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唯你夫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苏宛倾深吸一口气,仰望着“永寿宫”的牌匾,轻轻念叨:“我是孟古青,我是静嫔。”

    “啊呀!”

    后一声惊喝,吓得苏宛倾一股坐在地上,嘴唇都哆嗦了,映入眼帘的竟然是福临!

    福临一脸笑意地看着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苏宛倾。

    “你,你干嘛!”苏宛倾又恼又喜。

    “我自然是来看你。”福临弯腰伸手捞起苏宛倾,笑意更浓。

    “得了龙子自然是龙心大悦,想起慰问我这旮旯里的嫔了。”苏宛倾心里高兴,嘴巴却不饶人。

    “你是怨我降了你的位分?”福临笑问,“你终于在乎你的位分,在乎我给你的一切了?”终归是在乎我的,不然你干嘛这么生气?

    “才没有!”苏宛倾给了福临一个卫生眼。

    “那你干嘛拉着我[无][错]不让我陪乌云珠?你不愿意我陪乌云珠渡过难关,不就是你吃醋么!”福临嘻嘻地笑着,一把拉起苏宛倾的手,“走,咱们进去说,外面怪冷的!”

    “别!”苏宛倾甩开福临的手,“你不还是不顾什么血光之灾,什么国运衰退,冲进去陪着皇贵妃了么!皇贵妃刚产下龙子,你这个皇上不是更应该相伴左右吗?现在跑过来和我夜话,不怕伤了皇贵妃的心吗?”。

    “乌云珠费了那么大力气为我生下皇子,我能为她做的也仅仅是这一点事。现在,她都母子平安了,她的子自是由太医帮她慢慢调养。皇四子有嬷嬷照料,我在那也多余了。”福临倒不生气。依然笑着握住苏宛倾的双手,“我在这等了你很久。只想你知道,我虽然不能只有你一个女人,可是我的心可以只给你!其他的人,都是为了社稷!我是天下人的皇上,但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夫君!”

    “只是我一个人的夫君?”苏宛倾的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青青,你怎么哭了?”福临没料到苏宛倾会哭,急得伸手去擦苏宛倾的眼泪。

    “哎呀,”苏宛倾破涕为笑,打掉福临的手。“你弄花我的妆了!”

    “那你不要哭了,外面这么冷,风这么硬,掉眼泪不好!”福临拉起苏宛倾的手,“咱们进去说说话吧!”

    “你干嘛不进去等我,非得在这冰天雪地的,演一出苦戏吗?”。苏宛倾满心甜蜜。

    “金婵说得对,我是天子,是男人中的男人。不应该和你一般见识。谁叫我偏偏着你,谁叫你偏偏不在乎我,你不在乎冷宫,不在乎冷落。不在乎我位分,更不在乎我和谁在一起。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我主动来求和,我坐在里面已经等了很久了。天黑了你还不回来,我就出来等你。希望你能给我几分薄面。”福临可怜巴巴地说。

    “金婵要你来的?”苏宛倾莫名失落起来,“这些话也是她教你说的吧!”

    “没有。这些话都是我自己要说的!”福临忙说。

    苏宛倾莞尔一笑,福临这么心高气傲的人,肯低头说这些话,实在不容易了,她应该知足,她是孟古青,不是苏宛倾,对于孟古青来说,福临现在万分之一的柔足以令孟古青感动落泪了。

    “好啦,咱们以后好好的!”苏宛倾整理好思绪,挽着福临的胳膊进了永寿宫。

    乌恩其见苏宛倾挽着福临进来,忙请了安,端来汤为二人暖

    “青青,你今天去了哪里?”福临喝了一口汤,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苏宛倾舀起一勺汤,有些心虚。

    “去了这么久,吴良辅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福临看向苏宛倾。

    “我心不好,所以到处走走,皇宫这么大,找不到我正常啊。”苏宛倾喝了一口汤,便看向乌恩其:“这汤有些淡了。”

    “奴才去拿盐巴。”乌恩其便退下了。

    “我倒觉得刚好。”福临又喝了一口汤,并不觉得淡。

    “各人有各人的口味,各人有各人的足迹,你总不能奢求我走到哪里都必须能被吴良辅找到吧。”苏宛倾说着说着有了底气,“要不,你在我上安追踪器算了!”

    “什么?”福临一头雾水。

    “好啦,你放心吧,我就四处转转而已!”苏宛倾站起来,走到福临面前蹲下,“难道你还怀疑我做了什么坏事吗?”。

    “没有,我只是担心你。”福临伸手抚摸她的秀发,“都不好好梳头,就到处乱跑,皇额娘看到了又该说你了。”

    “我知道了,以后会整理好衣装再出去。”苏宛倾勉强地笑笑,心下凉飕飕的。她的汉装还没来得及换掉。

    “雀屏!”福临唤道。

    苏宛倾一回头,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丫头不急不缓地走了进来,盈盈下拜:“奴才在。”

    “雀屏,你武功高强,心思细腻,以后你就是静嫔的贴侍女了,要寸步不离地照顾静嫔,静嫔若是有半点差池,朕为你是问!”福临满面寒冰。

    “奴才拼死护卫静嫔!”雀屏应道。

    承乾宫中,一片狼藉。

    乌云珠坐在碗碟碎片中梨花带雨。

    “主子,您快起来吧,地上这么凉,会落病根的!”嫣然劝着乌云珠。

    “不要管我!”乌云珠哭道,“就让我死吧!冻死,病死,饿死,哭死,总归是死!”

    “主子,奴才已经让人去请皇上了,皇上一会儿就会过来,主子快梳妆打扮一下,不然怠慢了圣驾……”秋月顾不得碎片,上前想扶起乌云珠。

    “滚开!”乌云珠一甩手,甩了秋月一个趔趄。

    “啊!”秋月吃痛,从地上爬起,顾不得手上流血,对嫣然道:“嫣然,你快去门口迎皇上,我在这侍奉主子!”

    “不必了!深更半夜的,你们在闹什么?”福临气恼地大步跨了进来,看到乌云珠坐在地上,泪容苍白,更是怒火中烧,“你们这群狗奴才,通通给朕滚进来!你们就是这么侍奉皇贵妃的吗?吴良辅!”

    “奴才在!”吴良辅忙上前。

    “叫人拖这些狗奴才出去,一个一个给朕杖毙!”福临咬牙切齿地吩咐。(未完待续……)

    103唯你夫君: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