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皇上要废后(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乌恩其正与侍卫争执得面红耳赤,忽闻“吱呀呀”的开门声,忙循声望去,这一望可真是眼泪珠子如同断线一般,“噼里啪啦”一个劲儿往下掉。乌恩其顾不得侍卫的阻拦和恐吓,向福临的方向奔了过去,一个踉跄,整个人扑倒在地,嘴里却喊着:“皇上救救主子吧!”

    福临没料到会突然有个女子不顾一切地向自己奔来,心下一惊,向后一退,险些摔倒,幸好吴良辅来的及时,扶住了福临。

    吴良辅怒气冲冲地呵斥着侍卫:“你们这些酒囊饭袋,怎么守卫的?不知道惊扰了圣驾吗?这是哪个宫的宫女,不知死活!”

    “皇上救救皇后主子吧!”乌恩其不顾侍卫前来架起了自己,仍大声哭喊着。

    “是乌恩其。”福临淡淡地看着满脸泪水、声嘶力竭的乌恩其,那个讨厌的女人要死了吗,不然这个丫头何以如此不知死活地硬闯乾清宫?

    “皇后娘娘怎么啦?”吴良辅心知福临不喜欢孟古青这个皇后,自然也不会喜欢坤宁宫的人,因而语气并未有所改善。

    “皇上,皇后主子吐血昏厥,醒来后,竟然不认得奴才们了,还胡言乱语,神志不清……”乌恩其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吐血?昏厥?”福临冷笑,小儿女的把戏,这个孟古青又想做什么?“还胡言乱语,神志不清?”

    “皇上,奴才求皇上去看看皇后主子吧!”乌恩其泪眼婆娑地看着福临,哭着求道。

    “她病入膏肓你应该去请太医,何以来找朕去呢?朕去了,她该归西还是归西,难不成你让朕过去沾染她的晦气?”福临无地说。

    “皇上,您怎么可以这样说皇后主子?”乌恩其停止了哭泣,不可置信地看着福临,她见多了福临与主子争执甚至恶言相向的场面,但她从未想过福临对主子已经绝到如此地步!这是一国之君对他的结发妻子的态度吗?

    “你一个小小的宫婢,居然敢夜闯乾清宫,大肆喧哗惊扰朕,现在还敢直视朕,诘问朕?你好大的胆子!”福临怒目圆瞪,指着乌恩其吼道,“如若不是看在苏墨尔的份儿上,朕现在就命侍卫将你拉出去斩了!”

    “还不快谢恩?”吴良辅不知道这个乌恩其是吃什么长大的,居然敢一再冒犯圣驾。

    “皇上,奴才求您救救皇后主子吧,哪怕去看皇后主子一眼!奴才愿意以死谢罪!”乌恩其拼命挣扎着,丝毫不领

    “朕给你阳光大道你不走,非要着朕砍了你的脑袋你才肯住口?”福临怒不可遏,乌恩其的不识抬举无疑是火上浇油。

    “皇上,奴才求您……”乌恩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想到孟古青刚醒来时的状态,她便悲从中来,不达不目的不罢休。

    “皇上……”吴良辅小心翼翼地瞧着福临的脸色,他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宫婢。蒙古女子大抵都是直来直去、敢言敢怒的吧?可是他很清楚,福临帝好的不是这口儿,福临帝喜欢的是江南水乡的小脚女子,温婉可人,憨可,灵气动人,如若再有几分才气,那便绝妙了。因此,这的主子孟古青虽也是个秀美的才女,但毕竟是马背上长大的女子,潇洒自由惯了,子难免偏颇了些,最要命的是与多尔衮有牵连,难得圣宠是铁打的事实,再怎么争也没用。只可惜乌恩其不懂这个道理,白瞎了一个青貌美的女儿家,也怨不得谁,只能说她跟错了主子。

    福临一言不发地瞪着一直挣扎的乌恩其,侍卫们则费力的压制着这个小丫头,无不好奇她哪里来的力气,吴良辅第一次看不清局势,只好默默地侍立一旁,毕竟乌恩其不是一般的宫婢,她不仅是坤宁宫那个备受冷落的主子的侍女,还是皇太后最宠的侍女苏墨尔认的干女儿,这哪一边都不好得罪。

    “你……”福临终于动了动子,抬起手,指着还在挣扎的乌恩其,沉沉地开了口,“最好不要让朕知道你帮你的主子耍什么花样!放开她!”

    “谢谢皇上,谢谢皇上!”侍卫们刚松手,乌恩其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谢谢皇上!谢谢皇上!”

    坤宁宫门前,海兰正神色焦急地守候着,直到隐约看见福临一行人的影,才露出了笑容,急急地迎了上去:”皇上吉祥!”

    “主子怎么样?”此时的乌恩其完全忘记了规矩,忙问道。

    海兰没敢答话,仍维持着请安的姿势,福临并未介意乌恩其的失礼,冲海兰点了点头:“平吧,你们主子怎么样了?”

    “回皇上,乌恩其刚刚请太医过来了,太医正在为皇后主子诊脉,奴才在这儿恭候皇上的圣驾!”海兰小心翼翼地说。福临好不容易来看皇后主子一次,千万不能搞砸了。

    “乌恩其,你的腿跑的倒蛮快的。”福临似笑非笑地瞥了眼乌恩其。

    乌恩其垂手而立,低头看着地面,没有说话。福临冷哼一声,大步迈进了坤宁宫。

    此时,陈太医刚刚为苏宛倾诊完脉,面色凝重地思索着,却百思不得其解。看脉象,明明一切正常,观脸色,也没什么异常,听言语,也没有语无伦次、絮絮叨叨,唯一奇怪的是,他有些不明白苏宛倾说话的内容。

    “陈太医,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还有,我到底怎么了?”苏宛倾忽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陈太医,好奇地问道。她自己也想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是哪个皇后娘娘,究竟得了什么病,睡一觉便穿越了。

    “皇后娘娘……”陈太医猛的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转过头看向苏宛倾,却见苏宛倾整个脸都靠了过来,不由吃了一惊,这一惊不要紧,陈太医整个人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四脚朝天!

    “哈哈哈……”苏宛倾笑得前仰后合,古人果然是男女授受不亲,“陈太医,你不要紧吧?哈哈哈……”

    “皇上驾到!”外面的人还未来得及通传,福临便已大步流星地进了门。

    “皇上吉祥!”陈太医慌忙从地上爬起,顾不得喊痛便磕起头来,捣蒜如泥:“皇上吉祥!”君前失礼可是大罪,陈太医吓得浑发抖。

    皇上?苏宛倾闻言笑声瞬时噎在了喉咙里。她满脸无辜地看着这个刚进来的男人,脸色越来越差。大概175的高,体格还算结实,不胖不瘦,但谈不上健美,长相不算英俊,但也还对得起市民,五官端正,头发乌黑,皮肤白皙,却略显羸弱,颇有一股书生气息,唯一拿得出手的便是浓眉大眼吧?不过长着浓眉大眼的男人,普天之下多的是……她苏宛倾高164,材还算黄金比例,最起码也是水蛇腰,容貌虽不能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但拿到古代当个美人还不成问题,又是个正规大学的本科生,择偶可是有原则的,男方高怎么也得180左右,175可左太多了,男人倒三角才是好材,可是眼前这个……材算他勉强过关,头发乌黑总算个优点,大抵还算是精血旺盛吧?她喜欢荞麦色皮肤的男子,显得阳光健康,这个男人浓眉大眼,却显得有些“小气”“鸷”,眉间距会不会太窄了?这个眉毛……是不是两个长到一起了?苏宛倾一想到这可是她在这个地方的“夫君”,不由地想要研究个仔细,不行可得赶紧想办法离婚!之前上网的时候看到过有关看相的知识,一定要搞清楚这个眉间距……苏宛倾想着想着便探出子去看个究竟,目不转睛地盯着福临两眉中间看。

    福临并不知苏宛倾此时的想法,他只看到陈太医的失态,苏宛倾的失仪,他冷冷地看了看一脸忧虑的乌恩其,话却是问陈太医的:“陈太医,皇后怎么了?”

    苏宛倾听到这句问话,忙扯回了思绪,目光炯炯地盯向陈太医。

    “皇后主子……回皇上,皇后主子她……”陈太医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下诊断。

    “如实说!”福临凛冽的目光落在了苏宛倾的脸上,一刀一刀剜着,这还真是个自虐的女人,明知自己来除了践踏她便是挖苦她,她还不死心地招惹他!

    苏宛倾打了个寒颤,这个皇上的目光不善啊,这种眼神像是想要她的命……难道他们两个夫妻不和?不会那么惨吧?刚找到好工作便莫名其妙地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受皇上仇恨的皇后上?她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

    福临看到苏宛倾的这个动作,不一愣,这个女人一向举止端庄大方,优雅得令人生厌,什么时候会做这么可的动作了?还有,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白皙了?可?白皙?哼,福临心下冷哼着,目光由疑惑转为不屑,这便是她的新伎俩?

    苏宛倾如此聪明,岂会看不到福临眼中的不屑,她也回以鄙视的目光,这个臭男人,像极了臭未干的毛孩子,对,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何不满意他了,他看上去根本不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倒是个毛孩子,不是高长相皮肤的问题,而是他根本年纪小,而显得书卷气。想到这儿,她不掩口而笑。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