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家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小虫 书名:花满堂
    莫婉带着巩文慧洗了脸和手,然后拉着她去店铺后面的那个小正堂吃饭,那里和前面的铺子只有一帘之隔。

    一进门就听到柳氏尖锐的声音道:“怎么这么慢?!有鬼扯你的脚不成?”这自然骂的是莫婉了,莫婉站在一旁低着头不吭声,巩文慧跑上前在柳氏旁边坐下,拉着柳氏的手臂腻腻的叫了一声:“娘亲!”

    柳氏转过脸看巩文慧时已经如和煦的风一般,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巩文慧的头:“慧儿今儿真好看!”

    巩文慧便笑开了花:“真的吗?”

    柳氏笑着道:“那是自然,娘还骗你不成?”

    巩文慧又转过头问巩清义:“爹爹,慧儿好看吗?”

    巩清义顿了顿道:“好看。”

    巩文慧便笑开了花,还不忘朝莫婉丢一个得意的眼神,莫婉觉得好笑,爹娘的宠也值得炫耀吗?再说她的爹娘又不一定是自己的爹娘,不过巩文慧好像不知道这一点,一直以为莫婉是自己的亲生姐姐。

    “那下午的时候娘亲出门要记得带上慧儿!”巩文慧童音本就亮,再加上刻意地撒,还真有点腻人的感觉。

    柳氏也很享受女儿的撒,眉开眼笑道:“好,好,慧儿想去就去吧。”和对待莫婉时完全不一样。

    这柳氏每上午便在家看店,中午午歇后便带着儿子走家串户拉家常去了,有时候会带着巩文慧去,有时候不会。

    这个时候,巩清义清了清嗓子道:“快吃饭吧。”

    莫婉急忙接过柳氏手里的巩文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轻轻地摇晃着,只有抱着这个小婴儿的时候,莫婉才会觉得心里一阵柔软,又觉得有些心疼,巩文聪在这样的家庭里不知道会长成什么样呢。

    “娘,我要姐姐喂!”童声打破了早餐的沉默。

    巩清义沉声道:“圣人有云:是不言寝不语,你这样子成何体统?”

    “哎呀!”柳氏声音又尖锐起来,“咱们又不是那大户人家,要那么多规矩做什么?哪你买了大宅子给我们娘几个住,我们就真照那圣人说做的了。”一句话堵得巩清义说不出话来,他读的几十年的圣人书在柳氏面前总是派不上用场。

    果然巩清义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匆匆扒了几口饭就到前面的店面里去了。

    巩文慧被抱下凳子,柳氏从莫婉手里抱过巩文聪,又把巩文慧的碗塞进她的手里,然后自己吃的欢实去了。

    巩文慧站在莫婉面前,莫婉便拿着筷子把饭推到碗口,放在巩文慧嘴边,巩文慧仍旧看着她,不张口,莫婉一本正经的说:“慧儿是不是吃饱了?吃饱了的话,姐姐正好饿了,给姐姐吃了好不好?”

    巩文慧马上一张嘴,便把饭吃了下去,莫婉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露出懊悔羡慕的神色,巩文慧便也吃得更开心了。巩文慧总是这样,有好东西一定要在莫婉面前炫耀一番,连吃饭都如此,她一定要看着莫婉想吃又吃不着的样子才开心,莫婉不由得暗叹小小年纪就心思歹毒,又庆幸自己早就知道了巩文慧这个心理特点,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整呢。

    吃完饭,柳氏一手抱着巩文聪一手拉着巩文慧到前面的店铺里去换巩清义到书斋里读书。而莫婉则收拾着碗筷,把桌子擦干净靠墙放好之后,才端着一碟陶碗去了厨房,然后找了一只干净的碗把锅里剩下的被烘烤的贴着锅的底地饭吃了,饭又硬又干,莫婉喝了好几次水才吃了下去。

    吃完饭,莫婉就着锅烧了一锅水把碗洗了,然后又打水开始洗衣服。

    要洗的衣服包括巩清义、柳氏、巩文慧和巩文聪以及莫婉自己的,巩清义的衣服又大又长,很难洗,柳氏的衣服也是如此,只有巩文慧和巩文聪的小件好洗一些,这个时代没有肥皂没有洗衣粉,只能靠原始的皂角洗衣服,虽然听说有猪胰腺制成的胰子洗东西效果很好,可是巩家这样的家庭是用不起的,只有大宅门里才用得上。莫婉每次只得使劲把皂角揉碎,然后把衣服使劲的搓,刚开始莫婉还想把衣服洗得干净一点,后来才发现古代的衣服根本不像现代的衣服那么经搓,使劲洗了几次之后竟然有了磨破的迹象,吓得莫婉再也不敢那么认真对待了,每次洗衣服把衣服上的灰和尘土洗干净就罢手了,还好这事儿没被六十发现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等莫婉洗完衣服并晾起来以后,差不多又到了做午饭的时间,这个时候一般柳氏都会让巩文慧把才送到厨房里,都是一些家常的小菜,青菜黄瓜之类的,十顿有九顿有豆腐,谁叫豆腐坊就在隔壁呢。不过莫婉倒觉得吃点豆腐好,每次有豆腐,莫婉都会给自己留一小碗豆腐汤,虽然没有前世的油花和盐味,但这是莫婉一天两顿里能够吃到的最营养的东西了。虽然莫婉的新体只有五岁,还不是长体的最关键的阶段,可是小时候的营养不良后遗症很严重,所以莫婉总是想方设法给自己补充营养。

    这一,莫婉煮了一锅稀饭,这是巩清义说的,不能常吃干食,要和粥类一起吃,这样才对肠胃有益,莫婉暗自猜想是不是巩清义太抠了才想着让家里人时不时吃粥以节约粮钱?等莫婉洗净黄瓜在砧板上准备切的时候,巩文慧咬着手指头进来,眼巴巴地看着砧板上的黄瓜,又不时看看莫婉,莫婉知道她的心思,这是时代零食少,有也是大家豪门里的太太小姐们磕牙用的,给小孩子吃的少之又少,柳氏虽然对自己的孩子不抠,可是关系到钱的方面还是很谨慎的,所以巩文慧能够吃到零食的机会很少。

    莫婉挑了一根瘦一点的黄瓜,小心地切下一截,递到了巩文慧的手里,巩文慧看到莫婉递过来的黄瓜眼睛一亮,抓起黄瓜吧唧吧唧吃的欢乐,莫婉看了看巩文慧有些黑的小手,皱了皱眉,又什么都没说,孩子他娘都不管自己就不多管闲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巩文慧吃完黄瓜又看着莫婉,莫婉看着巩文慧十足像柳氏的眼睛努力装出无辜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摇摇头道:“不能吃了,不然等会没菜吃了,慧儿等会在吃饭的时候吃好不好?”

    巩文慧一听,无辜的表立即消失的的无影无踪,化成了一脸酷似柳氏的凶相:“姐姐偷吃黄瓜!我要告诉娘去!”说罢蹬蹬地蹬着小短腿跑出去了,莫婉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切黄瓜,这样的恶状不知道巩文慧告过多少遍了,柳氏每次都相信,不仅因为巩文慧是她的亲生女儿,还认为巩文慧这么小的孩子还不会骗人。莫婉知道自己今天恐怕又逃不过一顿打了。

    中午吃完饭,莫婉把碗放进锅里,准备洗碗,可是手臂上生疼的,一动就会猝然疼起来,疼的莫婉龇牙咧嘴的。这个时候,巩文慧突然从外头进来,看见莫婉龇牙咧嘴的样子,高兴得笑起来,用嘴形说了一句:“活该!”莫婉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得任她去了,这小妮子险的很,用前世的话来说,就是腹黑。手上的伤就是因为那小妮子那一状的缘故。

    

重要声明:小说《花满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