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岳佼 书名:爱穿顺治十九年
    第五十九章

    阳光明晃晃地照着永寿宫。

    苏宛倾笑靥如花:“哦?轻薄?”

    云巧儿气鼓鼓地嘟起嘴:“是啊,奴才请静主子做主”

    苏宛倾掩口而笑:“我再是个破落户,也算个永寿宫的主位。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吴应熊紧锁了眉,眯缝起眼,仔细盯了苏宛倾许久,才咽下一口气,挥了挥手:“看在静主子的份儿上,臣不计较了。”

    云巧儿一听,不屑又溢满了唇边:“呵,原来是个汉人。”

    吴应熊攥紧了拳头,却隐忍着,只是淡淡问了句:“汉人怎么了?”

    云巧儿撇撇嘴,刚想说什么,苏宛倾便走到吴应熊边站定,转看向云巧儿:“额驸,看过公主了?”

    云巧儿一听“额驸”,便惊愣了。荣惠与芳淑相互看看,本不多言,这会儿更不敢说什么了。

    “或许,你们还没见过额驸,或许,你们远远地见着了,也没瞧真切。这宫里的人多,皇亲国戚也多,你们不认识,额驸也不会怪你们,见过面了忘记了,这次也就罢了。但是,这既然是在我的永寿宫,我就不希望以后再出这样的事儿。”苏宛倾凌厉的目光扫过三人,三人忙点点头:“奴才谨记静主子的教诲。”

    “我也不过是个小额驸,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呢?”吴应熊嘴角扯起一丝笑容。

    “只希望你对妮楚儿好。”苏宛倾微笑着看向吴应熊,“女子的心给了男子,如若得不到回应,那是多么悲哀的事儿。”

    吴应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凄楚,苏宛倾一时恍惚,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她揉揉眼,却发现吴应熊笑得依然明晃晃的。

    “是啊,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我会对她好的,如果有可能的话。”吴应熊点点头。

    “如果?”苏宛倾蹙眉。

    “哎呀”云巧儿突然跳到了苏宛倾边,重重地撞了苏宛倾一下,苏宛倾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亏得吴应熊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

    “你推我干嘛?”云巧儿怒气冲冲地瞪向一脸无辜的荣惠。

    荣惠喃喃地说:“什么?我……”

    “你还装糊涂,不是你就是芳淑”云巧儿指着芳淑喊道。

    “我?”芳淑的脸上更是写着冤枉两个字。

    苏宛倾深吸了口气:“好了,不要吵了,我说追究了吗?有意思吗?”。

    荣惠可怜巴巴地低下头,芳淑与云巧儿互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院子里又安静了。

    “我最后说一次,公主在永寿宫静养,你们都安静些。额驸这些子来看公主,你们都避讳着些,就留在各自的房间里好好准备着大选的事宜。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你们在宫里也有些时了,皇上可不会一直养着你们。”苏宛倾看了眼荣惠,话却是说给三人的。

    “奴才们知道了。”云巧儿、芳淑、荣惠齐声道。

    “我也就是今儿来看看,不会天天来永寿宫的。”吴应熊笑笑,“你还好吧?”

    苏宛倾有些惊讶,但很快便挂上了笑容:“呵呵,额驸今儿慈祥得令我受宠若惊啊。”

    吴应熊也一愣:“慈祥?”他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妮楚儿怎么样了?早起的时候她还在睡着,我就没去打扰她。”苏宛倾问道。

    “好多了,但还是起不来,摔的重的。她给你惹麻烦了,皇上没有继续为难你吧?”吴应熊关切地问道。

    “没有。”苏宛倾有些尴尬,为难,把这三个博尔济吉特氏都塞给她,算不算为难呢?

    “没有就好,要不我也该愧疚了。希望,你帮我好好照顾她。这些子就托付给你了。”吴应熊道。

    “主子,”乌恩其从里面出了来,直奔苏宛倾:“公主说饿了,奴才去做些吃的,主子、额驸想吃些什么?”

    “她们也饿了吧,你问问她们,一起做了吧。我随便吃些就可以了。”苏宛倾看了看芳淑三人,说完就进了房间去。

    吴应熊没说什么,也跟着进了房间。

    “为什么没有胃口?”吴应熊坐到象牙沙发上,问道。

    苏宛倾坐在桌前,手里比比划划着:“要是有个笔记本就完美了。”

    “你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懂礼貌么?”吴应熊皱皱眉。

    “你这个人好鸡婆,大个男人啰嗦,像妈。”苏宛倾毫不客气地瞪向他。

    吴应熊被苏宛倾的话噎着了,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我也是关心你,怎么说,在这个时代里,咱俩也算是亲戚了,而且是唯一的。”

    “这你以前好像不是这么觉得的。”苏宛倾白了他一眼。

    “哎,刚在外面不是好好的吗?”。吴应熊跳了起来。

    苏宛倾莞尔一笑:“刚在外面觉得你被打很爷们儿,现在觉得你啰嗦的很人妖”

    “我好心关心你而已,你这个人……”吴应熊深吸一口气,“看在妮楚儿欠你的份儿上,我忍你。”

    “时光机怎么样了?”苏宛倾笑了笑,转了话题。

    “那个……没头绪。”吴应熊瘪瘪嘴。

    “原来你也蹩脚的。”苏宛倾呵呵一笑。

    “喂,在这里缺少材料,我……我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吴应熊为自己辩解。

    “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吧?”苏宛倾笑得更开心了。

    “你要照顾好自己,在这深宫里,一个女孩子不容易。”吴应熊突然说。

    这话吓了苏宛倾一跳,她蓦地站起来,快步走到吴应熊面前,摸了摸吴应熊的脑袋:“你……没发烧吧?”

    “你才发烧了呢”吴应熊没好气地打掉她的手,“男女授受不亲”

    “哈哈,害羞了啊?”苏宛倾一笑,退后三步,“我还以为你上我了呢”

    吴应熊险些没吐血:“我呸你当你是西施貂蝉啊?我上你?做梦吧”

    “喂”苏宛倾不满了,“有你这么对女孩子的吗?刚还怜香惜玉,现在又开始下道了”

    吴应熊双手抱臂:“拜托,我是你姐妹儿的丈夫,你怎么能觊觎?”

    苏宛倾嘴一撇,转走回桌前坐下:“给你美的,我怎么会看上你一个人无聊,看着你,涮涮你开开心罢了,你还当真了。”

    “哎,真别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人了。”吴应熊一拍脑门,一个坏坏的笑容在脸上绽放。

    “谁啊?”苏宛倾看着他的表怪怪的,心里也惴惴的,不知道他要干嘛。他能提出什么建设建议?

    “鳌拜啊”吴应熊脱口而出。

    “谁?”苏宛倾跳了起来,差点没抓起吴应熊把他丢出去。

    “鳌拜”吴应熊喊道。

    “你要死啊?”苏宛倾睁圆了眼睛,“鳌拜?他都有女儿了,女儿都进宫选秀女了”

    “早上来的时候遇见鳌拜了,他正要来你这儿,看见我,就不来了。他让我把东西转交给你。”吴应熊一脸捉的表

    “东西?”苏宛倾挑眉。

    “是啊,我交给乌恩其了,不知道她放在哪里了。”吴应熊扫视了一圈,看到墙角的一抹金黄,便惊喜大叫:“找到了”

    只见吴应熊抱着一个巨大的金灿灿的蝴蝶走向苏宛倾:“这就是他要我转交的,老家伙,还浪漫。”

    “这是……”苏宛倾瞠目结舌,她顺势看下去,看到长长的线绳,犹疑地道,“风筝?”

    “我猜是的,只是你能不能放飞就是一码事了。”吴应熊耸耸肩,“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居然与鳌拜……”

    苏宛倾狠狠踩了他一脚:“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与鳌拜清清白白的,你别诬陷鳌拜了是前些子他拜托我照顾他女儿金婵,所以才给我送来谢礼的吧。”

    “见过送金银珠宝的,没见过给后宫娘娘送玩具的。”吴应熊嘿嘿一笑,“拿你当他女儿呢?”

    苏宛倾白了他一眼:“胡说八道……”不过也是啊,她在鳌拜眼里,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当女儿,呵呵。

    “算是吧。”苏宛倾不想再与吴应熊胡诌,草草地应和着。

    “你这一屋子没善类,你可小心了。”吴应熊突然道。

    “你好八啊”苏宛倾放下风筝,“我去看妮楚儿,你呢?随你”说完便大步流星地出去了。

    慈宁宫。

    布木布泰慢慢品着龙井。

    福临心不在焉地玩弄着手里的玉如意,不停地撇嘴,真是沉闷啊,皇额娘把自己叫来究竟是干嘛?都传膳了,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

    “皇帝……”“皇额娘……”母子俩几乎同时唤道。

    “皇额娘先说……”福临额头上都要冒汗了。

    “秀女里,你看中了哪个?”布木布泰笑吟吟地问道,眼睛却是盯着茶杯里的茶叶的。

    福临微微蹙眉,喜欢哪个?不是明知故问吗?他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宛……”

    “芳淑怎么样?”布木布泰打断了福临,焦距也落在了他的脸上。

    福临瘪瘪嘴:“芳淑是哪个?朕不知道见没见过。皇额娘要是喜欢,那就入选吧。”

    第五十九:

    

重要声明:小说《爱穿顺治十九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