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最爱的女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杖毙?”乌云珠披头散发,泪眼朦胧地望向福临,这个喜怒无常的君王,她越来越不懂他的心,她曾以为他的人是孟古青,可是他为何可以一次次残忍对待孟古青?就在她认定他的人是她乌云珠的时候,他却如风一般散去,连影子都不让她抓到。孟古青,宛如,金蝉……这后宫的女人,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福临,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让他们住手,出去!”乌云珠疯了一般。

    “都滚出去!”福临蹙眉,向闯进来的侍卫吼道。

    无辜的侍卫们连安都来不及请,便匆忙滚了出去。

    秋月和嫣然也忙爬起来跑出去,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殃及。

    “你又在闹什么?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人不人,鬼不鬼,你有当额娘的模样吗?”。福临呵斥乌云珠。

    “福临,”乌云珠躬向《无〈错《前爬了爬,拽住福临的龙袍,泪如雨下,“福临,你不可以不理我,不可以抛弃我们母子……”

    “抛弃?”福临无奈地看着眼前泣不成声的女子,不轻叹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乌云珠,你还是那个风轻云淡的少女吗?”。

    “福临,”乌云珠子一震,止住了哭泣,抬头看向福临,苍白的小脸还带着泪痕,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见犹怜,“我从来不是一个风轻云淡的少女,我只是一个深着你的女人。”

    福临语塞,终究还是弯捞起了乌云珠,任由乌云珠跌入他的怀中。

    “好了。是朕疏忽了你们母子,以后不会了。你才生产完。不要坐在地上,子坏了。再多的珍贵药材也补不回来,你若是有闪失,那些太医也统统不要活命了!”福临宠溺地抚摸着乌云珠的秀发。他虽然讨厌女人啼哭着纠缠,却也享受这份真,这份重视。

    “福临,你又去静嫔那里了?”乌云珠犹疑许久,还是问出口,若是此刻不问,只怕真会积忧成疾。

    福临没有丝毫犹豫。干脆地回答:“是,朕刚从静嫔那过来。”

    乌云珠的神色顿时暗淡了:“皇上既然着静嫔,何不恢复她的位份?这后宫的主人原本也是静嫔。”

    福临对于乌云珠的僭越,并未动怒,只是笑了笑:“原来你是在吃醋。”福临拉乌云珠到边坐下,安抚道:“因为朕的少不经事,青青吃了很多苦,你已经有了皇四子,青青却一无所有。你也想想。青青本是草原上的一颗明珠,万千宠,到了皇宫,又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却因为朕一时的小子,现在连普通的妃位都没保住,还被朕除了宗牒……朕现在想来。以前还真是幼稚呢,朕只是想多陪陪她。补偿她。”

    “皇上……只是补偿吗?”。乌云珠半信半疑,却又不敢问太急。

    福临怔愣了一下。是补偿吗?呵呵,这是宽慰乌云珠的话吧?不知何时,孟古青这个女子已经深深刻在他的心上了。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喜怒哀乐,甚至她的漫不经心,满不在乎……

    “臣妾知道了,以后会和静嫔和睦相处的。”聪慧如乌云珠,又怎么不懂得此番谊呢,说破无益,还是另作打算吧。

    福临闻言龙心大悦,握住乌云珠冰凉的玉手:“这才是朕的乌云珠,你的手好凉,朕会叫吴良辅把上好的补品都拿来给你补子,你放心吧,朕会照顾好你们母子的。”

    “臣妾何德何能,让皇上如此对待。”乌云珠强颜欢笑,心却早已坠入冰窖。

    “皇四子是朕的第一子,朕甚之。”福临认真地说。

    “第一子?”乌云珠瞬间惊愣。

    “你是朕最的女人,皇四子是朕最的儿子,等皇四子长大些,朕册封他为皇太子,将来继承大统。”福临满眼意。

    “皇上,福临……”乌云珠感动万分,所有的猜忌立刻烟消云散,整个人都融化在福临的怀里。

    福临从承乾宫出来的时候,还觉得脑子浑浑噩噩的,自己刚刚究竟在说什么?第一子?最的女人?皇太子?天啊!女人还真是麻烦,面对着乌云珠,自己什么离谱的话都说的出来。青青要是知道了,肯定又不理自己了!好不容易和青青冰释前嫌,千万不能让青青知道他今天说的话呢!有什么地方,可以没有女人存在,那才能真的清静吧!向往呢。

    “皇上……”吴良辅的声音将福临拉回现实。

    “啊?”福临忙掩饰自己的失神。

    “皇上,您不在承乾宫用晚膳,是要传膳……”吴良辅话音未落,福临便道:“传膳去永寿宫,朕要和静嫔一起用晚膳。”

    永寿宫。

    “……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苏宛倾和金婵玩得不亦乐乎。

    “皇上有旨,传膳永寿宫,与静嫔共用晚膳!”

    宫女太监们鱼贯而入,山珍海味的细胞瞬间在永寿宫各个角落游走。

    苏宛倾一怔,静嫔?是自己呢!幸福,来得好突然。

    “姐姐,皇上,终究还是你的。”金婵虽然心里吃味儿,但是打心眼儿里为苏宛倾高兴。有人终成眷属呢。

    “金婵,不要打趣我了,一起用晚膳吧。”苏宛倾不想丢下金婵。

    “哪有这样的呢?”金婵“噗嗤”笑出声来,“姐姐,你放心和皇上用膳,不必考虑我。咱们共侍一夫,这样的景每天都可能发生啊,皇上之前陪我的时候,姐姐不也没有在旁边吗?如今,我怎么可以打扰姐姐和皇上甜蜜呢?姐姐这样对我,真让我无地自容了呢。”

    “金婵,你也说这些……”苏宛倾抬手轻轻打金婵的手。

    “皇后娘娘驾到!”

    “给皇后娘娘请安!”众人请安。

    荣惠并未立刻叫大家平,而是看向没有请安的苏宛倾:“呦,静嫔还真是有国母的气势呢,本宫都要避让三分。”

    苏宛倾淡淡一笑,抬起拿帕子的手,不慌不忙问了安:“皇后娘娘金安。”

    荣惠并没有要苏宛倾起的意思,而是装作没有意识到:“这么多菜肴呢,是皇上要来了吗?”。

    吴良辅正要上前回话,苏宛倾却微微一笑,不咸不淡地说:“皇后娘娘,您贵为一宫之主,是不是应该体谅下,让咱们先平呢?”

    “谁和你是咱们?”荣惠不悦。

    “大家都平吧。”苏宛倾起对众人道。

    “你!”荣惠气急,指向苏宛倾,“你一个废后,你以为你还可以……”

    “废后怎么了?废后也曾经做过皇后,换句话说,皇后也可以被废掉。”苏宛倾欺近荣惠,笑得令人毛骨悚然,“皇后娘娘,您看到了,这些都是皇上命吴良辅送到臣妾这的,皇上要与臣妾共用晚膳呢,臣妾一个废后,被除了宗牒,何德何能呢?要不,皇后娘娘代替臣妾陪皇上用膳如何?相信皇上会更加开心呢!”

    “你不要太得意,不就是一顿晚膳吗?”。荣惠冷笑,“你还真以为皇上多你吗?后宫的荣宠不过如此,今天是你,明天是她,只有本宫这皇后才是真正的……”

    “真正的什么啊?”苏宛倾打断荣惠,“你们还不平?想跪死吗?”。

    “谁敢起来,本宫叫他满门抄斩!”荣惠怒道。

    “谁在宫里大放厥词?”冰冷的声音响起。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高呼。

    “皇上……”荣惠慌了,好不容易得到报,本来是要给苏宛倾个下马威,却未料想苏宛倾先发制人。

    “皇后,朕一直以为你温婉如玉,知书达理,没想到你心肠歹毒如此,滚出去!”福临怒斥。

    “皇上……”荣惠慌忙跪下,伸手拽住福临的袖子,“皇上您听臣妾解释!”

    “福临,既然已经传膳,我陪你去吃晚饭吧。”苏宛倾上前,故作亲昵地挽起福临的胳膊。

    “晚饭?”福临笑了,“你倒是没有一点皇后的样子呢。”

    “皇后?我哪里是皇后,人家被你废掉好多年啦,你还敢戳我的伤疤。”苏宛倾撒道。

    “好好好,咱们去吃晚饭。”福临轻拍苏宛倾的手,仿若做梦,真希望一辈子不要醒来,这样,青青永远都是现在这样的小女儿状态。

    “你们都起来吧,不用跪啦,你们跪着,咱们皇上怎么吃完饭啊!”苏宛倾挽着福临到了门口,突然停住,回头看向院子里跪着的人,大声道。

    “谢皇上,谢静嫔娘娘!”众人齐呼,平

    刚刚在众人面前还恩如胶水,满桌菜都要见底了,两个人说话还不过三句。

    福临终于忍不住了:“青青,叫太医过来吧,你这都吃光啦。”

    苏宛倾大口吃着火鸡腿:“福临,你送过来不就是为了叫我吃的吗?”。

    “可是……这十八道菜……”福临扶住额头。

    “是有些撑啊。”苏宛倾皱皱眉,“要不,出去散步?”

    “我还是叫太医送来些促进消化的药吧。”福临不放心。

    “不必啦,还是出去散步好啦!”苏宛倾拉起福临就往外走。

    “哎,青青,我还有话要和你说呢!”福临叫道。(未完待续……)

    104最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