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第六十五章

    子一天天挨着,苏宛倾对于现代的记忆越来越模糊。

    福临、乌恩其、妮楚儿、玄烨,还有那个令人讨厌的桃夭已然成为她生命力叽叽喳喳喧嚣不停的必然存在。

    嗯嗯,如果还要算一个人的话,那么,便是这个唯一带有现代色彩的吴应熊了。只是吴应熊这个蹩脚的科学家,在这个缺乏物质条件的时代里,如今也快加个“伪”字了。

    一个研究了时光机的伪科学家,把她带入了这个时代,却无法卖给她一张返程的车票。

    不过,好在,她有福临,虽然福临这个家伙对她“绝”,但她已经知足了。福临砍伤了她,却问她怎么伤成这样,她很想哭,可是却哭不出来,眼泪早已干涸。于是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淡淡的说:不小心摔倒,划破了额头。福临蹙蹙眉,只是漫不经心地、例行[无][错]公事地嘱咐了一句:记得宣太医好好看看,别落了伤疤。便没有再说什么,苏宛倾觉得,如若是从前,福临应该会玩笑一句,落了伤疤我可不要你了哦。可是福临没有这么说,苏宛倾在他的记忆里,只不过是后宫嫔妃里的一个,只不过是政治的傀儡罢了。

    苏宛倾呆愣愣地摊在上,幔隔阵子就换,反正宫里的能工巧匠多,她画出图样,就有人能给她迅速做出来新的幔。这轻纱般的幔却依然让苏宛倾窒息。紫色,忧郁的紫色,苏宛倾的头快爆炸了,她“腾”的坐起来,刚要喊,声音却噎在喉头——又是桃夭

    桃夭正抱着双臂站在她的尾,妖媚地对她笑,不,不是妖媚,是**。苏宛倾很恨地想着,竟脱口而出:“你笑得那么**做什么?”

    桃夭微微皱眉:“**?”

    苏宛倾嗤笑:“怎么,不乐意了?”

    桃夭立刻恢复了笑容:“怎么,你的小脑袋瓜里对我有了什么**的想法?”

    苏宛倾撇撇嘴:“你要是来吵架,我今天没心

    桃夭呵呵一笑:“吵架?好像是你对我不友善,出口伤人的吧?怎么说的好像都是我的不是了?”

    苏宛倾哑然,隔了几秒才冷笑出来:“哈,那倒是你友善,我恶毒了?你是善良的邻居,我是虎姑婆”

    桃夭耸耸肩:“不明白你说什么,你总是胡言乱语。不过对于你这种脑筋不清楚的家伙,我倒是习惯了。”

    苏宛倾翻x下,知道与他再吵无益,桃夭与她相处久了,也变得有些乱七八糟了,嗯嗯,如果可以用乱七八糟形容她自己的话。有时候她都怀疑,与桃夭在一起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至少,桃夭和她越来越像,嗯嗯,夫妻相。反而福临,有太多的女人,夫妻相,在福临那里,大抵没有这个概念。

    “你来做什么?”苏宛倾一边倒茶,一边问桃夭,这语气,就像是在问候很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温和,听不出敌意。

    桃夭有些愕然,这小妮子居然转脸转的这么快?他有些错愕地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布木布泰那个老家伙……”

    苏宛倾手一抖,布木布泰这个老家伙……她抬眼看向桃夭,桃夭立马改口:“呃,怎么说也是你的婆婆,我不应该这么说的,可是,唉,就是那个皇太后她老人家……”

    苏宛倾莞尔一笑:“我没在乎你怎么称呼她,就是你叫她老太婆我都不介意,只是不想隔墙有耳罢了。”

    “隔墙有耳?”桃夭眯缝起眼睛,“如果真怕别人听了去,那么干脆什么都不要说的好。只要你说了出口,就可能被人听见传开。秘密一说出口,还算秘密吗?真正的秘密是要烂在自己的肚子里的,不是么?”

    苏宛倾憋住笑,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越来越不像你?好了,说吧,我不打断你了。”

    桃夭点点头:“你不知道吗?皇太后……她下令废除了内命妇入宫侍奉的……”

    苏宛倾还是没守住诺言,脱口而出:“什么?”

    桃夭嘴角一扯,满脸鄙夷:“你不是听不懂我的话吧,还是太惊讶了?就是乌云什么猪那类人以后不能进宫来侍奉了。”

    “好端端的,提她做什么?”苏宛倾有些心虚地低下头,难道,是因为乌云珠,布木布泰太才……福临和乌云珠真的发生了什么?

    桃夭继续道:“布木布泰已经命十一皇子把乌云珠接回去了。不过听说她还是子很弱,只怕活不了多久了。”

    “他们发生了什么?”苏宛倾整理了下思绪,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桃夭没想到苏宛倾会直接问出口,有些怔愣,但还是很快接话道:“你不是不想知道吗?怎么又问了起来?还问的理直气壮?”

    “是,我就想知道了,你说还是不说?”苏宛倾柳眉微挑,一副小心我要生气的模样,“你再磨磨唧唧的我可叫人进来把你这个江湖骗子扔出宫去永世不得进宫”

    “好啊,你一口气说这么长的句子,不累啊?”桃夭倒是一副我不怕的神,“你随便,我倒是想看看你夫君的皇宫是什么铜墙铁壁能拦的住我桃夭?到时候莫说我不留面,铲平了你夫君的老窝。”这语气,这神,悠哉的,倒像是在聊星期天去哪里踏青。

    “无耻。”苏宛倾翻了个白眼,“你,说不说”

    桃夭见苏宛倾有些恼了,才正色道:“我看见……嗯,听好了,不是我听见不是我听说的,是我看见的。福临那畜牲拉着乌云珠的手不放,还深更半夜的……”

    桃夭突然觉得苏宛倾的眼神有很浓的煞气,忙改口:“这个,我口误,不是畜牲,是福临皇帝,深更……”

    “好了你不要再描述了”苏宛倾“腾”的站起来,愤愤地说:“他就是个畜牲”

    “我还没说完呢……”桃夭很委屈,最讨厌话说一半就不让说出口了这个苏宛倾,这讨厌自己怎么会忍受这么个小丫头片子,要是换了别的人,莫管男女,他早一巴掌拍下去,不是酱也是烂泥了,自己不会真对这死丫头产生什么感了吧?真,讨,厌

    第六十五: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