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祸的闷烧鸡(下) 【锦书轩】

    谁知刚站在他面前,他张嘴就叫出了我的名字,我瞪大了两眼。他说:“这不奇怪,你是学校里很特殊的一个学生,学习好,体育好,冬天里敢打赤脚。后来不知道咋回事,不见了,老师们提起来还非常惋惜呢。”.

    我告诉他,我也不甘心,想复习参加高考。仝老师一听很支持,除了教材,资料,教案也拿来给我看。

    刮风下雨,干不成活,都是用功的好机会。收麦子的时候,最是辛苦,不像现在,联合收割机收割,出来就是麦粒,一两天就麦收结束。那时候,从麦子黄梢到抢种抢收,半个多月才下来,人要累得脱层皮。可就是这样,我也没放松过学习。

    农民们指秋望夏,我们这里一年中最重要的收获季节就是麦季。麦季收成不好,人们立马就想到,吃啥呢?心里会很难过,很没底。所以,麦季,我们比过年还重视。这时候,大家会说,忙得、慌得像打狼一样。

    收麦的整个过程比较繁琐。先要选一块比较适宜的麦田,比如离家较近,或与其它地块的距离都差不多,来做场子。薅下半亩左右的麦子,然后用石磙好好轧轧,碾匀实了,晒干了,就是一个很好的打麦场。

    各地的麦子先后割下来,捆成捆,堆成垛,天好便开始打麦子。

    把麦个子一个个从垛上拉下来,解散,一层压一层,像扇子一样铺展开来。晒上小半晌,然后用小手扶拖拉机成圈碾,这叫碾场。碾够了,用木杈把麦秆挑一挑,抖一抖,这叫翻场,然后再碾场。如此反复几遍,麦粒就掉个差不多了。把麦秸挑一边去,一堆或几堆的麦粒混着麦糠,被拢到场子中间,有风了,扬扬,麦粒就干净了,这叫扬场。

    前前后后的过程比较费事,也比较催促人。天说变就变,弄不好,碰到连天,麦子出芽,一年的慌忙都白费了。所以,打麦场上,大家汗流浃背,灰头土脸,腰酸背痛,却不敢含糊居。

    但这繁杂中间,也有大家轮流喘气的工夫,这工夫,我却不舍得把它白白地喘掉,掏出书,加个班。只要一听到叫喊,赶紧把书本往麦垛上一塞,忙活去了。一有空,赶紧又拉出来。

    有耕耘,就有收获。有机会参加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还没有忘记高中时的那个愿望,给自己选了师范。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填的都是师范,结果如愿以偿。8月底,学校通知我去领大学录取通知书。

    去领录取通知书,真的吗?

    消息传来,邻居们撇着嘴说:“她?凭啥?”是啊,学生们天天在学校,工夫整,又有老师教导,未必能考上,而我成天在家忙活,做梦吧?

    也该天造化,我过去的数学老师,托人往家捎信,让我领通知书。可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传信。没办法,他又托我表哥亲自跑到家里来通知。后来,哥哥跑到街上找到正在吆喝着卖韭菜的我,告诉我“范进中举”……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的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