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明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正在巩清义体会自己懊悔和疼惜的心的时候,柳氏一下子扑了过来,紧紧抓着巩清义的衣衫道:“怎么样?她没死吧?”

    巩清义听得柳氏这么一问,顿时火大:“你这什么意思?难道希望她死了不成?这么小的孩子你也舍得下这样的毒手?!”

    柳氏被突然变脸的巩清义吓一跳,巩清义从来没有这么出现过这样强烈的绪,就算是成亲的那,慧儿和聪儿出生的子,巩清义都是淡淡的,只有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柳氏一直以为这就是巩清义的绪所在了,这就是高兴了,被他这么一吼,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还有这样的绪直露的时候,也有这么暴跳如雷的时候。

    还未等柳氏反应过来,巩清义已经抱起莫婉朝外走去,柳氏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钗环散乱也顾不上了,那成色足的银簪子掉在地上也顾不得捡了,直直拉住巩清义的衣角道:“相公何处去?”

    巩清义顿了顿道:“去药堂找大夫!”说罢便要往外去。

    柳氏却是一惊,本能地拉住了巩清义的衣角。

    巩清义回头不耐烦道:“娘子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柳氏顿了顿,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弯才道:“大妞这样子去药堂不太好吧,这样子别人还以为我们对大妞怎么了呢。”

    若是平时,巩清义定然是要依着柳氏这话好好想想的,可是这个时候的巩清义心里满满的斗士悔恨懊恼,哪里顾得上想那么多,再看柳氏刻薄的嘴脸,又想起她平里的行事作风,想着这柳氏平刻薄也就罢了,到了这人命关天的时刻还是这样烂泥扶不上墙,不由得气闷,但是又要顾及读书人的脸面,生生忍住没有抬脚去踹那柳氏,只是狠狠地摔了柳氏,大步向外走去,走得远远的才轻轻地飘来一句:“这屋里屋外的活就劳烦娘子了,娘子应该知道作为内妇的责任吧?”

    柳氏听得这一句便是脸色煞白,内妇的责任便是相夫教子,整理家务,往她只知道走东家串西家,这家务早就丢给了莫婉,而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缠人,柳氏不由得头疼,又想起巩清义的态度,更是觉得惶惶然。一下子竟然六神无主起来。

    看来平时猖狂而强势的人,到了关键时刻反而是最脆弱的。坚强并不流于表面。

    等莫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软软的上,已不是那硌得人生疼的门板了。

    莫婉好一阵恍神,才慢慢想起了以前的事,一动,却见巩清义趴在边,莫婉心里一阵感动,却又想起以前的冷淡,不由得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是道歉吗?

    莫婉没有深究心里的感受,把巩清义摇醒之后,干哑着嗓子道:“爹,您别睡这儿,回您上去吧。”

    巩清义睁开迷蒙的眼睛,看到醒过来的莫婉时登时清醒了,摸了摸莫婉的额头道:“好了,没有烧了。大妞感觉如何?”

    莫婉动了动,觉得体酥软的,就像以前做了大量运动以后第二起不了的感觉。

    “感觉好多了,人也清醒了,只是乏得很。爹爹莫要在这里凉着了,若是病了,倒是大妞的过错了。”莫婉努力使得自己的声音语气听上去真诚一些,可奈何她是沙哑着声音,这些功夫倒是徒劳了。

    巩清义却不在意这些,只听得莫婉这么说就觉得很开心了,摸着她的头道:“只要大妞好了,爹就放心了,爹体好得很,不那么容易生病的。”

    莫婉说了一会儿话便觉得累,想事更是有些掉链子的感觉,。

    环视一周,见周围的布置却是陌生之景,不问道:“爹爹,这是哪儿?”

    “大妞是在药馆里呢,大妞可是睡了三天了。”巩清义这话说的轻飘飘的,可是莫婉知道其中的分量。一般的人有个头疼脑的很少来这药馆,只有镇上几个稍大户的人家才会来这里,住在药馆里确实很少有听说的。

    莫婉不由得苦笑:自己这是住院了吗?

    “爹,大妞要回去,大妞已经好了。”莫婉说着挣扎着要起来。

    巩清义急忙把她按住道:“大妞,咱们不急,咱们在这里治好再回去。”

    莫婉看着巩清义道:“大妞醒了就是好了,只要继续吃些药就会慢慢好起来的,躺在哪里不是躺着呢?”

    “可是家里…”巩清义为难得很,因为家里就两间正房,还有一间是自己的书房,这莫婉这个病人回家了住哪儿呢?

    莫婉看着头顶上的帐顶道:“无妨,住家里安心一些……也……省钱一些……”莫婉一直犹豫着最后一句要不要说,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巩清义一愣,又有些感动,这个不明自己的世的“女儿”,一直把自己当成亲爹看待,把那里当自己的家看待,可是这一切……

    “好的,我的儿,你便等着,等爹爹回去收拾一番再接你回去。”

    莫婉点点头,也不看巩清义,巩清义停了一小会儿,便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莫婉叹出悠长的一口气,心俱疲。可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不可避免的要想想自己来到这里以后的生活。

    这里与前世的生活,简直就是天上与地上的区别,前世温饱不成问题,还有自己支配的时间和空间,自己的事能自己做主,还有充足的钱来任自己胡闹。而自己因为有个弟弟,便自觉地承担起了姐姐的责任,不仅以作则,而且把弟弟教养的很好。前世的父母虽然见面的少,两代人之间也一直淡淡的,可是自有一股亲的感觉在流动,大家没有明说,却知道自己的职责在哪儿,自己做什么才能维持家庭的稳定。

    来到这里之后……莫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迫着自己继续想下去。

    来到这里以后,每食吃不饱穿不暖,无亲无故,连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更别提其他的,若只是这样还好,可是还要在一个粗鄙无知的古代妇人手下做个不拿报酬的丫鬟…..莫婉深深地无奈,自己是不是有些麻木了?前世的自己不是最有主见的吗?怎么到这里却把最缜密的思维给丢掉了?在任何地方,未来只有规划,只有努力才会改变的呀。

    离开这里!一个小小的声音说道。

    离开?离开,是个好的选择,只是……时机未成熟,自己这样子的孤女很容易被卖,若是遇上好的人家还好,若是遇上那不良的主子,一切都是徒劳了。而且这么小的躯,羸弱的样子,能有几个人看得上呢?莫婉不由得觉得一丝绝望。

    自古以来,不管是贫家女还是富家千金,可以走的路永远只有那么几条,所以,自己还是要好生考虑,若是能在原有的路的基础上走出一条不一样的来,那才不负自己携了前世的记忆来到这里。

    所以,离开这里是必然的,只是需要一个好的契机……以后的路还得看一步走一步……

    莫婉想的脑子乱乱的,不一会儿又昏昏沉沉地睡了去。

    继续求推荐啦啦啦~~~~~~~~~~~~~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