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第六十九章

    如果两个人真的相,又怎么会忍心彼此折磨?相总是简单,相守却很难。虽然与福临在一起举步维艰,但是,苏宛倾觉得前路越来越明朗,人生充满了阳光。

    一个女人一辈子追求的是什么?不是不老的容颜,不是享用不尽的金银,更不是无数男子的膜拜,而只是一个可以牵手一辈子的他。

    苏宛倾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那天的片断,幸福的笑容不止一次漾在唇边。福临啊,真是一个值得她守候的男人。谁说他只是个毛头小子?他真的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了。以前,是她小觑了他。

    试问,有多少男人在重重反对中敢紧握你的手不放开,坚定地响亮地向全世界宣布,我就是要娶你。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最难学的课程便是“珍惜”。

    是的,在这个时代,没有非卿不娶,只有非卿不嫁。但是,福临敢在大选上对着天下宣布他要重新立她为后,这就足够了。福临还是很珍视他们的感的。

    苏宛倾推开窗子,温暖的阳光洋洋洒洒一片,明媚得耀眼。

    “心不错啊。”后冷不防响起一个声音。

    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苏宛倾嘴角扯起一丝好心的微笑,却没有回头:“桃夭,桌子上有福佑茶,自己弄。”

    桃夭皮笑不笑地坐下,自己动手舀了一大勺蜂蜜柚子,放进苏宛倾平时用的白玉桃花茶杯里,冲了满满一杯,便往唇边送去。

    “不拿自己当外人。”苏宛倾不知何时“飘”了过来,一转手便将茶杯移到了自己手上,美美地喝上一口。

    眼看要到嘴边的茶硬生生被别人抢走,桃夭倒是不生气,只是哂笑道:“堂堂静妃竟然吝啬一杯茶水,还是腐烂了的柚子皮。”

    苏宛倾白了他一眼,唇边却依然满是笑意:“那么多杯子不用,偏用我的,你好意思不?”

    桃夭起走到边,撩起幔的一角,嘴角浮起轻蔑的笑容:“金色,也不怕灼伤了你的眼。”

    “瞎了才好,免得天天看见你。”苏宛倾傻笑着,随口答道。

    “那老太婆在上病着,你就新衣服新幔地做,这样不好吧?好歹你也在福临那傻子面前装装贤惠啊”桃夭缓缓坐下。

    “你天天穿这一件白衣,你洗衣服了吗?”。苏宛倾跳了过来,上去就拉桃夭起来,“别弄脏了我的铺”

    桃夭不得已被她拉起,无奈地道:“怎么不见你的那个拼头了?”

    “谁?”苏宛倾瞪圆了眼睛。

    “那个,你不是有个拼头叫鳌拜吗?”。桃夭问道。

    “他好像最近体不舒服吧……”苏宛倾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拼头”这个词,她抬起手狠狠弹了桃夭的额头:“你说什么呢?是人话吗?”。

    “嗯嗯,不是人话,你小两口感好了,任谁都一边去了。”桃夭甩开苏宛倾,直直地躺在了上。

    苏宛倾大惊:“喂,这是我的

    “以为皇宫里的有什么不同呢,也不过如此啊。还是桃花谷的舒服。”桃夭不满地说,继而转向苏宛倾:“苏宛倾,跟我回去桃花谷吧。”

    苏宛倾有些怔愣,苏宛倾?

    “怎么,不习惯别人叫你的名字了?你看看你,再在皇宫里呆下去,你都成无名氏了叫你孟古青你不习惯,叫你苏宛倾你还是发愣……”桃夭絮絮叨叨着。

    “我发现,你越来越像吴应熊了磨磨唧唧真烦人。”苏宛倾捂住耳朵。

    “桃花谷多逍遥自在啊,要不我许你带福临一起回去……”桃夭双手向后一撑,坐了起来,目光炯炯地盯着苏宛倾。

    “你有病吧……”苏宛倾刚要骂人,只听外面一声通报:“皇上驾到”

    苏宛倾急忙瞪了桃夭一眼,便急匆匆出去了。

    “给皇上请安”苏宛倾关了房门,正看见福临迈了进来,急忙蹲请安。

    福临微微蹙眉,下意识地看了眼闭的房门:“青青,你怎么对我这么客气了?还生气呢?”

    苏宛倾正心虚着,一时缓不过来,仍然维持着请安的姿势:“没啊……”

    “没有就起来啊”福临伸手捞起了她,“让我好好看看你……”

    苏宛倾不放心地看了眼房门,福临扳过她的脸:“怎么了?你‘金屋藏’了不成?”

    “哪有啊……”苏宛倾忙摇头。

    福临呵呵一笑,伸手点了点苏宛倾的额头:“有鬼哦。”便抬起脚往卧房走去。

    “皇上……”苏宛倾急了,虽然知道桃夭有分寸,但是还是担心桃夭留下蛛丝马迹,她忙上前拦住福临:“乌恩其最近学会了做点心,比海兰做的还好吃,我拿给你尝尝……”

    福临眼珠转了转:“这个啊,一会儿的吧,我刚用完早膳,肚子饱饱的,先去你房间看看,我生病的这段子,都对它生疏了。”

    “皇上……”苏宛倾一个没拦住,福临便推门而入。

    “你回来了?”慵懒的声音仿佛刚刚睡起。

    “是你?”福临剑眉一扬。

    “啊,是皇上。”上的人儿不慌不忙地整理衣衫,从容不迫地下了,对着皇上作揖:“给皇上请安了。”

    “福临你听我解释……”苏宛倾自看见桃夭的第一眼,脑子便乱糟糟的了,急不择言。

    “倾倾,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桃夭一双桃花眼,泛着醉人的光芒,妖媚地看着苏宛倾。

    “福临……”苏宛倾恨不得将桃夭千刀万剐,不仅没离开,竟然还敢宽衣解带地在她的上侧卧着扇她的扇子

    “迟早也得知道的,早知道晚知道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难道因为晚点知道皇上就会改主意吗?倾倾,没必要再瞒下去了。”桃夭一边系着扣子一边说。

    “福临……”苏宛倾不知道该怎么说好,都被桃夭气糊涂了。

    福临倒是出奇的冷静,只是冷冷地看着桃夭,一言不发。

    “我和他……”苏宛倾指向桃夭。

    桃夭终于穿好了衣衫,媚态万千地看向苏宛倾:“倾倾,我可等的不耐烦了,今天必须给我个选择,我,还是他?”

    第六十九: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