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陈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等莫婉洗完碗出来的时候,午间的太阳正大,晒得人有些头晕脑的。

    此时柳氏正在房里搂着孩子睡觉,巩清义在前面的店铺里守着。

    夫妇两不愿意让莫婉到前头守店铺,一是怕莫婉偷钱,二是怕莫婉上的衣服吓走了客人,哪有做布匹生意的人家的孩子穿成那样的呢?可是柳氏是个抠门的,宁愿自己辛苦一点,也不愿意莫婉道前面去。刚来的时候,莫婉还几次提出帮忙去前面看店铺,柳氏总是找各种各样的事给她做,几次下来,莫婉也不是没眼色的人,一想就知道其中的缘故,想明白之后只是嗤笑了一声,没想到还把自己当贼防着呢。既然如此,自己也就没必要惹人起疑心了吧。索一直在后院呆着,除了吃饭时间会到前面去一下,却也从不过那帘子。

    午后莫婉没什么事做,便去了隔壁的豆腐坊。

    莫婉偷偷把门打开,然后溜到隔壁的后门,轻轻地敲了敲,一个脸蛋圆圆,眼睛也圆圆的女孩子过来把门打开,一见是莫婉,就低声抱怨道:“说了叫你自己进来就好嘛,每次都闹得我来给你开门。”

    莫婉嘻嘻一笑,转把门小心拴上,挽住女孩的胳膊道:“好梅子,我这不是看只有你和婶子两个人在家才要注意一点的嘛,若被那歹人钻了空子可怎么得了。”

    梅子鼓着腮帮子道:“就你理由多!”

    一个温和的女声从屋子里传来:“梅子,是大妞吗?”

    莫婉听到这声音,放开梅子,掀了帘子钻了进去道:“婶子好耳力,一听就知道是我。我来得勤了,婶子可别烦我!”

    屋里坐了个挽着发髻穿的清清爽爽的妇人,见是莫婉,温和的圆眼睛笑得弯弯的:“婶子怎么会嫌你?这个时候太阳正大,你也别在外面乱跑。”

    莫婉在那妇人的边坐下,一边帮妇人挑拣着黄豆里的杂物,一边道:“只是从隔壁过来而已,没什么的。松子哥不在家么?”

    梅子在陈婶子的另一边坐下道:“我那不着家的哥哥,吃完饭就出去疯跑去了,能够见到人影就吃饭那么一会子。”

    “没什么,男孩子这个年龄都喜欢在外面跑,男孩子调皮一些好。”

    梅子听了故意捏起嗓子道:“哎哟哟,娘你听听,大妞说话怎么像个大人似地。恐怕娘亲您都没她想得开。”

    陈婶子却温和的笑道:“我觉得大妞有时候说话比你有道理多了,比你懂事多了,你不和人家学学,还在这里笑人家,真是没得羞羞。”

    梅子子一扭:“娘,哪有这么说自家女儿的?”

    “好了,婶子,梅子这么听您的话,您怎么还这么不知足呢?”莫婉在一旁帮腔,心里想着自己不能显得太成熟,会让别人起疑心的。

    陈婶子拍了拍手站起来道:“算了,你两个合起伙来我就说不过了,我去拿些豆浆来,你们两个继续在这儿呆着,可不能出去乱跑。”

    说完陈婶子转出去了,梅子看陈婶子走了,拉着莫婉的手悄悄说道:“我哥哥和那个臭胖子一起玩了,真讨厌!我和我哥说了不要他和那臭胖子一起的,他怎么不听我的啊?”说罢还懊恼地跺了跺脚,好似那地下是她哥哥一般。

    那所谓的臭胖子其实是这镇上屠夫家的小子,因为家里是铺,他娘又是个护犊子的,每给他吃,他爹又是个不拘小节的,不时摸一把铜子给他,他就成这镇上最胖也是最贪吃的人,小孩子都稀罕那些吃食,所以都喜欢跟在他股后面,那胖子便像孩子王一般,吆五喝六的在镇上称霸王,追了东家的鸡,撵了西家的狗,反正不做什么好事。每次遇上梅子,他都要扯她的辫子,拉她的辫花,闹的梅子发誓和他势不两立,现在梅子的哥哥投靠了敌军,梅子自然觉得委屈了。

    “好了好了,”莫婉拉着她的手安慰道,“男孩子要怎么玩,我们怎么知道啊,那胖子那么讨厌,说不定明儿就把你哥哥得罪了,你哥哥就不理他了,你说是不是?”虽然这种可能很小,但是莫婉不介意用来安慰一个小孩子。

    果然梅子听了,圆脸的表好看了许多:“你说得对,那死胖子不久仗着自己有几个吃的么?等哪他爹不给他铜子儿了,看他怎么个猖狂得起来。”梅子倒是越说越有信心了。

    莫婉急忙转移她的注意力道:“你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给我看没有?”

    梅子听了马上站了起来,跑进了屋里,不一会儿拿出了一块浅色的布料,莫婉接过布料一看,上面有一朵鹅黄色的小花,配上嫩绿的叶子,煞是好看。

    “梅子,你的手艺又进步啦,真好看!”莫婉摸着那不甚细密的针脚,衷心的感叹道,梅子这绣活儿对别人来说不一定很好,可是对于莫婉这个穿越人士来说,就很厉害了。

    梅子红着脸道:“大妞,你别这么说我,我娘昨儿还说我针脚不行呢。”

    莫婉道:“你再不济也比我好啊,你不能老和你娘比嘛,你娘绣了那么多年了,肯定是没法比的啊,要不你问问你娘,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有没有绣的这么好?”

    梅子还没回答,陈婶子一挑帘子进来道:“大妞真是个口舌伶俐的,说起话来一的,把婶子都给说晕了。”

    莫婉急忙迎了上去,接过她手里的托盘,盘上放着三个粗陶碗,里面装着有些泛黄的豆浆,莫婉辩解道:“婶子可不能这么说,您给梅子指出了错误让梅子没了信心,我不就得帮她树立信心嘛,您和我分着工,当然要各司其职啦。”

    陈婶子戳了戳她的额头道:“还说不是个口舌伶俐的,说的婶子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快来喝豆浆吧。”说罢把三碗豆浆分别放在桌子的三个方向。

    莫婉被梅子拉着在一方坐下,莫婉每次来都会有这些吃食,不是豆浆就是豆腐脑之类的,虽然不像现代的放了调料,豆浆也不是现代的豆浆,都是做豆腐时的边角余料,却都是极富有营养的,莫婉知道这是陈婶子为了给她补子特意留的,陈婶子怜她在巩家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做那么多活儿,却不能帮她改变些什么,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让她觉得好过一些罢了。莫婉知道她们的苦心,也不装模作样的拒绝,只想着以后若是自己发达了,定然不忘这困苦时期的如雪中炭一般的温暖。

    莫婉憋了一口气,尽量不去注意那豆浆的腥气,一口气全闷了下去,犹如壮汉豪饮一般,陈婶子见她如此形状,嗤笑了一声,拿出帕子帮她把嘴角的豆浆沫子擦了去,道:“你真是个省事的,不像我家梅子。”说罢拿眼睛看梅子,梅子正对着豆浆瞪着一双大眼皱着眉,一脸苦恨愁深的样子,梅子喝了几年都没有喝习惯。

    最后,梅子还是如同受刑一般地把豆浆喝了下去,莫婉在一旁道:“梅子,都将虽然难喝,可是对你很好的哦,你看你,是不是比别的女孩子白很多?”

    梅子瞧了瞧自己白嫩的手,又摸了摸脸,眯着眼睛道:“好象是的哦。”

    “那你以后就要常常喝那豆浆了。”莫婉如同大人哄小孩一般,切全然忘了自己现在也是一副小孩子的皮相。

    陈婶子见她们两个相亲姐妹一般的友,不由得心里一暖,又想到莫婉的坎坷,不由得重重地叹了口气。

    “好了,咱们也闲话了半了,快做些活儿吧。”说罢去里屋取了一个笸箩出来,脸面放着好些布料和针线。

    莫婉知道这是要到学绣活儿的时间了。柳氏本就是个懒惰的子,绣活儿水平一般,比不得贤惠的陈婶子,她又一直不待见莫婉,就更加不可能教她了,莫婉便经常到陈婶子家学习一下,虽然时间很短,机会很珍贵,可是莫婉还是很珍惜。莫婉曾经因为费了陈婶子的布料和针线而不好意思,陈婶子却说因为有她在,梅子倒认真一些,那一点子布料和针线也算不了什么,再说了,大不了将来莫婉绣品能够出去卖的时候就还上好了。莫婉自然知道这是安慰托词之语,谁愿意相信那没影子的事儿呢?一时间感动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