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教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左右厢房都是一个大通铺,从头到尾,可以睡下几十个人没问题。

    这天张牙婆和那个自称菊娘的媳妇都没怎么为难她们,只是烧了一锅粥让她们就着干馍馍吃了,大家这一路都是吃的干粮,又都是急匆匆地,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那一晚便是狼吞虎咽了。

    到了晚上,菊娘领着女孩子去了左边条件较好的厢房,便扔下她们走了,女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打量着屋里的况。

    只有靠着墙的大通铺,没有其他任何家具了,只是窗子什么的还算牢靠,地上也是凹凸不平的,就像她们自己的土屋里的地板一般,连夯平都没有。采薇拉着莫望的手悄悄道:“我还以为这城里的房子都是像画上一般漂亮呢,没想到还有和家里差不多的地方。”说罢还用脚跺了跺地。

    莫望道:“不管哪里,都是有穷人和富人之分的,哪可能全都一样?”

    又看到大通铺上,全是零乱的稻草和破布,莫望微微皱了皱眉,最后无奈地想:既来之,则安之吧,总有一天不用睡这里了。

    一些女孩子便开始和各自关系好的睡在一起,乱糟糟的,女孩们唧唧喳喳地,有些闹腾。

    采薇也拉着莫望向一个走去:“莫望姐姐,咱们睡那里吧,和别人挤在一起睡不踏实。”这群人里只有他们两个是一个地方的,所以一路相互照顾,互问了生辰之后发现莫望比采薇还稍微大一点,采薇便一直叫她姐姐。

    莫望点点头,这一路以来都没怎么休息好,牛车把一的骨头都颠散了,浑酸酸的,确实需要睡个好觉。

    采薇爬上大通铺开始整理稻草,莫望急忙过去帮忙,她不能心安理得的享受别人的服务。

    因为人不多,所以也没出现什么矛盾,很快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都睡着了,大家都累了那么久,自然抗不住瞌睡。

    只觉屋外灯光一闪,便永远陷入了黑暗。

    一夜好眠,莫望像以前那般,天才微微朦胧的时候就醒了,不是她不想睡,而是生物钟的惯让她睡不着,索爬了起来。

    起来的时候,采薇还在甜甜的梦里,莫望摸索着把那块被称作被子的黑乎乎的布盖在采薇上,盖严实了,突然听得采薇咕囔了一句什么,却没听清。莫望只当她是说梦话,笑笑便下了

    走到院子里,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那么多人住一个屋实在憋得难受。

    转眼却看见房屋的东北边的小屋里有隐隐的火光,莫望走上前去瞧,原来那是厨房,白天的时候只顾着去打量那些显眼的房子,却没看见这角落里还有这么一个小厨房。

    莫望掀了帘子进去,看到菊娘正在灶上煮着粥,一大锅粥已经开始咕噜咕噜地地冒泡泡了,而火光印的菊娘脸上绯红,竟然有一种不可言语的美艳。莫望叹了一声,以为自己起得已经够早了,没想到还有更早的,菊娘的粥都快熬好了。

    听见后面有声音,菊娘回头,见是莫望,惊讶道:“怎么起这么早?”

    莫望笑笑,上前帮她搅那锅里的粥:“到时间就会醒了,醒了就睡不着了,干脆起来了。”

    菊娘也笑了笑,见不到一丝白里的霸道模样,莫望觉得有些能够想通了,对着那么多人,还是躁动的孩子,菊娘不显得强势一些,是镇不住那些人的。

    菊娘往灶里添了一把柴,火光又亮了一些,照的两个人的脸都是红彤彤的。

    “你和我一样,是个没福的命,注定要一辈子劳的。”菊娘很有感触的说道,带着强烈的伤感。

    莫望笑嘻嘻道:“菊婶子你可别咒我啊,我这人懒着呢!”

    菊娘绷不住,还是扑哧地笑了出来:“你这丫头——”笑完之后又颇有感触地说道:“我现在明白了。”

    “明白什么?”莫望顾着手里的活儿,顺口问道。

    “没什么。”菊娘笑道,“一些家常而已。”

    “恩,那就好,”莫望一边用勺子去戳锅底一边道:“小事放在心里最难受,像鞋里的沙。”说完倒是自己一愣,自己两年多没有好好地穿过一双鞋了,鞋里有沙还是上辈子的事请呢,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怀念。

    菊娘没有接话,闻得粥的香味,渐渐地把火给熄了。

    “去梳洗一下吧,等会就要吃饭了。”

    莫望恩了一声,便去了院子里的那缸的地方。

    等到菊娘恢复到暴龙的样子,吼了一通之后,左右两边的厢房里的孩子都灰溜溜的起梳洗了。

    吃完饭以后,让众人惊奇的是,菊娘竟然是他们的教导嬷嬷?!

    莫望觉得自己的嘴角直抽抽,菊娘教教女孩子还好,男孩子她怎么教?

    院子的东南角有一棵大树,遮天蔽,可是菊娘却让大家都站在太阳底下听她说话。莫望咧咧嘴,像军训呢。

    菊娘首先是敲打一通,说是在大门户里当差是可以吃饱穿暖,但是要守规矩,万不可做出破坏规矩和违逆主子话事来,到时候,不能吃饭睡觉是小事,无辜丢了命才是大事。听得十多个孩子脸色直发白。

    菊娘看恐吓的效果达到了,就开始慢悠悠地道:“若是想要一只吃饱穿暖的把子过下去,就要好好地在我这儿学,把我说的话都听好了。”

    大家果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她上,那神,好似怕听漏了一个字一般,

    莫望觉得菊娘肯定做这事做得多了,不然哪有这么快就能抓住所有人的注意力。

    “首先,延城的大门大户虽然不像京都的那般规矩森严,可是他们都是注重面子的,若是下人做出了什么让他们脸上无光的事,那就是求到玉皇大帝面前也没用的。所以你们都给我在心里记牢了。到时候你们丢的不仅是你们自己的命,还有我们任家的招牌。”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菊娘的语气恶狠狠地,众人皆一震,然后低下头思量菊娘的话。

    莫望却是恍然大悟:“这张牙婆的夫家姓任呢!”

    “大家在大门户里,首先要尊重主子,那个时侯,你们的卖契在他们的手里,那么你们的生死也就在他们的手里,所以要记得,不可肖想知道主子的秘辛,不可偷听主子们的秘密,更不可妄议、传播和夸大主子们的事!对于主子们的决定,你们只管去做就好了,但是这里你要注意,若是主子让你去做一些关系到主子自的利益和秘密的事,你们要多留个心眼,要多表忠心,不要让主子怀疑你们有异心,若是被怀疑了你们的好子也就到头了!”菊娘噼里啪啦一堆,听得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孩子们一阵晕。

    莫望倒是听得明白,但是对于菊娘的一些话还是不敢苟同,主子做出错误决定作为下人的要劝阻才行,怎么可以盲从?到时候出了问题主子倒是没事,责任全让下人担了。主子作出的多少不义事都是由下人煽动的啊?

    “另外,要好好在那些宅子里过下去,就要找对自己的主子,就以城南张家为例,张家的五姨娘仗着张老爷的宠就想着自个儿做正室,你们想想,大户人家的当家夫人是那么容易做的吗?若是张老爷真把张夫人怎么样,张夫人娘家定然第一个不同意,张老爷的生意还得依靠张夫人娘家呢,你说张老爷是不是猪油蒙了心才会把正头娘子休了扶正五姨娘?所以不要以为得宠的姨娘比夫人权力大,只要老爷还要靠夫人,还有求于夫人,那正头娘子就不会变,你们以后可不要听得风言风语就以为府里要变天,那天是那么好变的吗?”

    莫望听得觉得惊奇,不仅仅因为菊娘这个局外人可以把复杂的大寨内部关系说的那么清楚,一针见血,还因为这大宅门里的事可以随便说出来,当成了教学的范例。

    菊娘起一旁的陶碗咕咚咕咚喝了水,又接着道:“到了府里,一定要打听清楚府里的形势,哪个姨娘是得宠的,那个是不得宠的,哪个小姐少爷是哪个姨娘夫人生的,夫人在家管不管事,人严不严厉,这些到时候都会给你说明白,你们也要有眼色一点,那个时侯主子心不好就别往前凑,更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像张家里大家都知道的夫人和五姨娘关系不好,针锋对麦芒,你们就对这个躲远一点!没得惹上麻烦!”

    站在她面前的孩子都诺诺的点头,昨儿就听菊娘和张牙婆说了这事,本来只听说过大户人家有姨娘,姨娘在那样的人家是披金戴银,山珍海味的,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事

    菊娘说起来就没停,“大门户里不仅上有主子,还有管事,你们也得紧着点,主子们面前得力的人你们也要上心,有时候他们在主子面前说上几句好话,能够得赏银倒是其次,能够在主子心里留个好印象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还有一起做活的丫头小厮、仆妇婆子们,你们也得小心,多得是捧高踩低的,还是张家的人来说,那群狗眼看人低的,五姨娘风光的时候就鼻孔朝天,哼!五姨娘现在被收拾了,他们就惨了吧?你们也别学那些个没眼色的人,尽好自己的本分,该拿的银钱就拿上,不该拿的别让那银钱咬了手……”

    莫望听着,却是好几次提到城南张家了,难道这些人是要卖到城南张家的?莫望觉得心中一惊,去的肯定大部分是补五姨娘边的缺了,那就是风口浪尖上的人了,现在被卖掉的那些人的命运,恐怕就是这些人的将来吧?不由得觉得站在这炙的阳光有一种浑发冷的感觉。这条路是不是自己走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