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撕破脸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醒了?”福临推门而入。

    苏宛倾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又重重摔回上。

    福临忙跑过来,给她盖好被子:“你还折腾什么,好好养病。”

    “病?”苏宛倾瞪圆眼睛,艰难地吐出这个字。然后就像耗尽了全的力气,有无法发声了。

    “太医!”福临大喊。

    苏宛倾一听到太医二字,头就痛,不会又是那个说她失心疯的太医吧!

    还好,进来的是王太医,苏宛倾暗暗松口气。

    “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跟静妃说一遍。”福临坐到边,吩咐道。

    “回皇上,静妃娘娘是因为小产后没有调理好体,落下了病根,所以才……”王太医满头大汗。

    福临看向一脸惊愕的苏宛倾,道:“听见了?”

    “臣告退!”王太医见没。无.错。他的事儿了,忙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听帝妃之间的对话比较好,毕竟苏宛倾怀孕的事在宫里没有记录。前些子还要闲言碎语说苏宛倾与其他男人有染害死了自己的宫女海兰。

    福临一挥手,王太医便要退下,哪只福临又道:“慢着,为何静妃不能言语?”

    王太医犹疑了一下:“静妃娘娘七天未进米食,没有力气,所以……”

    自己昏迷了七天?苏宛倾惊愕后,异常平静,该知道的迟早会知道。

    “你什么时候怀孕了?”福临的神似笑非笑。

    苏宛倾即使想解释,也难解释,自己根本说不了话。

    “你退下。吴良辅!”福临叫道。

    王太医领命忙往外退。退的太急,正和急急赶进来的吴良辅撞个满怀。医药匣子里的东西撒了一地,这回可好。想不听也得听了!

    吴良辅顾不得帮王太医捡东西,忙跑到福临边:“皇上有何吩咐?”

    “把给静妃准备的小米粥端进来!”福临说,“她吃完后朕有话问。”

    “是!”吴良辅忙一路小跑着出了去。

    苏宛倾绝望地盯着福临,你终究还是不信我。

    “桃夭的?”福临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问道。

    苏宛倾看着福临的眼神突然变得凶狠起来,要是有力气,她早撕烂了这家伙的嘴!

    “不然你回来为何不告诉我?”福临苦笑,“我知道,你一个女子在外面。桃夭对你那么好,很难……我不怪你……那天的人,是桃夭吧?”

    “皇上,米粥来了!”吴良辅端着米粥跑了进来,福临端过碗:“你退下吧。”

    这时候王太医也收拾好了药匣子,忙不迭地跟着吴良辅跑了出去。

    福临将碗筷放到一边,起扶苏宛倾起来,拿了枕头垫在她后,又端起碗筷坐了下去。舀起一勺粥,放在唇边吹了吹,自己吃了一口,才舀起第二勺。吹了吹,然后送到苏宛倾唇边。

    “青青,你干嘛这么看着我?”福临觉得苏宛倾的神很奇怪。问道。

    苏宛倾这才喝了粥,一碗粥一肚。果然觉得浑有了些力气。

    “青青……”福临放下空碗,刚一回。“啪”的一声,脸上便火辣辣地疼痛:“你!”苏宛倾居然又打他耳光!

    打人不打脸,可是这男人实在欠揍!苏宛倾打他这一耳光,几乎是浪费了一半的力气。

    “你干嘛又打我!”福临很愤怒。

    “我什么也不想跟你说。”苏宛倾别过头去。

    “你想跟桃夭走,你为什么不走?”福临捂着脸咆哮。

    “因为我的是你,因为我失去的孩子是你的,因为我和桃夭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我这么说,你信吗?”。苏宛倾泪水盈眶,看着福临。

    福临愣愣地看着苏宛倾,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看,你不信,我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证人,你不相信我,我什么办法也没有。”苏宛倾说。

    “即使我相信,皇额娘也不会相信,别人也不会相信……”福临说。

    “如果你的心里真有我,你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相信不相信?你是一国之君,你相信的人天下人必须相信,不是吗?你的心里什么时候真的容纳下过一个人呢?对于乌云珠,你都一味地相信,那我呢?你凭什么怀疑我呢?”苏宛倾问。

    “乌云珠就是问题的症结吗?很久之前,你失踪之前,就结下了这个结,于是你故意失踪的?你那时候知道你怀孕了是吗?你故意报复我?就为了你的猜测?”福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是人吗?人能说出你这样的话吗?福临,我为了再见到你我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孩子也是我的,我的孩子没了,我很高兴吗?你把我想成什么样子了?”苏宛倾很愤怒。

    “桃夭都追到皇宫里来了,你要我怎么相信你?相信你怀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孩子被人挟持?”福临也很激动。

    苏宛倾感觉体力渐渐消耗殆尽,她指着门道:“你要不相信我,就请你离开,永远不要再来看我!”

    “不用你下逐客令,我一辈子都不会来了!”福临也很生气,转就要走。

    “慢着!”苏宛倾突然想起了什么:“金婵呢?你把金婵怎么样了?”

    福临本以为苏宛倾服软了,谁知道她只是为了金婵!“金婵落发为尼了。算她命大,如妃还活着,没必要治她死罪。”

    “你着她当尼姑?”苏宛倾火了。

    福临淡淡地说:“侍卫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把自己的头发全剪了。”

    “福临,算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有有义,谁知道你是个无无义的男人!”苏宛倾骂道。

    “孟古青,我也看错你了,我以为你对我坚贞不渝,谁知道你心里根本没有我!”福临回敬道,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咣当!”苏宛倾顺手抓起头柜上的碗丢了过去,碗落地,碎了一地。

    “静主子。”

    “鳌拜?”苏宛倾一愣。

    “静主子放心,是皇太后恩准奴才来看静主子的。”鳌拜说。

    “哦,你就是没有懿旨我也不怕。”苏宛倾微微一笑。

    “皇上也是紧张静主子,静主子何必与皇上生气呢?”鳌拜弯去捡地上的碎片。

    “不用捡了,一会儿乌恩其会来收拾的。”苏宛倾阻止道。(未完待续。)

    91撕破脸: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