指的那个小丫头,莫望的这一声引得台上的人一阵动,挤来挤去的,那些人都希望那些牙子牙婆早些看上自己,被买走了就不用在这儿站着丢脸了。

    张牙婆眯着眼看了看莫望随手指的丫头道:“还是太嫩了些,不值当,再看看吧!”

    莫望的目的并不在于要张牙婆买那小丫头,只是想要张牙婆不要想那报仇的事而已,也不觉得遗憾,便继续看那些人。

    张牙婆也收了心神,不再去注意那些夫人小姐了,倒是仔仔细细地打量那些下人。

    不一会儿,张牙婆便挑了几个看上去成熟一些的丫头,又挑了两个婆子和媳妇,还有几个小厮,莫望看了看那几个人,不由得暗自佩服张牙婆的眼光,那些丫头看上去倒是老实的,手上有些薄薄的茧子,看来并不是那些夫人小姐的贴丫头,应该是二等的,有手艺,而那些婆子媳妇都是五大三粗的,都是能干活的那种,小厮也是体强壮型的。

    正在莫望还跟在张牙婆后头转圈圈的时候,人群里突然有声音道:“怎么不见米家大小姐?!”

    一说人群中便炸开了锅,本来只是在嗡嗡地交谈的人群骤然加大了,还夹着和刚刚那一句的询问。

    有衙役上前挥着挂在腰间的刀道:“吵什么吵!?那米家大小姐早就有人花重金买了去了!你们不要再肖想了!”

    人群中爆出更大的声音,议论的声音也愈加大了,全是唧唧喳喳地,吵得人脑仁疼。

    有人问道:“那可不可以说说是哪位金主下手如此之快?哥们几个可是奔这米大小姐来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果然有人在下面附和。

    衙役不耐烦道:“那可不是我们能管的!你们要看就看,不看就滚!别在这儿吵吵!”

    众人见衙役有发怒的迹象,便聪明地闭了嘴不再询问米家大小姐的去向,毕竟带刀的人不好惹,更何况人家还穿着一公服。

    可是莫望还是听得人群中的议论,七七八八的声音,莫望把信息组合起来才知道,原来那米家大小姐是米同知在年轻的时候风流惹的祸,那米家大小姐的娘是当年延城的花魁,据说长得是国色天香,见之一面,便令男人思之如狂,可是那花魁却是清高的,说一定要是入得了她的眼的男人才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而风流年少的米同知便成了那位全延城男人都羡慕的幸运儿。这本是艳史上的一段风流佳话,不想那花魁竟然怀了孕,米家不接受花魁进门,却也不想让自家的骨血流落在外,便等那花魁生了孩子,就把孩子抱进了米府,那花魁竟然也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再也没人见过她,更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处。而那米家大小姐继承了她娘倾国倾城的容貌,尽管很多人都知道她娘是青楼女子,却有那么多贪色好利之徒上门求亲,若是好人家的儿郎也就罢了,却都是些歪瓜裂枣的人物,不是死了元配的,就是要聘做小妾的,恼得米家大小姐直接将那些媒婆给赶了出去,直到米同知出事前,那小姐已经是将近二十岁了,现在不知那美人被哪个艳福不浅的得了去。

    莫望听得感慨万分,那米家大小姐注定是要一生不平坦了,却不能怪任何人,这世上又没有人理解一个份高贵却有一个不堪的母亲的美貌小姐的苦楚,只当她是个谈资或笑话。女子所梦想的美貌没有为她带来幸福和夸赞,却成了众人臆测和意yin的对象,这样的女子才是最可悲的。只是不知道这女子最终的命运如何了。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