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组团出宫游(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鳌拜最终还是抱着受伤的女子向马车走去,苏宛倾急忙追上来,讨好地为鳌拜捶着后背:“鳌拜,你最英雄、最仗义了!”    鳌拜表难看得要死,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敷衍着苏宛倾:“奴才应该的。”    继续与这个主儿相处下去,可真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小谨子见鳌拜抱了个脏兮兮的人上来,忙对车里的福利道:“九爷,鳌大人抱了个女人上来。”    福临一怔,但很快,表就丰富起来,他急忙掀开帘子,冲鳌拜打了个口哨。    鳌拜皱皱眉,不满地瞥了眼小谨子:“九爷,这奴才又胡说八道了。”    “福临,我跟你说……”苏宛倾如八爪鱼般爬上了车,急急忙忙地坐到福临边,大肆渲染地讲述了鳌拜的英雄壮举,“……说时迟那时快,鳌拜一声断喝‘住手!’,你猜怎么着,那个母夜叉就如同木偶一般傻在了那儿,一见是鳌拜,她立刻就软了下来……”    福临强忍住笑,他扶扶额头,侧眼看向鳌拜:“怎么,遇到什么母夜叉了?”    “你听我说啊!”苏宛倾扒过福临的肩膀,余兴未尽。    “九爷,奴才看,救人要紧。”鳌拜无奈地看了看苏宛倾,对福临建议道。    “嗯,”福临无视苏宛倾凶狠的目光,对赶车的小谨子道,“去和硕公主府上吧。”    “是!”小谨子应了一声,车子便继续前进了。    “九爷?”鳌拜愣了一下,去公主府?    “去找妮楚儿玩吗?太好了!”苏宛倾拍着手,忘记了刚刚的争执。    “你抱着个姑娘家,不方便。”福临神严肃地打量了这女子的伤势,“这还真是母夜叉,下手这么重,她还认识你,你不能带这姑娘回自己的府!”    “扯上公主,奴才真不好意思……”鳌拜有些惶恐。    “这不还有朕呢么。”福临笑笑。    “可是,闹到皇太后那……”鳌拜言又止。    “怎么会闹到皇太后那儿?”福临不解地看向鳌拜。    “是啊,我一直想问你,你怎么认识的那个母夜叉?”苏宛倾好奇地看向鳌拜。    “九爷,这是鄂硕的庶出女儿,就是指给十一皇子做格格的那位。”鳌拜硬着头皮说。    “什么?鄂硕?”福临惊慌地站了起来,却忘记了这是在马车里,“哎呦!”他的脑袋撞在了车顶。    福临吃痛地坐了下来:“你居然在这个时候找鄂硕府上的麻烦?”    苏宛倾听到“鄂硕”这个词儿就已经傻在了那里,这会儿也顾不上接话茬了。    “皇额娘这阵子就是为了博穆博果尔的婚事儿忙碌,你现在把人带这儿来了,这……皇额娘非得知道不可,你说这要是知道了怎么办?”福临急了,布木布泰要是知道他和苏宛倾私自出宫,不大发雷霆就怪了。    “是我鳌拜救人的,你不要怪他啊!”苏宛倾忙为鳌拜开脱,都是自己多管闲事。    “啊……”那女子又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三个人齐刷刷地看向这个女子。    这女子虽然双眼紧闭,双眉紧锁,秀发凌乱,满脸血迹,衣服污秽不堪,但从眉眼间,还能看出她是个美人儿。    “闭眼的样子都这么好看,乌云珠……”苏宛倾喃喃地说。    “乌云珠?”福临顿时想了起来,他一把拉过苏宛倾,“你就是让我娶这个女的?”    “啊?”苏宛倾吓了一跳,她无辜地看着满脸怒气的福临。    “你这是死不罢休啊?”福临恼了,“之前说说也就罢了,现在又把人搞到车上来?”    “我没……”苏宛倾委屈地看着福临。    “还没?大半夜的,你就非得扯英雄主义?”福临觉得这也太巧合了。    “我也是好心嘛!”苏宛倾委屈地大叫。    “九爷,静主儿,不要吵了。”鳌拜挠挠脑袋,“现在还是先去公主府上吧,先救人再说也不迟啊!”    “是啊,你恼什么啊,这人反正现在已经在咱们手上了,她要是死了,你皇额娘不得活剥了我的皮啊?还是把她救活了,就算被发现私自出宫,也能将功补过啊!”苏宛倾忙说。    福临想想,也只能这么办了。不过他心里恼的很,这小妮子啥时候能体谅自己的心呢?他不还是担心她?他是一朝天子,犯错了又能怎么样?唉。    公主府此时已闹翻了天。    “什么?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说什么呢?”庭院里,吴应熊怒发冲冠。    “额驸,奴才的意思是,公主多次宣召额驸,子骨儿会受不了的,所以……”公主府的管家婆金嬷嬷恭恭敬敬地答话。    “你!”吴应熊指着金嬷嬷,气得手臂哆哆嗦嗦的,“老刁妇,你信不信我去皇太后那儿告你!”    “额驸若是心中不忿,当然可以去让皇太后下懿旨,奴才愿意接受责罚。”金嬷嬷低眉顺眼。    “我今儿就是要进去了,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吴应熊气冲冲地就要闯进妮楚儿的房间。    “拦住额驸。”金嬷嬷镇定地下令。    家丁们忙拦住吴应熊:“额驸,奴才们得罪了!”    “你!”吴应熊气得直跺脚,“金嬷嬷,我哪里得罪你了?我娶了公主,我还不能与公主同房,这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这不是奴才定的规矩,自古都是如此。再说,公主已经休息了,额驸再打扰已然不合适。”金嬷嬷依然低着头。    “怎么了?”慵懒似有若无的声音在吴应熊后响起。    “萱琪姑娘。”金嬷嬷对来人点点头。    “萱琪?”吴应熊回头正对上萱琪那对儿含目。    “额驸,这么晚了,天还这么凉,额驸怎么穿得如此单薄?”萱琪眼眸里含水,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我……”吴应熊一甩袖子,背过脸去,不看萱琪。    “金嬷嬷,额驸好歹还是额驸,额驸不懂的规矩,嬷嬷应该懂得。”萱琪淡淡一笑,走近金嬷嬷,退下手腕上的玉镯子,瞬间便在了金嬷嬷的手腕上。    “哎呦,萱琪姑娘,这我怎么敢当?”金嬷嬷假意推卸,脸上的褶子都化不开了。    “你个老刁奴,就想着收贿赂!”吴应熊上前就要打金嬷嬷。    萱琪忙拦住吴应熊:“打不得,额驸!”    “哈,你一个奴才,她也一个奴才,就拦得本额驸和公主团聚了?你倒爬到本额驸的头上来了?”吴应熊指着萱琪开骂。    “奴才是额驸的侍妾,一点儿地位都没有,自然不敢与额驸相提并论。但是若说到奴才,”萱琪的嘴角浮现一丝讥讽,“额驸自己的份也不比奴才好到哪里去。”    “你!”吴应熊七窍生烟,他一把揪起萱琪的领子,“你这个妇,你还想做什么?你与这个老刁妇里应外合,霸着本额驸,你想做什么!告诉你,你再怎么耍谋诡计,这辈子也都是侍妾!”    “额驸还是看清楚些的好,”萱琪对着吴应熊轻轻吹了口气,“奴才可从来没抱着爬上枝头做凤凰的念头。额驸也不过是大清朝的一个奴才罢了。”    “你说什么?”吴应熊气得抡起了右臂。    “呵呵,”萱琪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吴应熊,轻笑道,“额驸应该清楚吧,公主与额驸上是夫妻,下是君臣,额驸也不过是公主的奴才而已。额驸,您还真当自己是公主的丈夫了?”    “啪!”吴应熊一耳光下去,打的却是自己,自己真没用,连个时光机都弄报废了!都是这个死女人害的!    现在,这个死女人居然还说风凉话?    吴应熊气急败坏,猛的掐住萱琪的脖子:“你这个人!”    “你掐死我好了!”萱琪冷笑。    窝囊废!侍奉你真是倒八辈子血霉!    “这是做什么呢?”福临一行人已经到了。    “哎呦,皇……”金嬷嬷瞧着福临,慌忙要下跪。    鳌拜却一声断喝:“皇什么皇?还不见过九爷?”    “奴才给九爷请安!”金嬷嬷等人忙请安。    “九爷!”吴应熊这才松开手,将萱琪狠狠地推倒在地。    “吴应熊,你这是演哪一出?”福临蹙眉环顾了四下,问道。    “九爷,这……”吴应熊刚要诉苦,却不知如何开口,索叹口气,别过头,不说了。    “我就说这是不吉利的子……”苏宛倾躲在福临后,小声嘀咕着。    福临微微侧头,眼神里带着警告的意味。苏宛倾忙住了口。    “今儿的事儿谁说出去半个字,小心掉脑袋!”鳌拜恐吓道。    “奴才们知道了!”众人忙说。    “金嬷嬷,公主睡下了吗?”福临问。    “公主还没休息呢。”金嬷嬷忙说,“奴才这就去叫公主。”    “你不是说公主已经休息了吗?”吴应熊的火又窜了起来。    “好了,不要再争执了。”福临皱皱眉,“金嬷嬷,去把府上的大夫叫来。”    “是!”金嬷嬷忙小跑着去了。    支开了金嬷嬷,福临又对家丁们说,“你们都下去吧。”    “是!”家丁们虽不知福临是何人,但见这架势,来头肯定不小,也忙听命退下了。    “你还不滚?”吴应熊瞪向刚爬起来的萱琪。    萱琪对福临福了福子,也忙退下了。    “妮楚儿,你九哥来了!”福临见没外人了,忙走上台阶,敲了敲门,轻喊道。    不一会儿,门便被拉开了,妮楚儿两只眼睛肿肿的:“皇兄?”    “这是怎么了?”福临回过头,疑惑地看看吴应熊,“吴应熊,你欺负妮楚儿了?”    “福……九爷,先让鳌拜把人抱进去吧!妮楚儿的事儿,我来问。”苏宛倾忙走上前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