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初到 (加更~投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为了庆祝十一加更哦~~~~~

    大家把手里的票都砸向我吧~~~用你们的票票砸死我吧~~~~

    记得收藏呐~~~~

    休息了几后,大家十几个孩子差不多混熟了,张牙婆便带着他们准备回首府,延城。那个时侯的首府便是现代社会所说的省会城市了,一整个辖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等各个方面的中心。

    对于去首府莫望充满了期待,那首府定然是个繁华之所,和白水镇有着天壤之别,那里会有更多的信息告诉自己这是哪个朝代。

    以前在巩家的时候,有心找一些书了解这个时代,可是都是些经史子集,没有介绍各地风土人的书,更别提关于当朝的政治的书了,古人很注意不随便提到皇家的,更加不能随便议论政治和窥伺皇家,所以巩清义那里没有这方面的书是很正常的。但是从巩清义去参加科举考试这件事来看,这定然是在隋朝及其以后了。

    张牙婆是从延城雇来了这个马车夫,又在当地雇了一辆牛车,一辆牛车拖着十几个小孩子向延城而去,路上遇见了人也没见大家觉得惊奇,好似这是很平凡的事一般,让莫望更加深刻的体会到这是在古代。

    而张牙婆也不担心有人跑了,只是用绳子把每个人的两只手反绑着,便不管了。等到休息的地方的时候,才会把手放开,让大家吃点东西喝点水。看来是卖契在手里,而且已经备了案,张牙婆便不怕了,不管孩子们跑到哪里,都是奴籍,都可以找得到。

    莫望很不喜欢手被反绑的感觉,牛车虽然慢可是路上还是坑坑洼洼的,一颠一颠地很容易摔倒。十几个男孩女孩在牛车上挤来挤去,很是不舒服。

    走了五六之后,终于到了延城。

    张牙婆让牛车在延城城外便停了,付了钱便让牛车自己返回去。然后又在城外租了两辆马车,加上张牙婆原来坐的那辆,也堪堪把孩子们装下。

    在同样破烂陈旧的马车里晃悠了不知多长时间之后,终于停了。

    下车才发现,马车都停在一个窄窄的巷子里,巷子里人不多,这个时候已经下午时分了,大家都是空着肚子,又赶了那么远的路,很多人一下车便一股坐在地上,捶着酸软的双腿。

    莫望倒觉得还好,来回走了几步之后,便觉得腿还是自己的了。

    突然听见一声暴喝:“没脸没皮的蹄子们都给我起来!这点苦都受不了将来如何为主家做事!?”

    莫望惊愕地抬头,是张牙婆,自接了莫望和采薇的那一天之后,莫望再也没有见到过张牙婆和颜悦色地样子了,每次都是开口便骂,不管是谁,劈头盖脸得让这些从小就被打骂大的孩子们有点受不了,女孩子更是被骂得直哭,可是张牙婆说到时去了大户人家,谁能有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

    莫望觉得张牙婆说的很有理,在大宅门里,行走踏步错了一下,就有可能是万丈深渊。

    孩子们一下子就都爬起啦站成直溜溜的一排,胆怯的望着张牙婆。

    见他们老实了,张牙婆便去付账。

    这时却从小小的店铺里出来一个材魁梧的女人,她把手往前的衣服上一边擦一边道:“娘回来了?怎么也不让大勇去接一下?”

    张牙婆斜了她一眼:“难道我一个人还回不来不成?”语气甚是不善。

    那女人仍旧笑盈盈道:“娘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还不是怕您累着?”

    莫望听到她们的对话,知道这女人恐怕是对张牙婆的挑刺刀枪不入了,不由的升起一股敬佩之来,面对这样的婆婆,那女人也能忍下去,可见是个有心思的。

    那女人点了点人数道:“娘这回好生厉害,竟有十五个之多!”

    张牙婆挑眉一笑:“这次我是特意跑了远路的,这延城附近的娃儿好的早就被挑走了,剩下的都是不入眼的。远一点的地方虽然多花点钱,可是也不比这周围差多少。这次我可是牟足了劲的。”

    “可不是嘛!”那女人嗓门大的,“娘快进去好生休息,水在灶上呢,我把这些娃儿收拾利落了就去服侍您!这次娘可是大功臣!”

    张牙婆对儿媳的奉承很是受用,在外面受了气,回到家里便需要平衡一下的。

    张牙婆转进去了,张牙婆的媳妇便走到孩子们的跟前,一眼打量过去,高矮各不一,但是都很瘦,而且都是畏畏缩缩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没见过世面的,=。

    清了清嗓子,那媳妇便道:“都进去给我洗干净!”

    大家都一愣,本以为这媳妇会像她婆婆一般来一通大骂,没想到这么干脆利落。很快又一个接着一个的进到铺子里,通过了铺子又进到院子里。

    进去以后,莫望发现这个院子颇大,四面都是房间,只有正对这铺子栋有两层,红漆大柱,却是直直的木柱栏杆,并没有雕梁画栋的美感,青灰的颜色是的房子显得很古朴。但是莫望看那房子却觉得比白水镇的任何一栋房子都要牢靠得多。两边的都是厢房,破烂的门和破烂的窗,左边的好一点,右边的差一点。

    那媳妇领着他们到那大水缸前,提了两个木桶便从缸里舀了水,然后把两桶摆在那里,道:“洗吧!”

    大家自动的分成了男女两拨,一拨一桶水,井然有序的洗干净了手脸,又排排地站在那里等待示下。

    媳妇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大手一指,道:“那边是女孩子住的地方,另一边是男孩子住的地方,你们莫跑错了!”

    大家听了具是脸一红,虽然以前也听过不少粗鄙的话,可是开玩笑到他们自己的上,就没那么自在了。男女大防的重要,所有人都知道的,现在他们还算是小的,还能和异不避嫌的说说话,碰个面,以后是不行了。

    突然看到张牙婆出来了,急忙迎上去,扶了她在一旁坐下,嘴里似嗔还怨道:“您老累了就么久就好生歇着去,又出来做什么?还不相信媳妇我了?”

    张牙婆仿佛真是累着了,扶着腰在椅子上坐下:“不是不信你,是不看着我不放心,这一拨真的是穷乡僻壤来的,要更加尽心尽力。把规矩给做足了。”

    那媳妇道:“还是娘考虑的周到,听说城南的张家要招人呢,咱咱们可得抓紧这个机会!”

    张牙婆听了噌地坐直了:“消息可准确?”

    “是上次你介绍去的烧火的婆子来传的消息,您说准不准?”

    张牙婆听了又软坐了回去:“那婆子嘴巴喜欢胡咧咧,让人分不清真假,可不要空欢喜一场才好!”

    那媳妇蹲下来看着张牙婆道:“可是我瞧这事儿八成是真的,还记得上个月那馄饨摊的婆娘说的不?夜里听得张府里有女人的惊叫,后又隐隐听见有女人的哭喊和大骂,您说是不是有这个可能?”

    张牙婆眼睛在站在一起的孩子们上溜了一圈才道:“是不是府里又要卖掉一批?”

    媳妇撇撇嘴道:“娘,您可别想那主意,张家夫人不是好惹的。你还是想着怎么把这里面的送了去吧。”

    眯着眼睛看着灰突突的墙角,越来越觉得眼睛有些花了,张牙婆叹了口气,的确是根难啃的骨头,张家夫人和姨娘斗得昏天黑地,过段子就要换人,城里的牙婆和牙行都知道这个形,所以对于张府的关注度都是极高的,若是谁能抢了先机先上门去,就能得一笔大买卖,自己年老了,很难比得过那些年轻力壮的婆娘们,有心把这衣钵传给媳妇,却是个不省心的。那张府的夫人每次卖出去的都是低价卖,几百个钱就可以买一个丫头,转手便是几两十几两,其中的利润是可见的,只是自家只能看着眼红了。

    沉思了一会儿,张牙婆叹了口气,在媳妇面前说了句什么,那媳妇首先是惊愕,不过很快又笑容满面地点点头,张牙婆觉得这媳妇就这点好,能够受的住自己的脾气,也能对自己言听计从。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