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见乌云珠(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皇太后,您要保重凤体啊!皇上年纪尚轻,经历尚浅,折腾够了就好了。小夫妻拌嘴是常事儿,越吵越恩。”苏墨尔嘴上这么劝布木布泰,其实自己心里也没个谱。福临子倔强冲动,他决定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以前还顾忌多尔衮和布木布泰,现在,多尔衮不在了,布木布泰说话他敢反抗了,真是无法想象将来会如何。

    “要是折腾折腾就好了,你也就不会这么宽慰哀家了,”布木布泰的眼神充满了忧虑,“哀家的苦心,福临这孩子从来不去体会。哀家为了将他送上皇位,不惜屈尊去讨好多尔衮,他却到现在还埋怨哀家和多尔衮一起管教他。蒙古是皇帝皇权坚实的后盾,没有蒙古的支持,皇帝能像现在这样稳坐龙椅吗?皇帝却总认为哀家有私心,偏袒自己娘家的人。青青多好的一个孩子,就被他这么折磨成失心风!这要传了出去可了不得!”

    “皇太后,您放宽心,奴才相信皇上少年英才,做什么事儿心里都有数的,不会乱来的。您看,朝臣反对废后,皇上虽然坚持己见,但也并未真的拟诏书啊。”苏墨尔想了想,终于想出有力的证据来安慰布木布泰了。

    “格格,哀家不是个好母亲啊,没有教育好这个儿子。”布木布泰摇头叹息着,“倘若大清就此毁在他的手里,哀家如何去见先皇啊!”

    “皇太后,事或许没您想象的那么严重,皇上现在也没有坚持废后啊。”苏墨尔劝慰的话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说的自己都没底气了。布木布泰就是不肯吃东西,苏墨尔愁眉不展,却又无计可施。这母子二人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布木布泰在慈宁宫枯坐叹息,福临在乾清宫闭门绝食。苏墨尔摇摇头,摸了摸粥碗:“皇太后,粥有些凉了,奴才叫塔娜再准备些膳食。”

    “不用了,皇帝不来见哀家,哀家也没心吃东西。”布木布泰看也不看粥一眼,固执地说道。

    苏墨尔这下更郁闷了,这母子俩硬杠上了,这废后的事儿还真难解决了啊!

    又是风和丽的好天气。八月末的京都,天气逐渐凉爽,还算宜人。只是没有爽肤水和喷雾的世界里,苏宛倾觉得皮肤有些紧紧的,不是很舒服。好在宁妃送来一罐上等的蜂王浆,她又叫乌恩其去御膳房“偷”了一只会下蛋的母鸡,嘿嘿,充分利用资源,改造改造可以做面膜。

    苏宛倾仰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自己来到清朝有几了,不知父母是否有联系她,苏影一定着急了吧。看了那么多穿越小说,她知道回到现代是不能强求的,加之福临接二连三找茬,她自顾不暇,也没心没时间去思考回去的问题。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喘息的空,自是思乡浓。

    “皇后娘娘吉祥!”

    苏宛倾一惊,一时怔忡,愣愣地侧过头,看着眼前的两个美人。

    “主子,是宁妃和佟妃。”海兰以为苏宛倾失心风发作,忙压低声音,悄悄提醒着。

    苏宛倾微笑着冲宁妃和佟妃点点头:“宁姐姐近来体可好?刚产下皇子应多休养些时才是。”

    “臣妾也想出来多走动走动,整闷在宫里实在无趣。”宁妃温和地笑着。

    “快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佟妃从后拉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催促道。

    “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那小丫头福了福子,清脆地说。

    苏宛倾的心猛然一阵刺痛,她微微摇晃了一下,忙扶着乌恩其站稳,淡淡地开了口:“抬起头,让本宫看看。”不知为何,内心突然涌起强烈的,迫使她对这个黄毛丫头自称“本宫”,她甚至忘记了,此时的她不再是二十三岁的单金贵,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妇人罢了,更确切的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弃妇”。

    那小丫头缓缓抬起头,苏宛倾不由看呆了。只见她柳眉弯弯秋水眼,樱桃小口朱砂唇,肩若削成,腰如约素,曲线优美,未曾言语便已风万种,完全看不出是个“未成年”少女。

    “翩若惊鸿,宛如游龙。”苏宛倾痴痴地叹道。

    “皇后娘娘,这是鄂硕侧福晋的女儿,唤作珊瑚的。”佟妃陪着笑。

    “鄂硕的女儿?”苏宛倾的头“嗡”的一响,未加思量便脱口而出:“可许了人家?”

    “呵呵,皇后娘娘好眼力,珊瑚今儿进宫就是被皇太后召见准备赐婚的。”佟妃抚摸着珊瑚的头,笑道。

    “你叫珊瑚?”苏宛倾拉过珊瑚的手,细细地打量着,“你可有别的名字?”

    “回皇后娘娘,大家都叫奴才珊瑚。”珊瑚恭敬地答道。

    “比方说,有没有人叫你乌云珠?”苏宛倾导着,想弄清楚眼前这个鄂硕的女儿到底是不是之后的董鄂妃。

    “回皇后娘娘,没有。”珊瑚摇摇头,诚实地答道。

    “那,宛如呢?”苏宛倾追问道。

    “回皇后娘娘,宛如是奴才的族妹。”珊瑚看着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却居中宫、高高在上的女子,想到就连比自己小的佟佳氏都能当皇上的女人,心里暗暗叹息着自己的卑微,卑微到只能给别人做格格。

    是了,就是她了。宛如的姐姐,唤作珊瑚的女子。那个即将为顺治的生命拉开新篇章的女人。能说她是红颜祸水吗?苏宛倾轻笑起来,自己急个什么劲?那个要废了自己的混蛋,死也是他自己的事儿!

    佟妃不知道苏宛倾此时的思想活动,只以为是珊瑚惹苏宛倾不悦,忙推了推珊瑚,轻声道:“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事呢?皇后娘娘说你叫乌云珠,你就是乌云珠,什么没有没有的。还不谢皇后娘娘赐名?”

    苏宛倾好笑地看着佟妃一再称珊瑚为“孩子”,她觉得佟妃应该和珊瑚差不多大,但佟妃丝毫不觉得唤一个比自己大的女孩子为“孩子”有何不妥,在她眼里,只有地位的尊卑,年龄并不是计算称呼的首要条件。

    “奴才谢皇后娘娘赐名,奴才以后只有一个名字,唤作乌云珠!”珊瑚忙跪下谢恩。

    这下,苏宛倾是张口结舌。世上本无乌云珠,她偏活生生造了个乌云珠出来。天杀的!

    “佟妹妹,你怀龙子,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宁妃怕珊瑚再惹出什么事,忙暗示佟妃走人。

    佟妹妹?龙子?苏宛倾又是一怔,自己真是脑子不灵光了。佟妃佟佳氏,这不是康熙的生母吗?难道她肚子里的这个就是未来大名鼎鼎的康熙大帝?苏宛倾看着佟妃的肚子,敬佩之难以言表。

    “等一下!”苏宛倾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急急地问:“皇额娘把珊瑚……乌云珠指给谁了?是博穆博果尔吗?”

    “皇后娘娘真是神通广大,正是!”佟妃和宁妃都很惊讶,但马上就彼此心照不宣,会心一笑,难怪皇太后突然要给一个庶出的小丫头赐婚,原来是孟古青皇后背后吹风。苏宛倾自是不知她二人已误会至深。

    珊瑚看着佟妃和宁妃瞬间变化的表,再看看苏宛倾沉吟的模样,也认定了是这个女人使她嫁给博穆博果尔为妾。可是自己与她无怨无仇,她为何急着给自己找婆家呢?

    “博穆博果尔多大了?”苏宛倾回过神来,问道。

    “今年11岁,不过虚岁也有13了。”佟妃如实回答。

    “我看这孩子……”苏宛倾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年纪,清清嗓子,掩饰着,“嗯,乌云珠也有15岁了吧,博穆博果尔是不是年纪轻了些,不太相称啊?”

    “是小了些,但也还算相称了。这相差个两三岁还是正好的。乌云珠这孩子温婉体贴,恭谨仔细,嫁过去也能照顾十一皇子和福晋。”佟妃一心以为苏宛倾此话是试探她们口风的,忙堆满笑脸逢迎着。

    “福晋?”苏宛倾微微皱了眉。年纪轻轻的成家倒是早。

    “主子,这十一福晋是主子娘家的人,也是皇太后的侄女。”海兰悄声解释着。

    苏宛倾微挑柳眉,暗自思忖着,侄女?也是博尔济吉特氏……这孝庄,也真能安插势力,还真是无孔不入。难怪顺治反抗,自己听博尔济吉特这个姓氏都快听吐了。若让孝庄知道自己是汉人而非蒙古人,岂不抓狂?想到这,苏宛倾又傻笑起来。苏宛倾转念一想,如果福临知道自己其实是汉人,会不会不这么厌恶她呢?乌云珠有一半汉人血统,佟佳氏也是汉人所以一时得宠,那么自己是汉人,他会不会重新审视她呢?苏宛倾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宁妃与佟妃面面相觑,难道皇后得了失心风的传言是真的?看她又惊又笑的样子还真像,难怪皇上吵着要废后。

    苏宛倾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少女,突然动了恻隐之心。自己明明知道她的结局,难道真可以袖手旁观吗?既然知道她与那个臭小子会在一起,为何还要赔上博穆博果尔的命呢?虽然她知道的不多,但是零零碎碎的拼凑在一起,加之乌恩其和海兰的提示,也勉勉强强可以维护自己。想到这儿,苏宛倾的大脑第N次罢工,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会把话说了出来:“你愿意嫁给博穆博果尔?”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