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一时忘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主子!”乌恩其“噔噔噔”地冲了进来。

    苏宛倾放下手里的书卷,抬头看向这个横冲直撞的丫头,微微笑道:“干嘛这么急,有老虎追你么?”

    “不是老虎,是皇上,呸呸呸,奴才尽胡说八道了!”乌恩其急得打自己的嘴巴。

    “呵呵,他又不在,怕他作甚?”苏宛倾淡淡一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小口。

    乌恩其看了一眼桌上的燕窝,竟是一口未动:“主子,奴才辛辛苦苦炖的燕窝,主子好歹尝一口啊!现在都凉了,奴才给主子!”说着就要去端燕窝的碗。

    苏宛倾忙按住乌恩其的手:“别……”

    “主子!”乌恩其一跺脚,怎么也不敢跟主子扯吧啊!

    “不用的,我都说我不吃这玩。无.错。意了。”苏宛倾说。

    “不补补子会落病的。”乌恩其急了。

    “已经落了,没必要再浪费了。”苏宛倾苦笑。

    “主子又胡说!皇上特地派人送的血燕,主子不吃不上拂了皇上的心意吗?”。乌恩其说着就又要去端碗。

    苏宛倾一个走神,碗就被乌恩其端走了。苏宛倾看着乌恩其的背影,无奈地笑笑,这丫头,刚才还着急忙慌的,这会子又去忙乎一个不打紧的燕窝了!

    “主子,该用午膳了!”兰是福临派来服侍苏宛倾的,还有个秋月。说是服侍,苏宛倾心里明白。其实就是监视。

    自从那之后,福临一次也没来看过她。只是派了两个婢女过来,模样倒是比乌恩其还端正。心思也比乌恩其细腻多了。每天都有赏赐送过来,金银珠宝,山珍海味,绫罗绸缎,名贵草药,还有各种上等的补品。福临还专门派了太医院最好的御医,苏宛倾婉拒了,只是礼貌地选了个刚进宫不久的小太医李清风,年纪倒也不是很小。已经有二十五六了,但在这偌大的皇宫里,他还是个初来乍到的新手。

    每天,李清风都会来为苏宛倾把一次平安脉。按规矩,他的资历只能给宫女把脉,现在居然可以直接给妃子把脉,他倒是很感激苏宛倾的看重,因此,很多话可以不说的。他都不跟福临汇报。这倒不是苏宛倾叮嘱的,苏宛倾什么也没说,但是李清风觉得,做人应该知恩图报。

    这个李清风就跟着兰走了进来。

    苏宛倾瞥见了李清风。只是淡淡地问了句:“怎么进来也不通报?”

    “静主子莫怪,臣让兰不要惊扰了主子休息。”李清风忙说。

    “我倒是没有责怪的意思,就是随口问问。”苏宛倾站起。见兰不慌不忙放下了膳食,才道:“兰你出去吧。”

    “是!”兰看了眼李清风。才退了出去。

    “臣给静主子请安!”李清风这才请了安。

    苏宛倾坐到桌边,拿起了筷子:“李太医一起用膳吧。”

    李清风一惊。忙道:“臣不敢!”

    “李太医大中午的来请脉,难道不是为了要我请你用膳?”苏宛倾揶揄道。

    “臣……”李清风脸通红。

    “你不要认真,我只是随便一说。自己一个人很无聊,好不容易来个人,我就拿你开涮。”苏宛倾尝了一口四喜丸子,“倒是这个味道。”

    “臣退出去等主子用膳后再进来。”李清风转要走。

    “呵呵,李太医生气了?”苏宛倾笑问。

    李清风忙转跪道:“臣不敢!”

    “你是不敢还是没有啊?”苏宛倾继续打趣着,“这不敢可不代表没有,没有也不意味着不是不敢哦。”

    “臣……”李清风急了。

    “呵呵,不说了,你都急了。坐下来一起吃吧,当陪我吃饭了。”苏宛倾顺手拉了张凳子过来,“坐下来。”

    “臣……”李清风只好硬着头皮坐下去。

    “乌恩其!”苏宛倾喊道。

    乌恩其急急地从里面跑出来:“主子!”

    “给李太医加副碗筷!”苏宛倾笑道。

    乌恩其看到这桌菜,脸色顿时变了:“主子!”、

    苏宛倾又夹了块四喜丸子送入口中,“啪”,李清风活生生把她要到口的打掉了!

    “你!”苏宛倾又惊又怒。

    “这是……”李清风面色惊惧地看向乌恩其。

    乌恩其点点头,“主子,这菜不能吃!”

    “主子已经吃过了,不过好在量少!”李清风神色凝重起来,没有问苏宛倾便抓起苏宛倾的手把脉。

    “李清风你大胆!”乌恩其惊了!

    李清风的手很温暖,苏宛倾一时竟忘记了太医为她请平安脉是不可以直接碰她的手的。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李清风,这个男人,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还好,没什么大碍!”李清风从随带的药匣里取出一个小药瓶,拉过苏宛倾的手,将一粒药倒在她的手上:“这是我祖传的秘制的解毒丸,能解百毒……”

    “谢谢。”苏宛倾点点头。

    李清风这才回过神来,慌了,忙跪下去:“臣一时忘记了……冲撞了主子,请主子恕罪!”

    “你死一千次也不够!”乌恩其气愤地说:“主子,他轻薄你!”

    “说什么呢?”苏宛倾脸微微一红,握紧了手里的药丸,“李太医是医者之心,一时急罢了。”

    “主子你不知道,他以前的妻就是中毒死掉的,所以他才学医……”乌恩其揭发道。

    李清风一震,乌恩其怎么知道他的过去?他的心突然很痛,平儿……

    “这种事你从哪里听到的?”苏宛倾微微蹙眉。

    “他是李大人的侄子,自然很多人仰慕,比如说兰……”乌恩其没心机地笑道。

    “李大人?”苏宛倾一怔。

    “就是李森先大人。”乌恩其道。

    “没有什么印象。”苏宛倾摇头,“就是人家是李大人的侄子,又与你何干呢?真是……”

    “他肯定把你当成他妻了,所以一时忘,主子你该惩罚他!”乌恩其心直口快。

    “乌恩其!”苏宛倾都要背过气了!

    李清风倒是没有弯弯肠子,见苏宛倾对乌恩其稍有了怒意,忙道:“主子息怒,主子责罚臣吧。乌恩其刚说的没错,臣是一时忘了,错把主子当做了……”(未完待续。)

    92一时忘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