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何处觅美花(上)【锦书轩】

    ()    ( )    一心耐心地等着花花,这一等就是五年。

    美花读大学的四年,一心做了四年的高三班主任,在教学和班级管理上一年比一年得心应手,但在家庭生活上却不那么顺手。【锦书轩】

    平时借口忙,两人很少回城,但寒假暑假却是躲不过去的。第一年开始放寒假的时候,一心给宝珠打电话,手机打爆,宝珠就是不接。后来一心连发10个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宝珠才回了个信息,的两个字:“不回!”懒

    一心赶紧回过去:“你不怕你爹妈生气?”等半天没有回音。一心又发了个信息过去:“你妈可是指望着你呢,你想让她伤心?”宝珠这才同样回去。

    两人约定了子,并约定在县城车站碰头。那天,一心先到的车站,等了大约半个钟头时间,宝珠坐的车才到。一心笑着迎上去,宝珠把脸扭到一边去。一心迎过去,宝珠又转过来。一心说:“看看,那么大人了,还耍小孩脾气,回到家可别这样。不然,爸妈一眼就会看出问题。”

    宝珠这才好一点,一心拉着宝珠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对宝珠说:“不管你对我有多大意见,多少误会,为了老父老母,回家这段时间,你必须做个好样子来。”宝珠答应了。两人又到超市买一些过年的东西和给两位老人的礼物回去了。【锦书轩】虫

    回到家,两位老人特别高兴。宝珠爸笑着说:“宝珠有多少年没回来过年了?今年,是一心把他带回来的。”

    一心说:“爸,以后,我们年年回来过年。”

    “这就对了,你看,满院满屋的东西,你们不回来,我们可咋办呢?”老太太挽着两人的胳膊,在院子里转。只见院子里的树上,墙上,晒衣服的铁丝上都挂满了鸡和鱼,收拾得干干净净,一排一排的。

    宝珠妈嘴合不住,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这刚交腊月,你爸就忙着四处选买柴鸡,捡拾硬柴,准备做闷烧鸡。还天天往鱼市上跑。这鸡、鱼准备好了,牛,猪,你爸说现在的人们容易造假,他拿不准哪好哪坏,单等你们回来买。还有鞭炮,你爸跑了好几个买鞭炮的地儿,一到就问:‘你这里最长的是多少响的?’记个数,到别的地方再问,最后挑选了雷子最多,最长的几挂鞭炮回来了。

    “你爸还专门买了个长竹竿,回来的时候进不了门,他就把它靠在院墙外,再上楼,最后从楼顶上系进来。我说:‘你傻啊,买个细竹竿就行了,买个碗口粗的干什么呢?’你猜他说啥?他说现在先有宝珠放着,以后再过年,教孙子放鞭炮。……”【锦书轩】

    老太太还说:“这几年宝珠不回来,每年节串亲戚都是你爸去,他去得烦烦的。今年,该你俩去了。宝珠带着一心去认认亲戚,人家一准会给你喜钱,你可千万不要推辞。”

    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嗑瓜子,包饺子,聊天,上街购物,串亲戚,走邻居,给别人道福,接受别人祝福,不亦乐乎。

    可等晚上,关上房门,只剩下两人的时候,便无话可说。宝珠只觉无聊,便溜进书房,不是看球赛,就是在网上下象棋,一玩一个通宵。第二天眼睛红红地去吃饭。

    老太太起初还想着年轻人的事,不便多问。后来,有天天快亮的时候,老太太起来上卫生间,见书房里灯亮着,偷偷推开虚掩的门,宝珠正在网上杀得难分难解,连母亲站在后也不知道。

    老太太没说什么,回头推开两人的卧室门。只见台灯开着,一心没脱衣服睡着了,书本掉在地上。老太太给一心盖好被子,把书本放在桌上,叹了口气,回自己屋去了。

    再一个晚上,等大家都睡下后,宝珠又准备溜进书房,却见母亲正坐在书房门口,闭着眼睛,用腿支着门,好像睡着了。他不敢打搅母亲,转溜回自己卧室。从柜子里拉出一被子,睡在了沙发上。一心想喊他睡上,谁知宝珠已打起了呼噜。【锦书轩】

    后来,宝珠干脆把电脑、电视搬进了卧室,晚上早早地上了房门。一个通宵一个通宵地消磨着。开始一心自尊心强,见他冷淡自己,也撑着不理他。后来,又怕这样下去,会熬坏他体,便只是催他睡觉,宝珠只是不理。实在没办法了,一心就把电脑或电视关了。宝珠只是瞪眼,也不吵闹,倒头便睡,待一心睡熟后,再爬起来。

    有一次,见一心换衣服,宝珠赶紧扭头走出卧室。

    有一天,两个老人出去了,宝珠进卫生间,好半天不出来。一心怕有什么事,赶紧敲门。门打开了,只见宝珠两手、两胳膊肥皂泡泡,衣服,袜子满满一盆子。一心说:“以后就是再不想理我,大小的衣服脏了,你只管脱下来,我来洗。”

    宝珠说:“自己洗的干净。”

    一心说:“我给你多洗一遍。”

    “多洗多少遍都不干净。”【锦书轩】

    一心生气了:“你说的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宝珠不咸不淡地说。

    一心不想理他了,又转回去,随他洗去。

    一心只想收拾东西,回娘家。大过年的,又怕嫂子们和乡亲们笑话;想回学校,又怕同事们多想,更怕对不住两位老人。只得又坐了下来。

    后来的寒假和暑假,两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人前亲亲密密,高高兴兴,谁也没看出什么。人后,谁也不想理谁。人们只是奇怪,这样好的一对夫妻,都老大不小了,怎么不想着要个孩子呢?

    单位抓计生的专干,把准生证给一心换了一次又一次。后来,忍不住了,就直接劝她:“赶紧要一个吧,要晚了,恐怕生不出来了。”

    一心只是推说忙,可是,每次的单月孕检却是跑不了的,这叫一心哭笑不得。【锦书轩】

    姐妹们不断地打电话回来询问消息,老太太说:“这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呢。人家不见动静,我有啥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的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