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被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说好的收藏呢~~~还有推荐票票呢~~~~~

    大大求~~~~

    对事做好了心理准备之后,莫婉不再为那些事烦心,很多时候事只是你如何看而已,对于莫婉来说,被卖未尝不是机会。想想在这个家里自己尴尬的境地,莫婉不由得叹息,做牛做马的努力,拼命的讨好,也赶不上那一丝血脉亲的,这一点自己早就想明白了,巩清义再重自己。也比过那两个孩子,再维护自己也要顾及和柳氏的夫妻分,怎么说自己都是个外人。再说巩清义的重视未必是件好事,这份重视已经遭到了两人的嫉恨,还不知道巩文聪将来会如何看自己。

    再过几年,自己就要到出家的年龄了,到时候不知道柳氏会不会为了一份聘礼而把自己卖了呢?那个时侯就真的是终生误了。

    莫婉越想越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便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柳氏越来越宽松的环境和态度,莫婉也知道柳氏或许会背着自己笑自己傻,可是事还没个定论,不知道做傻事的是谁呢。

    初秋的天气晴好,莫婉便在书房里整理巩清义的书,自己走了,不知道巩清义什么时候回来,柳氏不识字,是没办法将这些书整理好的,所以趁着最后几天把书都弄好,省得这些书都受了潮或者长虫子。

    昨天莫婉已经听说那牙婆已经带着识字先生和银钱到各家去签卖契,带走女孩了。

    坐在窗边,阳光暖暖地照进来,书房已经舒爽了许多,莫婉便捧着一本书斜在桌子边看着。

    听得前面传来招呼声,柳氏殷勤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而和柳氏说话的人的声音却听不见。

    莫婉心一沉,这么快就来了。

    柳氏这个人在这乡里乡亲之间很少谄媚讨好,而这次从柳氏大了许多的声音可以听出这次来的人和以往的不一样,不一样的,自然只有那个牙婆了。

    忽听得柳氏喊了一声:“大妞!快出来见见客人!”

    莫婉手一紧,抓着书开始有点颤抖了,柳氏的声音隐隐地带着兴奋,这是要验货了么?

    纵使莫婉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莫婉还是难以忍受自己会像货物一样被人挑来捡去。

    咬了咬唇,莫婉放下书站起来,应了一声:“来了!”

    整了整柳氏给自己做的第一件新衣服,莫婉打开房门,向前面走去。

    这次柳氏不是在前面的店铺里接待的客人,而是在吃饭的那个小正堂,只有重要客人才会在那里接待的。莫婉叹了口气,将自己卖了就这么让柳氏高兴么?

    在门帘外顿了顿,莫婉双手叠在腹部处,小步子地迈进了小正堂。

    一进门,柳氏便一把拉住莫婉,一只手扶住莫婉道:“这是我们家大妞了,大妞,还不快见过两位客人!”

    莫婉被推上前,座位上坐了两个人,那右边坐了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圆圆的脸显得有富态,头发被梳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用一根素净的银簪子挽了,上的衣服也是很朴素的样子,但是收拾得很清爽,让人一看便觉得是个和善的人。那妇人弯着嘴角看着莫婉,眼里却全是精光,仿佛能把莫婉看个通透一般。

    而右边坐了一个脸颊消瘦的男人,穿着长衫,他对莫婉没有兴趣,只时不时喝口茶,看来柳氏已经把她最好的茶叶都拿出来待客了。

    而他们两个中间的小茶桌上放着文房四宝一类的东西,叠的很整齐,可以看出那个男人是个喜欢整洁的人。

    莫婉不动声色地快速打量完了前面的两个人,便上前福了福子道:“大妞见过二位。”

    那妇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伸出手拉过莫婉的手道;“小姑娘可真不错,可是会做什么?”

    莫婉装作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您问的哪一方面?”

    那妇人一愣,继而笑道:“就是会不会进厨房?会不会洗衣服?”

    莫婉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这些都会!而且我还会上山打柴,还会照顾弟弟妹妹,还会干好多事!”

    莫婉的坦诚和勇气让那牙婆觉得惊异,这么多年,难得遇上这么不怕生人的女娃儿,而且口齿清晰,不像别的孩子般说句话都吭哧半天,让人不耐烦,可是这女娃说的话怕是大人教的吧?想到这里不由得拿眼睛去看站在后边的柳氏。

    柳氏听得莫婉的回答,不由得心里一喜,这样伶俐的女娃一般可以卖个高价的,庆幸着还好自己瞒得严实,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哭闹呢。越想越对自己佩服起来。

    牙婆自然看到了柳氏脸上藏不住的得意和笑容,心里一凛,早就知道这个妇人是个贪心的,还好自己多长了个心眼子。

    再转眼看向莫婉,心里却觉得这个女娃不管怎么样也算是个机灵的,再看刚刚懂礼节的样子,哪个小门小户能有这样的女儿呢?

    虽然对莫婉很满意,可是牙婆脸上没有任何感兴趣的表,柳氏在一旁看着,兴奋的心理慢慢地降了温,心头有担忧爬了上来,恨不得上前扭莫婉几下才甘心。

    莫婉对着牙婆仍旧笑得灿烂,毫不吝啬地露出了缺了门牙的嘴。对边使眼色的柳氏视而不见,她可没那么好心为柳氏多赚点银子。

    牙婆看着莫婉笑得纯真的脸,心里有点怪异,怎么觉得这孩子好像不知?瞥了一眼柳氏,看她果然在使眼色,只是眼前这孩子好像并不领

    牙婆不由眯眼一笑:“这娃看上去还不错,水灵的,只是上怎么好像没什么?”

    柳氏听了脸色大变,在这个时代,人的胖瘦可以作为一个人是否能当用处的标准之一,若是太瘦,就显得手无缚鸡之力,那不是牙婆也不是买家看得上的。

    柳氏干笑着道:“家里境况不好是您瞧见的,孩子吃不饱,自然也没什么了,这次跟了您去,定然是享福吃好的,自然又可以长了。”

    牙婆仍旧笑着,心里却一冷,瞧着户人家的样子,并不是吃不饱的,听说这家还出了个举人老爷。自己本来以为是举人老爷家嫌丫鬟太小用得不趁手才卖给了自己,可看这形,好似不是的了。那这女娃定然是不得那妇人的心才被卖,可怜见的还被瞒着,可瞧那份机灵劲儿,自己都不由得喜欢,若是自己不买,女娃恐怕也会被别人买走,不如自己买了,好生调教一番,或许还能在大户人家过上好子。

    打定主意,牙婆笑得更开心了,可是站在她面前的莫婉却看到她的眼里并没有笑意,莫婉知道这就是所谓的职业笑容了吧。不过莫婉看得出这个牙婆对自己还是很有好感的,因为牙婆的眼睛里刚刚闪过一丝怜惜,是怜惜,莫婉本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花了,可是牙婆温暖的手却捏了捏她,好似传达一种信息一般。

    牙婆道:“夫人这么说倒是折杀我了,老婆子也没那么厉害,都是混口饭吃而已。”

    柳氏被那一句夫人哄得开心极了,这镇上的都是些粗鄙之人,哪怕自己的相公是个举人,也未听得一句夫人的,还是这外头来的人有见识,眉开眼笑道:“您太谦虚了,像您这样的能人,能找着几个?”

    牙婆只是笑着,不接话,这奉承也太过了。

    又转问莫婉:“你可愿意跟我走?跟着我,可是有好吃的好玩的,还能穿绫罗绸缎,比那画里的仙子还好看呢!”

    莫婉心里嗤笑这果然骗小孩子的把戏,脸上仍旧装出一副好奇地样子问道:“真的吗?”

    牙婆还没回答,柳氏就迫不及待道:“怎么会骗你?这位婆婆能耐可是很大的,多少人想跟着她去还去不了呢。”

    莫婉心里冷冷一笑,求之不得的机会怎么不让巩文慧去,却巴巴的让自己去?嘴上却是甜甜的答道:“那我愿意去!”

    柳氏得了想要的回答,马上就笑起来,莫婉瞧了她一眼:这个女人总是这么沉不住气。

    牙婆也开心道:“真是个可心的囡囡。你先去收拾一下东西,等会就跟婆婆走,好不好?”

    莫婉知道这是要和柳氏谈价格签文书的事了,便乖乖的点点头,冲三个人行了礼,又把手叠放在腹部,小步子的出了房门。

    出了门,莫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到和陈家相邻的围墙边,往那边丢了一个石块,这是她和梅子约好的暗号。然后进了书房,开始收拾自己那零星的行李,除了几块破破烂烂得像麻布片一样的衣服,就没有其他的了。

    莫婉拿着东西静静地站在院子里,屋子里的人都是很低声的交谈,莫婉听不到什么字眼,只知道隐隐约约的有人声就是了。

    不一会儿,柳氏掀起门帘冲莫婉招招手道:“大妞快过来!婆婆要走了!”

    莫婉慢慢走上前,柳氏仍旧的上前扶着莫婉向前走,看到柳氏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莫婉知道柳氏定然是得到了想要的结果的。

    突然怀里的包裹紧了紧,莫婉诧异的看过去,却见柳氏的手借着体的掩饰在自己的包裹上捏来捏去,莫婉差点失笑,难道这柳氏还怕自己偷了他们家的的东西不成?不过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怀疑了,莫婉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再说唯一值钱的玉佩莫婉已经缝到了裤子上,粗陋的麻布根本就很难看出藏了东西,哪怕是用手摸也会心存疑虑,也不会一下子发现。

    柳氏笑着把莫婉推到牙婆的面前,厚着脸皮道:“那几件衣物算是做最后的念想了,希望不要嫌弃才好。”

    牙婆皱着眉看了看莫婉手里的脏脏的破破烂烂的衣服,什么也没说。

    莫婉知道别人对自己如此自己却不能落了自己的面子,自己需要在牙婆的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自己已经走上这条路了,那就好好走下去吧。

    莫婉上前冲柳氏行了礼道:“大妞感激娘多年来的照顾。”

    莫婉说的很平淡,柳氏的笑容却有些僵了,知人都知道所谓的照顾是什么。

    可是莫婉却不管这些,继续道:“大妞此去,不知归期,还望娘保重体。另外,请转告爹爹,一定要保重体,不可过度劳累。”

    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柳氏的脸色已经白了,虽然莫婉是想借这话来提醒一下柳氏,但是她明白,事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了,可是她不介意给柳氏添点堵,想着柳氏以后会不时为这事糟心一下,莫婉觉得舒坦了不少。

    莫婉从来都不是圣母,一直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有条件必要千百倍还之的信条。特别是在这样一个严重不平等的社会,人最重要的是要学会保护自己。而最能保护自己使人畏惧的,莫过于一个人的能力。

    自此以后,莫婉与巩家,再无关系。

    牙婆又低声问道:“可还有什么话要和你娘说的。”

    莫婉低着头道:“已经说完了。”

    “那就走吧。”牙婆牵着莫婉的手向外走去。莫婉心里有一丝不舍,却没有回头看,她不舍的,不在这屋子里。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