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自甘沦落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第五十章 自甘沦落

    偌大的慈宁宫里,只剩下满脸云的布木布泰和闷声不响沏茶的苏墨尔,以及表面若无其事实际满腹疑云的苏宛倾和睡得哈喇子直流的玄烨,还有跪在地上绞着丝帕的宛如。

    苏宛倾还在暗自思忖福临摇头的涵义,怀里的玄烨却破天荒不知趣地放声大哭起来,惊得苏宛倾来不及哄他入睡,布木布泰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她这儿来了。

    苏宛倾简直哭笑不得,这个活祖宗,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即使再伟大的人也有童年。她不知道历史上玄烨的童年如何,她只知道,她要给玄烨一个美好的回忆。当玄烨成为康熙大帝的时候,即使她苏宛倾已经作古,但她依然活在玄烨美好的童年记忆里。就像庭院里的福佑林一样,越来越茂盛,越来越清香。

    “青青,玄烨是不是尿了?”布木布泰的问话拉回了苏宛倾飘的没影的思绪。

    苏宛倾脸微微一红,脑子有些懵:“尿了?”小孩子哭,第一反应不应是饿了吗?怎么会是尿了?

    “奴才来看看吧。”苏墨尔看着苏宛倾有些怔忡的模样,以为苏宛倾是不好意思了,便善解人意地说道,为苏宛倾解围。

    苏宛倾这才反应过来,忙说:“哦,不劳烦苏墨尔了,我来瞧瞧就好”她带孩子依然有些生疏,但还是解开了襁褓。一股尿味冲鼻而来,苏宛倾不得不佩服布木布泰,坐得那么远都能知道玄烨为何哭。

    苏宛倾抬头看向布木布泰,笑道:“臣妾自愧不如,皇太后说的真准,三皇子的确是尿了。”

    布木布泰微微一笑,和颜悦色地对苏墨尔道:“格格,带玄烨去换一下吧。”

    “是。”苏墨尔利索地走到苏宛倾面前,抱走了玄烨。

    苏宛倾倒也没谦让,毕竟她还是这皇宫里的妃子。虽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但凤凰就是凤凰,不如鸡也不是鸡。鸡不会飞,凤凰却可以涅槃。换尿布这种事儿,有放心的人代做,她倒也乐得清闲。

    布木布泰见苏墨尔离开了,空的宫里只剩下她和苏宛倾两个人,温和地笑了笑:“等你有了皇帝的血脉,便有带孩子的经验了。先拿玄烨练练手吧。”

    苏宛倾心下一凛,嘴角却绽开了一团玫瑰花般的笑容:“皇太后真拿臣妾开玩笑了,臣妾可是巴不得将三皇子当成亲生子来抚养呢,又怎么会想着其他不相干的呢?”

    布木布泰呵呵一笑,表上看不出任何感倾向,但穿越的人再傻蛋都知道,即使布木布泰此时此刻想摔死玄烨,你想活命,也不能对布木布泰说:“行,那你摔吧。”

    苏宛倾没等到苏墨尔,倒把福临等了出来。

    福临穿着一崭新的龙袍,神采奕奕地走了出来,对苏宛倾笑道:“静妃,三皇子怎么样,还乖吗?要是嫌他吵闹,就送回去吧。”

    苏宛倾心下一暖,福临居然开始关心自己了?自己没听错吧?苏宛倾偷偷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钻心的疼痛刺骨而来,但桃花谷的子她已经学会承受,再大的疼痛她也能做到面不改色,更何况这点儿小青小紫?

    苏宛倾暖暖一笑:“劳皇上为臣妾心了,三皇子很乖呢,臣妾……”

    苏宛倾的幸福感还没有享受完,金婵便一边擦着湿漉漉的秀发一边走了出来,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奴才给皇太后请安”

    “安什么安?”布木布泰冷哼一声,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金婵和宛如,“这后宫有你们两个,哀家难安了”

    “皇太后恕罪”金婵忙磕头认错。

    宛如依然绞着丝帕不吭声。不磕头,不说话,不认错,不抵抗。

    苏宛倾注视着宛如,眉间藏着淡淡的担忧。宛如要是认死理儿,一准吃亏,真希望她想开些,认个错,布木布泰心一软,也就没什么大事儿了,最多闭几天,再惨也不会像她这样被废。

    布木布泰可没苏宛倾这闲为宛如担忧,她一早儿就看宛如不顺眼,怎么看怎么觉得宛如是狐媚子:“你是董鄂氏宛如?”

    宛如点点头,声音有些发颤,应该是紧张的,当然不是见皇太后紧张的,而是担忧乌云珠而紧张:“是的,奴才正是董鄂氏宛如。”

    苏宛倾险些笑出声来,太虚伪了吧,都几次照面了,还问是不是宛如

    布木布泰看了一眼早就坐在一边儿喝茶的福临,道:“哀家久闻秀女中有个董鄂氏宠冠六宫,必如之升。”

    宛如的脸色蓦地刷白,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宛倾纳闷了,苏墨尔抱着玄烨去哪里换尿布,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这么下去,气氛越来越压抑,没了玄烨,这险况就升了一级。

    布木布泰继续道:“董鄂氏还真是厉害啊,哀家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十一皇子非要找哀家赐婚,娶的就是董鄂氏为格格。现如今,皇帝又独宠你这个董鄂氏。”

    苏墨尔……苏宛倾在心里第N遍呼唤苏墨尔,其实是呼唤玄烨。

    苏宛倾偷眼瞧瞧宛如,料定她已经六神无主,忙打岔道:“皇太后,金婵的小嘴唇儿都发紫了,可怜的。”

    布木布泰看了看苏宛倾,这话听起来就是打岔儿,但金婵是鳌拜的女儿,自己又不能冷血无地不管不顾,只好慈颜吩咐宫女进去给金婵抱个披风出来。

    金婵倒是实心眼儿,不知苏宛倾与布木布泰各怀心思,感激地看了看苏宛倾,又谢过布木布泰。

    这时,李太医从里面出来,拜过福临和布木布泰,这才站定,等着主子们问话。

    “十一皇子的格格怎么样?”没等布木布泰问话,福临倒抢先问了起来。

    “启禀皇上、皇太后,十一皇子的格格已经苏醒,只是受了惊吓和风寒,子发虚,需要静养。”李太医倒并不在意是谁发文,一五一十道。

    苏宛倾皮笑不笑地看看李太医,静养,呵呵,不管是谁,都是这两个字。她温婉地笑着,默默地看着福临,福临居然关心起了乌云珠?该来的还是挡不住吗?还是自己太多心了?但,看着布木布泰一秒一秒铁青到黑炭的面色,她又觉得自己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布木布泰隐忍着。

    “是金婵将乌云珠推到湖里的”宛如突然说道。

    苏宛倾惊愕地看向宛如,虽然她没有在现场,但她觉得金婵是个直率的女孩子,绝对不会故意害人的。可是,她也了解宛如……宛如是矛盾的,如果她们两个之中只能相信一个,苏宛倾觉得她会选择金婵。

    但可惜,她不是布木布泰,无法左右布木布泰的思想。

    布木布泰蹙蹙眉,等待金婵的答话。

    “奴才没有……”金婵忙说。

    “奴才不敢在皇太后面前撒谎,奴才亲眼所见,就是金婵将乌云珠推入湖中的”宛如斩钉截铁地说。

    布木布泰挑挑眉,冷笑而不语。

    苏宛倾站了起来,刚要说话,苏墨尔便抱着玄烨走来了:“青主儿,奴才给三皇子换了干净的衣服了。”

    苏宛倾接过玄烨的当口儿,金婵便喊冤起来,宛如则声泪俱下:“奴才也犯不着说胡话,人来人往的,奴才怎么敢信口雌黄?万一被人看了去,落了口实,奴才可背负不起欺君的大罪”

    金婵满腹委屈:“皇上、皇太后,你们不要听她一面之词,奴才为什么要去害乌云珠啊?她是十一皇子的格格……”

    苏宛倾挑眉,鳌拜的容颜又浮现在她的面前,那的谈话内容在耳边回

    我只是一个父亲,我只希望我的女儿幸福。

    苏宛倾低头看看怀里安睡的玄烨,突然莞尔一笑:“有些时候不能只看表面现象,也许,我们的目标是一个,结果却可能是另一个。”

    布木布泰看向苏宛倾,苏宛倾也含笑看向布木布泰,布木布泰注视了苏宛倾半晌,才点了点头:“金婵,哀家念你是初犯,鳌拜又是我大清的功臣,就对你从轻发落。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回家去,终生不得参加选秀,二是留在宫里做宫女。”

    苏宛倾松了口气,布木布泰终于领会了自己的意思。看来,鳌拜在布木布泰心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呢。不然,金婵哪里有这么好的退路?希望金婵能够珍惜这次机会,离开皇宫去找寻真正属于她的幸福。呵呵,谁说命运是公正的?宛如就没有这么好命,她没的选择。

    金婵,祝福你。

    傻子也会选第一个么苏宛倾的心算是落了下来,对不起,金婵,本来,不想阻挠你留在宫里选妃,可是今儿亲见你居险境,我算是明白当鳌拜为何苦苦哀求我了。金婵,你的父亲真的很你,希望你好自为之吧。

    代我去呼吸宫外自由的气息吧

    苏宛倾轻轻闭上双眼,仿佛自己已经居宫墙之外。

    突然,桃夭的脸浮现在苏宛倾面前:“你就是个笨女人,蠢的要命”

    苏宛倾一个激灵睁开双眼,恰好听见金婵坚定地说:“……加之罪,何患无辞?皇太后如若坚持相信是奴才将乌云珠推入湖中的,奴才无话可说,奴才选择第二条路,奴才愿意留在皇宫里做一辈子女”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