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谁吃光抹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清晨的空气清新得很,妮楚儿站在庭院里,闭上双眼,张开双臂,任阳光抚摸着自己。

    吴应熊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从背后环住了妮楚儿,也闭上双眼,嘴角扬起了幸福的笑容。

    妮楚儿没有动,只是静静地任吴应熊抱着自己。

    “妮楚儿,多么希望,咱们两个能永远这样下去啊。”吴应熊深深吸了口气。

    “会的,应熊,无论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我都会永远在你边的。”妮楚儿柔声应着。

    “假如有一天,我要带你离开这个世界,你会犹豫吗?你会舍不得吗?”吴应熊轻轻地问道。

    “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哪怕是地狱,我也不离不弃。”妮楚儿的声音依然甜美平和,仿佛这是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的事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这和美静谧的时刻。

    妮楚儿略微惊慌地睁开双眼,不安地看向吴应熊:“好像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吴应熊依然闭着双眼,却加大了手臂的力度:“不打紧的,应该是孟古青那个疯子。”

    “不许你这么说青青嫂子,她真心地对我好呢。”妮楚儿嗔怪道。

    “真心对你好?呵呵,这么算的话,可不止她一个呢。”吴应熊玩笑道。

    “还有谁啊?”妮楚儿好奇地看着吴应熊。

    “李森先啊,他可是为了你在太和指着我骂啊,你是不是也不许我这么说他啊?”吴应熊睁开眼,笑意盎然地看着妮楚儿。

    “哪有……青青嫂子为了我都被废了……”妮楚儿的脸又红了。

    “呵呵,他可是为了你被足了一个月啊!”吴应熊打趣道。

    “哎呀!”妮楚儿有些恼了,举手就要打吴应熊,“你个没正经的,怎么……”

    吴应熊轻轻握住妮楚儿的粉拳:“好了,我不开玩笑了,我只是想说,我你,我想我们永远在一起。”

    庭院里浓蜜意,房间里气氛可就不怎么和谐了。

    苏宛青紧紧拽着棉被,遮掩着的体,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福临揉着惺忪的睡眼,慢腾腾地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你嚷什么啊?大清早的,你疯了?”

    “福临,你!”苏宛青坐在上,蹬着双腿,觉得心里有千百只猫在挠心。

    福临好不容易睁开眼,双手叉腰,就那样着站在地上:“青青,你就这么对你的丈夫?一大早的就把你的丈夫一脚踹到地上?”

    苏宛青恨恨地瞪向福临,这可是她的第一次啊,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不明不白的就没了……

    “丈夫?你还敢……啊!”苏宛青惊叫着捂住了双眼。

    “你又叫什么?”福临觉得自己轻飘飘的,低头一看,脸有些微红,嘴里却不屑地说着,“哎呀,你昨晚不是看了个光吗?怎么,吃光抹净你想赖账啊?”

    “什么?”苏宛青一听,惊讶得连下巴都要掉了,她也顾不得害臊了,直直地瞪着福临,“你说我吃光抹净?”

    “是啊,我说错了吗?”福临也瞪着苏宛青。

    苏宛青拼命回忆着昨晚的形:“你说,是不是你把我拉进这个房间的?”

    福临怔了一下:“那你说,是不是你一进门就吵着饿,吩咐下人备酒菜的?”

    苏宛青瘪瘪嘴:“你说,是不是你又让人加酒的?”

    福临抓抓脑袋:“哎,是不是你拼命灌我的?”

    苏宛青紧拽着被子,从上跳了下来:“那你说你是不是喝醉了?”

    福临也向前迈了一步:“哈,难道你喝醉了吗?”

    苏宛青又向前迈了一步,音调也拔高了:“是不是你说要脱衣服的?”

    福临也不甘示弱:“难道你没觉得吗?你不你脱衣服干嘛?”

    苏宛青拼命地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先……

    福临“哈哈”一笑:“想不起来了吧?反正咱俩喝酒了,但都没醉,你得对我负责,不能吃光抹净,拔腿就走。”

    “我对你负责?”苏宛青睁大了眼睛,“我一……”

    “我是把你冷着两年都没管你,但,今儿事已经发生了,你就得对我负责,总之你现在想赖账也不行了。”福临有些羞涩地笑着。

    苏宛青的胃酸顿时涌上来。

    “不是吧?这么快就有了?”福临忙捡起地上的衣服为她接着。

    苏宛青斜睨了他一眼:“你才有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鳌拜的声音:“九爷,天亮了,再不出去玩玩这天黑就要回去了。”

    “啊,知道了!”福临忙喊道。

    “我才不要回去……”苏宛青撇撇嘴,才出来就要回去?

    门外的鳌拜刚要走,却听见苏宛青的声音,脚步顿了一下,一丝苦涩的笑泛上唇边,他摇摇头,自己想些什么呢?她不和福临住一起,难道还和妮楚儿住一起不成?

    “鳌拜,你叫人备好马车,我们就快了!”福临喊道。

    “九爷不用早膳了?”鳌拜一愣。

    “青青要感受下街边小吃!”福临又喊着。

    “奴才马上去!”鳌拜感觉嘴里突然苦苦的,他忙转离开了。

    福临听门外没有动静了,这才将苏宛青横空抱起:“碍事的终于走了!”

    “喂,大白天的,你放我下来!”苏宛青心里很恼,自己是怎么了,居然就这么被人吃光了,还是个16岁的毛娃娃,这传出去多丢人啊!

    “穿衣服啊,你可快点!”福临将苏宛青放到上,自己俯捡起衣服穿着,“耽误的每一刻钟可都是你自己的哦。”

    “切,纳税人的钱都养了你们这些纨绔子弟。”苏宛青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嘟囔着。

    “什么纨绔子弟?我也付出了好不好?”福临顿了顿,“我天天可是勤政民,我对着那些奏折……”

    “嗯嗯,算我错了。”苏宛青忙说,“我给你穿衣服,将功补过了啊!”说着便跳过去给福临穿衣服。

    “青青,你得对我负责。”福临满眼意地看着苏宛青,脸上又泛起了一丝微红。

    “九爷,您可说笑了,哪里轮的到我对您负责啊?”苏宛青怪声怪气地说。

    “我总觉得不踏实,看着你我就觉得不踏实,好像你会飞了一样。”福临突然抱住了苏宛青。

    “我又没长翅膀!”苏宛青笑着,心里却没了底,是啊,也不知道吴应熊还能不能继续做时光机,或者,有别的方式可以回去呢?要是真的可以选择,她会留下继续做废后还是回到现代呢?

    把福临偷运回现代如何?呵呵,呵呵……说不定福临没出家,而是跟着她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呢?

    告别了妮楚儿和吴应熊,苏宛青一行人驾着马车来到了市集。

    清早的京城还算闹,人来人往,叫卖声,嬉笑声,还夹杂着争吵声。

    老百姓的生活就是这么琐碎普通吧。

    苏宛青想到了苏州租住的那个房子,每天比这还吵闹着,她淡淡地笑了笑,说实话,这会儿还真想念那个闹市区呢!

    苏宛青挽着福临的手臂,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上,笑容甜蜜地看着经过的小摊摊。她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这么挎着自己心的男人,走在清晨的集市上,走走看看,饿了累了就随意地坐下来,要一碗馄饨或者水饺。

    “老板,两份馄饨,鳌拜,你吃什么?”福临的声音突然在苏宛青耳边响起。

    苏宛青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随着福临坐在了一个面摊这儿。馄饨?福临说要馄饨?他怎么知道自己想吃馄饨?

    “奴才也要馄饨吧。”鳌拜说。

    “老板,三份馄饨!”福临又对面摊的老板喊道。

    “你好像很熟的样子?”苏宛青盯着福临。

    “呵呵。”福临狡黠一笑。

    “你是不是经常出来啊?”苏宛青提着福临的耳朵,问道,“是不是没有我,你也会出来?”

    “哪有……”福临吃痛,却也只能压低声音,“早些时候,吴良辅是带着我偷偷流出来过几次,可是最近我实在忙的很……”

    “好吧,你敢借花献佛,我就……”苏宛青甜甜地威胁着。

    “借花献佛怎么了?”福临撇撇嘴。

    “一个人不应该真心实意吗?”苏宛青看向福临。

    “一个人……”福临有些怔忡。

    “喂,你不我啊?”苏宛青见福临居然在这个时候愣神,一把推了过去。

    福临脸一红,刚要说话,面摊的老板端着两碗馄饨来了。

    “客官小心,馄饨烫着呢!”

    “九爷,小心烫。”鳌拜忙打圆场。

    苏宛青低头看了看自己,一男装,嘴里说着啊的,真别扭。在二十一世纪这都是个敏感的话题,何况在古代了?

    苏宛青撇撇嘴,下一次出来,干脆装戏子好了,呵呵,古代有钱的男人,总有那么几个有养戏子的癖好,那样就不用避讳了。

    “奴才多言了。”苏宛青也不再多说,拿起筷子便夹了馄饨,塞到了嘴里:“啊!”很快,嘴里的馄饨便整个吐了出来。苏宛青不停地扇着舌头:“烫死了!”

    福临从怀里掏出手帕,帮苏宛青擦嘴:“都说烫了,你还……”

    “你怎么不笑?你不是最喜欢看闹吗?”苏宛青一边吐着舌头,一边揶揄福临。

    福临一把拉过苏宛青的手,认认真真地在她的手心里画了一个字。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