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帮你不是应该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是你?”苏宛倾讶异地张大了嘴巴,红竹韵口中的谷主居然就是桃花林的那个白衣美男!

    “不用谢我。”他依旧温颜如玉。

    “谁要谢你?”苏宛倾不屑地翻,却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姑娘!”红竹韵忙上前扶起苏宛倾,“喝杯水吧。”

    “谢谢。”苏宛倾冲红竹韵笑笑,接过杯子便礼貌地喝了一口,唉,古代好人真多啊,自己一路遇贵人,不错,不错。

    “呵呵。”他的笑不咸不淡的,与之前不大相同,好像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一般。

    “你笑什么?”苏宛倾瞪向他,虽然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这么清高的模样,她可不喜欢。

    “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他淡淡地开了口。

    “你……”苏宛倾愕然地盯着这个家伙,他怎么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呢?

    “这里的人都和我一样。”他看她的眼神中多了一丝不屑,转便走出了门。

    “喂!”苏宛倾抬脚追,子一软,便重重地跌在地上。

    他的声音远远地飘过来:“小韵,守着那个废人做什么?”

    “废人?”苏宛倾愣住了,什么废人?谁?

    “姑娘,药凉了就苦了,快喝了吧。”红竹韵冲苏宛倾甜甜一笑,便出了门去。

    红竹韵走了没多久,便看见竹桥上谷主一袭白衣,负手而立。她紧走两步,便到了他的旁:“桃夭,为何不杀她?”

    他没有回头,声音轻的仿佛是自言自语:“我还想知道严老儿为何不让我杀她,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红竹韵掩口轻笑:“呵呵,我还以为你对她动心了呢?”

    “动心?”他回过头来看着红竹韵,桃花眼里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我何时有了心?”

    “那个废物,留下只是多张嘴,又没有什么利益,我去找严老儿说去。”红竹韵唇一抿,转便要走。

    “站住。”桃夭淡淡地说。

    红竹韵不解地回过头:“桃夭,还有事吗?”

    桃夭欺近红竹韵,在红竹韵的额头上闻了闻,便伸出手来:“解药。”

    “什么解药?”红竹韵一脸茫然。

    “你刚给那个废物下的无忧散,以为我不知道么?”桃夭冷冷地说。

    “睡几个时辰而已,管她干嘛?她醒着你有收益不成?”红竹韵嗤笑道,“再说,我下的又不止这一种。”

    “她要是喝了,死了也不干我事,但我可不想养个只会睡觉的废物,难道她一天的吃食你负责?”桃夭的手并未缩回去。

    “找严老儿去,关我何事?”红竹韵撅着嘴,不不愿地从怀里掏出解药递给了桃夭,“我可以走了吧?”

    “慢着。”桃夭又叫住了红竹韵。

    “又怎么?”红竹韵不满地看着桃夭。

    “说了多少次,以后叫我谷主。”桃夭眼色冷冽,“我不喜欢蠢人,更不喜欢听不明白话的聪明人。”

    苏宛倾见人都走了,便自己爬了起来,在房间里转悠了几圈,没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便端起桌子上的药,坐回边:“真是的,没有糖的中药怎么喝的下去?”

    “不要喝不要喝!”一个白胡子老头龙卷风般卷到苏宛倾面前,瞬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了苏宛倾的药碗,整个丢出了窗外。

    “喂!”苏宛倾跳了起来,却觉得头一阵眩晕。

    “晕了吧,晕了吧?毒药你也敢喝!”那老头“哈哈”笑着。

    “老爷爷,您笑什么啊?”苏宛倾还是尊敬老人的。

    “你叫苏宛倾,对吧?”老头笑呵呵地看着苏宛倾。

    “我……您怎么知道?”苏宛倾大惊,忙仔细地打量着这个老头,白胡子,白眉毛,连汗毛都是白的,这是人瑞吗?

    “我会占星卜卦,我还知道你在这个世界其实已经死了。”老头诡笑着。

    “死了?”苏宛倾随即便明白过来了,是啊,自己的确是顶替了孟古青的份。

    “这是咱俩的秘密,你不想我说出去,我就不说。”老头的笑容可不让人放心。

    “老爷爷您心真好。”苏宛倾却没有想太多。

    “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何帮你?”老头坐到竹椅上,悠哉悠哉地前后摇着。

    “为何帮我?帮人需要理由吗?”苏宛倾一副白痴样。

    老头灵巧地从竹椅上蹦到苏宛倾面前,狠狠弹了苏宛倾一个脑瓜崩:“我算过了,你本应是个聪明人,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你这样怎么代替一个死去的人?又怎么帮你心的人?”

    “我……”苏宛倾捂住了额头,又痛又惊。

    “我当然还知道你着外面的一个男人。你要是想活着出去,那你就得……呵呵。”老头打住了话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苏宛倾。

    “什么?能活着出去?”苏宛倾大喜,她终于找到知道出去方法的人了!

    老头儿很不悦,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拐杖,狠狠给了苏宛倾一下子。

    苏宛倾痛得抱住了腿,委屈地看着老头儿:“老爷爷,您打我做什么啊?麻烦您告诉我出去的方法呗!”

    “我为何要告诉你?”老头儿一股坐回竹椅上,不再看苏宛倾。

    “因为……”苏宛倾挠挠头,是啊,他与她素未相识,他凭什么帮她啊?可是,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么?应该的……苏宛倾犹疑了,没有什么是应该的,她向来被父母、朋友们宠着,来到这个世界,又有乌恩其照顾着,福临疼着,就连鳌拜也关心着她……这一切,不是应该的。

    “哦,”苏宛倾恍然大悟,“老爷爷,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老头儿终于又露出笑容:“嗯,孺子可教,看来我没看错,你还是有救的。”

    “老爷爷……”苏宛倾又懵住了,什么孺子可教?“有救指的是……”

    “我为你算过了,你再这么蠢下去,可真就是当个废物,一辈子被囚了!”老头儿严肃起来。

    “什么?我蠢?”苏宛倾有些生气,蠢?她好歹也是大学生,哪一年不拿奖学金的?

    “还有,你这个脾气也不好。”老头儿摇摇头。

    苏宛倾不停地运气,老人家,老人家,不碍事。

    “我要和你做交易,条件成熟之时,我自会告诉你出去的方法,你现在出去,只有死路一条。”老头儿的笑容在苏宛倾看来,有些森森的,“至于我想要什么,到时候你自会知晓。”

    “这……”苏宛倾有些迟疑,这老头究竟想要什么?不明白交易内容就签合同,她傻啊?

    “不同意算了。”老头儿冷冷一笑,站起来边往门口走边说:“明年你的男人会娶别的女人,你要是留在这儿碍桃夭的眼,我不拦你。”

    “桃夭是什么?”苏宛倾满脑子都是福临册封新皇后的场面,但她不愿意表现出来,只捡最无关紧要的问题问。

    “谷主。”老头儿的前脚已经迈出门槛。

    “等等!”苏宛倾大叫,“成交!”

    “蠢货,白瞎了你的那副皮囊。”老头儿回头看了苏宛倾一眼,叹口气,“你说,我叫什么?”

    “额……”苏宛倾挠挠头,又傻眼了。老人家……还要问姓名?

    “你最起码应该知道我姓什么吧。”老头儿用拐杖敲敲地面,苏宛倾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卷到她面前,给了她一个爆栗:“记住了,人人叫我严老儿!”

    “哦。”苏宛倾点点头。

    房间里又剩下苏宛倾自己了,苏宛倾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晕,喝了几杯水也没用,这会儿,她又“咕咚咕咚”灌着水。

    “接着。”那悦耳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随即一个小纸包冲苏宛倾飞来。

    苏宛倾本能地接住纸包,定睛一看:“桃夭?”

    杯子落地碎满地的声音。

    桃夭皱皱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秘密。”苏宛倾嘿嘿一笑。

    “快点吃了它。”桃夭的声音虽然依然悦耳,却夹杂着不耐烦。

    “我为什么要吃?”苏宛倾警惕地看着桃夭。

    “我不想养你。”桃夭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厌恶。

    “养我?”苏宛倾柳眉一挑,“我有手有脚,用你养?”

    “那最好。想活命,吃了它。不然再晕倒你可就没这么好命了。”桃夭说完转便走。

    苏宛倾张张嘴,终究没说什么,她拆开纸包,一口吞下药丸:“有什么大不了的嘛,干嘛这么神气!”

    傍晚的时候,红竹韵又走了进来:“姑娘,您气色好着呢。”

    苏宛倾刚露出微笑,便想起了那碗中药,心里有些不自在,敷衍道:“呵呵,是啊。”

    红竹韵恭敬地道:“姑娘,谷主邀您共进晚餐。”

    “谷主?”苏宛倾的眼前浮现出桃夭厌恶的眼神,不打了个寒颤,“呵呵,不必了吧。”

    “姑娘,谷主可是一片好意,其实谷主这个人心很善,就是嘴巴恶毒了些。”红竹韵笑笑,“姑娘初来乍到的,谷主想为姑娘多介绍些人认识,也方便姑娘后的过活,咱们这儿人人都要做事儿的。”

    苏宛倾想了想,也是,自己不认识人,怎么工作啊?不是说了不让桃夭养自己么?她点点头,便随着红竹韵出去了。

    走过了两座小桥,划着竹排,终于来到湖心小屋。

    “在这儿吃饭?”苏宛倾回头看向红竹韵。

    “是的,姑娘,谷主没有邀请我,我不方便进去。姑娘请进去吧。”红竹韵的声音有一丝惆怅。

    “你不要失落,我这就进去跟谷主说,让你也一起来玩!”苏宛倾拍拍红竹韵的肩膀,便转走到门前,敲敲门,“怎么没有反应啊?”苏宛倾疑惑地又敲了敲门。

    红竹韵笑了笑:“谷主和宾客们在里间谈笑甚欢,没有听见吧。姑娘不必拘礼,直接进去就行了。”

    苏宛倾回头冲红竹韵感激地笑笑,便推门进了小屋。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