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相熟(求票求推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莫婉被牙婆拉着穿过巩家的铺子,这里是她两年多以来第一次经过呢,可是莫婉却一点兴趣都没有,直直地就出了门,柳氏跟在后面,看着莫婉头也没回地走了,不由得又暗骂莫婉白眼狼,连生活了七年多的地方都没点感,简直就是冷血。可是她忘了想想这地方有什么值得莫婉留恋的?

    在牙婆的帮助下,莫婉撅着股爬上了马车,爬上马车后莫婉没有直接钻进马车里,而是返过来拉了牙婆一把,牙婆对莫婉的好感又更上一层楼,她不知道,这些是莫婉的习惯加思考后所为而已。

    马车里马车的三个方向都有座位,就像电视里的一样,只是都是光光的木板,没有垫锦垫子之类,不过想想也是,牙婆其实是属于社会的低等人群,怎么可能会有很好的马车?

    莫婉让牙婆坐了上首的座位,自己在左边的坐下。而那个帮牙婆写文书的男人和马车夫坐在外面了。男女大防就体现出来了。

    马车的帘子是竹制的,隐隐地透着光,但是车厢内还是很简陋,车厢壁黑黑的,车顶好像也有裂缝。

    正在莫婉打量周围之际,牙婆已经吩咐车夫出发,牙婆解释道:“这镇上还有一个女娃儿,咱们得赶着点时间,不然又要走夜路了。”

    莫婉谦恭地答道:“婆婆决定就好。”

    其实,牙婆根本不必要向莫婉解释这些,可是她这样的态度就表明了对莫婉的重视。

    莫婉也不是没眼色没心思的人,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既然别人敬我一尺,我就回别人一丈。

    牙婆对莫婉的态度很满意,细细想来,觉着女娃果然不错,是自己少碰见的苗子,这样的人若是稍加调教,就能在大户人家卖个好价钱,而且有可能做到大丫鬟的位置,运气好被男主子收了房,再生出个一儿半女的,自然是姨娘跑不了了,自己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来给自己增加名头,使自己的招牌更响亮。

    “老婆子本姓张,你叫我张婆婆就好。”张牙婆和颜悦色地说道。

    莫婉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张婆婆。”

    张牙婆脸上的笑便更加深了,使得脸上的皱纹也更加深了,可是却让人觉得很慈祥。

    莫婉并不觉得张牙婆对自己有这样的好态度很一件很好的事,更加不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这世界上的人对你好无非两种理由,一种是真心地喜欢你,对你好,例如父母;而另一种是因为你对他有利益关系,所以才会对你好,张牙婆明显是后一种。很久以前,莫婉就想明白了这一点。可是谁会对刚认识的人就会有发自真心的喜欢呢?除非是男女之间的一见钟

    莫婉靠在车壁上沉思,也不管张牙婆在打量自己。

    现在算是一个好的开端了吧?莫婉默默地想,自己这条路终是免不了的,既然不能避免,那就好好接受这一切吧,只是走到最后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局呢?莫婉觉得有些头疼。

    张牙婆突然打破沉默道:“总是叫大妞大妞的不好,重新给你取个名吧。”

    莫婉想了想道:“我就叫莫望吧。”

    “莫望?”张牙婆觉得有些奇怪,女孩子的名字不是一般比较秀气的吗?一般会有什么“”啊,“芳”啊之类的字么?

    莫望知道张牙婆奇怪,可是她总不能告诉人家是出自一本叫《红楼梦》的书吧?笑笑解释道:“我只是想告诉自己不要有过高的奢望,不要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抱有期望,还让婆婆您见笑了。”

    张牙婆又仔细地咀嚼了一下莫望的话,道:“好的,比那些花里胡哨的名字有意思多了,没得让我老婆子眼晕。”

    莫望感激地笑道:“谢谢张婆婆的夸奖。”

    其实莫望舍弃前世的名字而改叫莫望,哪里是嘴上说的原因,她只是想借着名字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对很多事太过于失望,要淡然处之,将来还会遇到很多不平不公之事,自己也要“莫失莫望”,才能“仙寿恒昌”,才能减少别人对自己的绪和生活的影响,才有机会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次柳氏将她卖掉的事,她的心里并不像她表面这般平静。这思绪里的东西不是愤慨,不是对柳氏的咒骂,而是对自处境的思考。

    自己太弱了,莫望不由得叹了口气。

    张牙婆一直在一旁观察莫望,惊奇的发现这个年龄那么小的孩子,竟然有那么多表,时而深思,时而皱眉,时而苦笑,这些成熟的表呈现在莫望的脸上,让张牙婆觉得心惊不已。刚刚只觉得这孩子很懂事,没想到还会有那么多心思。又想起柳氏那张嘴脸,张牙婆突然觉得自己能够理解了,被继母卖掉的女孩子还少吗?

    白水镇很小,不一会儿车夫就停了马车。

    张牙婆对莫望道:“你好生呆着,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莫望急忙站起来相送,可是车顶棚很矮,猛的站起来就撞到了头,张牙婆帮着她揉了揉嗔怪道:“本以为是个机灵的,没想到是个莽撞的子。”

    莫望不好意思地摸摸被撞疼了地方道:“一时没习惯,婆婆别见怪才好。”

    张牙婆笑了笑,就下了车,莫望挑起车帘看外面,这里离巩家有些远,莫望以前也没来过几次,倒不记得是哪家了。

    看着张牙婆领着那男人进了一间破败的茅草房,莫望不由得一叹,别人家是因为无路可走才被得卖儿卖女,只有自己,是被赶出来的。

    一转眼便看到车夫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莫望不由得莞尔,车夫是怕自己跑了吧?可是自己能去哪儿呢?跟着张牙婆还能有口饭吃呢,于是冲着车夫笑了笑,放下了车帘。莫望似乎能够感受到车夫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其实每个人都活得不容易,时时刻刻有忧心的事萦绕在心头。

    张牙婆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肯定是这家早就决定好要卖儿女了,只是今天才真正的把人领走而已。

    听的外面的喧闹声,莫望又挑起了车帘,就看到张牙婆领着一个瘦瘦的女孩子向马车走来,周围有人在指指点点,白水镇虽然穷,可是很少有外来的牙婆之类的买人,所以对于大家来说这事很新鲜。

    莫望觉得脸上有些发,好像那些人是议论的自己一般,迅速地放下帘子。

    觉得马车震颤了一下,莫望急忙将前面的竹帘打起,便看到张牙婆正在把那个女孩往车上推,莫望急忙拉了那女孩一把,只觉得手中的那只手不像人的手,真的像小鸡爪一般瘦小,莫望本以为自己已经够瘦了,没想到还有这么瘦的女孩。

    莫望在上面一拉,张牙婆在后面一推,女孩子一下子就蹬上了车,莫望又先让女孩子进了车厢,反过来要继续拉张牙婆,张牙婆推开她的手道:“就你这板儿还承受不住老婆子我,别把你给拉下来了。”

    莫望不好意思地笑笑,只好让张婆子自己爬上来。

    等到大家都坐好以后,张婆子大声道:“回城里去了!”

    车夫便开始赶着车向镇外走去。

    莫望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好好看看那个女孩,一看才知道原来是李家的大女儿,莫望对她的印象不深,只记得是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每帮着她娘忙里忙外,和自己一样也没名字,外人便称自己为巩家大妞,而称她为李家大妞,李家的境况莫望是略有耳闻的,大妞的爹本是干活的一把好手,不知得了什么病之后就一直卧病在需要药养着,家里里里外外都是她娘支撑着,李家大妞也是个懂事的,小小年纪做起活来一点都不含糊。

    在这个世界,幸福的人各有各的幸福,而大家的不幸却总是那么相似。

    李家大妞红着眼睛,肯定是已经哭了好几场了,听到张牙婆喊车夫出发,眼泪又冒出来了,却不敢哭出声。

    张牙婆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可能是见这样的况多了,莫望却看着觉得心酸,自己和李家大妞不一样,自己对这镇子没有那么深的感,而李家大妞却是离了自己的根了。

    推荐啊~~收藏啊~~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