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路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亲们国庆节快乐~~~~~

    国庆节要记得收藏推荐啊~~~~~

    等马车驶得远了,莫望和李家大妞慢慢收绪,变得平静了。

    等到车厢里静了的时候,张牙婆缓缓地睁开眼睛,看了两人一眼道:“怎么样?可还好?”

    两个人均点点头,用手擦掉脸上的泪痕。

    “那以后就要听话,以后可不准像今儿这样了,在别人家,最重要的是要学会隐藏自己的绪。”张牙婆冷冷的说道。

    莫望愕然,现在就开始说教了?这么快?

    可是两个还是很受教的样子。莫望觉得张牙婆说的对,在以后,要学着练一张面具,若是把自己的真面目呈现给了别人,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牙婆瞥见了莫望手里的包裹:“那是什么?”

    莫望急忙把包裹展开:“是一些吃食,张婆婆,您尝尝。”

    张牙婆也不客气,拈了一颗放进嘴里,嚼了嚼,觉得味道还可以,但到底是小地方的东西,不怎么精致。

    莫望又递给李家大妞,李家大妞扭扭捏捏,硬是不敢拿,因为她从小就被教育再饿也不能吃别人的东西,那是很丢脸的事。最后莫望还是抓了一小把放进她手里。

    “刚刚那些人是你什么人?”这话显然是问莫望的,张牙婆刚刚看到陈家人了。

    莫望低着头道:“是隔壁的婶子和她家人,她家的女儿是我的好姐妹。”古人不说朋友,朋友是读书人之间相交的雅称,女孩子关系好的称姐妹,男孩子关系好的称兄道弟。

    张牙婆道:“难得遇上的有之人,你好运气!”

    “谢婆婆夸奖。”莫望展开一丝笑颜,有人夸陈家人她还是很高兴的,到现在为止,陈家人是她心里唯一的一方净土。

    张牙婆也笑眯眯道:“实心眼的丫头,老婆子我眼光不错,你是个知恩图报的。”

    莫望心头一跳,不知道张牙婆在打什么主意,会不会已经想好把自己卖到哪里去了?若是自己反抗,她就说对自己有恩?可是抬眼看张牙婆,她脸上没有一丝异样,仍旧笑眯眯的,好像那句话只是随口一说。

    正在莫望想着怎么接那句话的时候,张牙婆的注意力又转移了,“那是个什么?”

    瞧见张牙婆正看着自己手里的荷包,莫望捏了捏荷包,“这是一个荷包,我的姐妹送给我做念想的。”

    “给我瞧瞧!”张牙婆便显出了极大的兴趣。

    莫望把荷包递了过去,张牙婆仔细地翻看了一下道:“瞧那女娃年纪不大,绣功却是了得,比许多大一些的女娃还好上一些。”

    莫望真诚道:“我也这么觉得,陈婶子手艺很好,梅子有她的指点,自然也不差。”莫望一点都不担心张牙婆会打梅子的主意,陈家没可能卖女儿的。

    张牙婆把荷包还给莫望,随口问道:“你可会这手艺?”

    莫望心里掂量了一会,才道:“一知半解,恐怕不及梅子的一半儿!”

    莫望没有梅子的天赋,也没有梅子那么好的条件学,所以能学个梅子的五成都觉得很厉害了。

    张牙婆听了心里有几分欢喜,难得遇上一个有点绣活儿功底的,卖儿卖女的穷人家哪有什么时间学绣活儿?都是干粗活把一双手弄得满是茧子,比人家宅子里的小厮手还粗,所以这样的女娃自然只能去当粗使丫头了,越当越难往上爬。遇上莫望这样子有点手艺的,实在是有点运气。别人家买的绣活好的,不是犯了错的,就是小妾,实在抬不起价。

    不觉又放柔了语气,张牙婆又问道:“你这绣活儿是你娘教的?”

    莫望摇摇头:“是陈婶子教的,她教梅子的时候也顺便指点一下我。”

    果然不出所料,张牙婆想,有能够教出那荷包手艺的师傅,莫望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吧?自家的儿媳绣活儿也不是顶尖的,若是能让那些串门的媳妇子们指点一下,莫望的手艺还是有的提高的。张牙婆盘算着,嘴角不由得露出笑容。

    莫望看到张牙婆嘴角的笑容,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自己回答得哪里好笑。

    张牙婆压抑住心里的欢喜,又转头问李家大妞:“你可会绣活儿?”心里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

    李家大妞摇摇头,绞着手指道:“可是我会补衣服。”

    张牙婆心里瞧不起,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这一对比之下才发现,莫望的官话说的特好听,发音字正腔圆的,就像北边来的人一般。

    莫望安慰道:“大妞还小,可以学的。”虽然知道这样的机会不大,可是也不能让人家太没脸。

    张牙婆道:“莫望,你给李家大妞取个名儿吧。”

    李家大妞睁大眼睛看着莫望,她不知道巩家大妞什么时候有了个叫“莫望”的名儿,而且张牙婆还让她给自己取个名儿,自己从生下来就没有名儿,今儿突然要有了,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莫望歪着头想了想,才道:“叫采薇如何?”

    张牙婆笑道:“这名字可比你自己的雅气得多了。”

    莫望道:“这是书上来的,自然要雅气一些。”

    “你还认得字?”张牙婆既惊又喜地看着莫望,好似她若是说认得,马上就要跳起来一般。

    看到张牙婆的表,莫望才惊觉自己说漏嘴了,只好打哈哈道:“说识得字也不全是,只认得些许几个,而这名字,是我听爹爹诵书时听多了记下的。”莫望字斟句酌,生怕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使自己万劫不复,她还不确定这张牙婆人到底如何,若是做一些不好的事,将主意打到自己上,自己不就惨了?

    张牙婆听了却一点都不失望,也不觉得奇怪,举人家里出来的,自然是要沾些书气的,只是柳氏那婆娘猪油蒙了心,把这么好的女娃卖给了自己,让自己捡了个便宜。张牙婆此时是挖煤的人挖到了宝藏的那种感觉,一股铺天盖地的喜悦之快把她淹没了,世上识字的人本就不多,女子就更不多了,不管莫婉认识的字是多还是少,自己都算是捡到宝了。

    而被改名为采薇的李家大妞也觉得又是惊奇又是羡慕,虽然同样是被卖,可是莫望知道好多哦,而自己知道什么呢?虽然自己会补衣服,可是跟莫望的绣花比起来实在差远了,虽然张牙婆没有明显表现出来,可是敏感的她能够感觉到张牙婆的鄙夷。

    张牙婆仍旧稳坐在位置上,可是她的子在发抖,那是兴奋的,还好有多年和大宅主子管事们打交道的经验,已经练就了能够在较强的冲击面前保持平静的功夫了,不然,真的会失态呢。

    张牙婆转过脸问李家大妞道:“你可喜欢你的名字?”

    李家大妞这个时候想拒绝也不能拒绝呢,出门前她娘一直交待要听牙婆的话,若是惹得牙婆不高兴了,自己会被卖到不好的地方去吃很多苦的,于是急忙点点头,嗫嚅道:“喜欢。”

    张牙婆果然开心起来,“你这女娃也是有眼光的,这名字我听得也喜欢,比有些大户里的丫头们的名字还好!”

    莫望对此并不在意,一个女孩子的名字秀气一些好,没必要和别人比,采薇对此却是深信不疑,她对张牙婆的感觉是又敬又畏,觉得张牙婆定然是个见过世面的。

    路途有些遥远,要坐上大半天的马车才能到,而路又是土路,坑坑洼洼的,马车便颠来颠去的,刚开始可能会觉得有些新鲜,两个小女孩都没有坐过马车呢,久了便觉得股被颠得生疼的,便慢慢觉得坐马车其实是件受苦受累的事。

    到了城里以后已经天黑了,张牙婆带着几个人去吃了碗馄饨,然后那男人便告辞走了,莫望才知道那是官府派出的另一种刀笔吏,不像其他的刀笔吏写状纸,倒是帮别人写买卖契约,同时做证明,说明这些买卖不是强买强卖或者其他的,是合法的,同时买卖契约要到官府备案才能生效,而且备案的同时,全程参与这次交易的证明人也是要在场的,也要在备案上署名的。

    莫望才觉得长了见识,以前看电视和小说里,写好一张卖契之后,双方按下手印就算生效了,现在看来并不那样。

    张牙婆还得在这里呆上几天,还有几个地方的孩子要去买,莫望和采薇与五六个孩子一起被关到一个屋子里,张牙婆还请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守着门,好像怕他们跑了,其实很多孩子都是穷人家的,哪会知道自己将来会怎么样,觉得只要能够吃饱穿暖,让他们做什么都可以。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