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皇宫里种田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上三竿。

    苏宛倾懒懒地从地毯上爬起来,揉揉眼,嘴里喊着“乌恩其”,却迟迟没有人进来应她。

    “人呢,都走了?”苏宛倾抻了个懒腰,忽闪着双眼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

    纯白的双交四棱花扇窗,淡紫色的轻纱绸缎双层落地窗帘;纯白的双交四棱花扇门,淡紫色的珍珠帘;粉蓝色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印象派的油画,粉蓝色的天棚上垂下一串串千纸鹤;淡紫色仿若薰衣草般的地毯,淡紫色的纱帐柔顺地从天棚垂下,笼罩着雪白的象牙;窗边摆着一张长长的纯白绣着朵朵小玫瑰的躺式沙发,一张雪白的象牙茶几正正地摆在沙发前;有门的那面墙前,左方摆着一张雪白的梳妆台和一个又高又长的雪白象牙衣柜,右方是一张雪白带抽屉的长方形象牙写字台和一张雪白宽大的象牙椅。

    “这么快就弄完了?”苏宛倾挠挠头,仔细地回忆着这几发生的事,头却微微作痛。她拉开门走了出去,客厅的天棚是雪白的,靠门这边的墙依然是粉蓝色,但对面那面墙则是米黄色。白色玫瑰碎花的长沙发,白色的象牙案几,白色的象牙书柜……

    出了客厅,便看见牌匾上写着“东篱”两个字,苏宛倾笑笑,推开门,眼前出现的是一片“田地”!

    有权力果然好,一切都在9天的时间里火速完成!

    苏宛倾嘿嘿笑着,可算是一切竣工,舒坦了,接下来,就等着抽空去要几粒珍贵的花种子吧!

    被废的皇后怎么了?她可不想过着期期艾艾的子,每天像个被抛弃的女人一样。没有宫女太监跟着侍奉,那她自食其力好了,自己有地,还怕饿肚子不成?最起码,福临也不至于一年之内就跟她翻脸吧?一年的时间,够她种点大米啊蔬菜啊水果啊花茶啊什么的出来了。看了那么多种田小说,自己穿越却没有空间可以种田,那么,在永寿宫人工弄出一块田地总可以吧,天下第一聪明蛋——苏宛倾是也!

    “青青嫂子!啊!”

    苏宛倾应声望去,喜出望外:“妮楚儿?”

    “青青嫂子?”妮楚儿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这里,有地?你弄地干嘛?”

    “种啊!”苏宛倾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一个寡妇……不是,我一个被遗弃的女人,不自力更生怎么行啊?你也知道,世态炎凉,我现在刚被废,边就没个人影了,后……我也就是防啊!”

    “青青嫂子……”妮楚儿难过地低下头。

    “哈哈,”苏宛倾突然大笑着拉住妮楚儿的手,“我逗你啦,我天天无聊,就种点东西啦!”

    “种地?”妮楚儿半信半疑地看向苏宛倾,“皇兄知道吗?”

    “我管他……呵呵,我不知道啊,他大概也不会来吧。”苏宛倾笑笑。

    “那皇额娘知道了怎么办呢?”妮楚儿满面忧色,”皇额娘若知道你擅自把永寿宫的花圃拆成这个样子,还把青石板刨了……肯定会大怒的!”

    “那个老太婆……不是,我是说,皇太后……你皇额娘……哎呀,她更不会来了啊!”苏宛倾不停地改口道。

    “隔墙有耳啊。”妮楚儿不放心地说。

    “放心吧,我一个废后,谁能再找我茬啊!我都被足了。”苏宛倾安慰妮楚儿,“你想啊,我是她的侄女,把我囚在这里一辈子不够狠吗?别人再怎么排挤我,也得顾着我爹吧?我过几天去要些好种子来种。”

    “嗯,那倒是。”妮楚儿稍稍放了心,她突然想起了吴应熊给她的东西,忙掏出帕子递给苏宛倾,“这是应熊给我的,说是可以种的。”

    “什么?”苏宛倾疑惑地打开帕子,看到那三颗黑糊糊的东西,“大号西瓜子?”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应熊给我的,我本来也不想种,既然你需要,就给你好了。”妮楚儿笑道。

    “额,也是。”苏宛倾点点头,自己讨厌的人送的东西,换作是她,她也会送人的,好吧,她就当帮妮楚儿除了这碍眼的东西吧!

    “其实……”妮楚儿张张嘴,还是没说。她本来想说她是怕吴应熊真的把花园刨了,这些子两个人如胶似漆,吴应熊没空叫人来刨了花园,今归宁后,吴应熊就要渐渐忙了,只怕要对花园动脑子了。可这些若告诉了青青嫂子,青青嫂子说不定会猜到……青青嫂子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欺骗而生气呢?

    “妮楚儿,你果然在这里!”福临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皇兄。”妮楚儿请了安,笑盈盈地立在了那儿。

    “你就没个规矩,见了我都不请安的。”福临嘴上这么说,却是满脸笑意。

    “你是满面风,我为何要和你请安?我不请安你也很安啊!”苏宛倾笑着回嘴。

    “这些天忙,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你……”福临看看妮楚儿,转口道,“青青,你……”突然,福临的脸绿了。

    “皇兄?”妮楚儿轻轻扯了扯福临的袖子。

    苏宛倾顺着福临的目光看去,原来又是因为这块不该存在的田地!

    “这个……”福临看向苏宛倾。

    “种田!”苏宛倾简短地回答。

    “种田?”福临嗓门提高了八度,就差跳脚了。

    “现在流行种田,可是我没有空间,你这里又没有电脑,不能上QQ,我就只好自己开垦了!”苏宛倾耸耸肩,毫不在意自己的话对于福临来说就是火星文,反正,自己是失心风嘛!

    “你今儿喝药了吗?”福临眯缝着双眼看着苏宛倾。

    “又这句,你不腻歪?”苏宛倾赏了福临一个大卫生眼,“你有种子吗?要珍贵的!”

    “现在是9月。京都。”福临淡淡地说。

    “那又怎么了?”苏宛倾撇撇嘴。

    “你有常识吗?”福临恨不得掐死苏宛倾,“9月份种地?”

    “额……”苏宛倾张口结舌,是啊,自己怎么没想到啊?

    妮楚儿听到此话,微微怔了一下,9月……吴应熊怎么也没想到啊?吴应熊虽然是在云南出生的,但他自幼就被送到京城做“人质”了啊。

    “没有暖气,没有大棚,没有温室……”苏宛倾叹口气,“这地儿能活吗?”

    “应该可以吧,青青嫂子……”妮楚儿刚想说,看见福临在看自己,忙住了口,不能让福临知道……说出来福临肯定会想到吴应熊要刨了花园……

    “我口渴了!”福临抬脚就要进屋。

    “哎!”苏宛倾忙拦住福临,“别啊!”

    “屋子里怎么了?”福临警觉地盯着苏宛倾,鼻子一抽一抽地嗅着。

    “不怎么……没怎么……能怎么……”苏宛倾拖拉着声音。

    “我要进去看看!”说时迟那时快,福临低头俯就从苏宛倾伸起来的胳膊下钻了过去,直奔客厅。

    “啊!孟古青!”只一秒钟,客厅便传来福临杀猪般的嚎叫声。

    “我都说不要进去了。”苏宛倾摇摇头,无辜地看着妮楚儿。

    “不是里面也……”妮楚儿小心翼翼地看着苏宛倾。

    “欢迎来到我的温馨小家。”苏宛倾微笑着做了个迎宾的动作。

    二人进了客厅,只见福临正哀号着摸着每一件家具,那扼腕长啸的表就好像苏宛倾拆了他的祖坟一般。

    妮楚儿只是惊叹了一声,倒没什么激烈的反应。

    “嘿嘿,”苏宛倾收到福临想杀人的信号,干笑着,“我没事闲的,住腻歪了就换换风格……你也知道我失心风……”

    “失心风?”福临抱着头大叫,“这是永寿宫,这是皇宫,这是……你就把好好的房子毁成这样了?”

    “原先怎么住人啊,这是我住的地方,又不是上朝的地方,弄那么空旷肃穆干嘛?晚上睡觉都做噩梦呢!你看,现在多温馨,多宜居啊。”苏宛倾不以为然。

    “你看皇额娘知道了怎么收拾你。”福临白了她一眼。

    “你不生气就好了,反正我是失心风,你皇额娘也是清楚的!”苏宛倾拉住福临的袖子,道。

    “你个小麻烦精,你啊!”福临叹口气,摇摇头。

    “嘿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是新好男人,独一无二!”苏宛倾大松口气,这代表着以后出了岔子,黑锅有人背了!“你就是那个……TVB视帝!”

    “什么?”福临不解地看着苏宛倾。

    “最佳男主角啦!”苏宛倾大咧咧地笑着。

    福临还是听不懂她说什么,但是看着她的笑,自己心里也跟着暖暖的。

    “你这屋里倒是素净,清心寡的。”福临环视了一下四周,道。

    “嘿嘿,人家是废后嘛,静妃,就要突出个‘静’字,大红大黄的多影响气氛啊,也不符合我的份啊,我是你休了的老婆。”苏宛倾比比划划地说着。

    “这件事儿你就没完了。”福临无奈地摇摇头,宠溺地看着苏宛倾。

    “当然没完,你欠我一辈子的,除非你恢复我皇后的份,否则,你别想堵住我的口!”苏宛倾笑着,就是让你内疚,怎么了!

    “我……”福临蹙蹙眉,“好好好,我欠你一辈子的,我用一辈子还你,行吧?”

    苏宛倾撇撇嘴,这算哪门子表白?感觉心暖暖的,可是细细品起来,这语气怎么充满了被要挟的无奈啊?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