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祸的闷烧鸡(上) 【锦书轩】

    我家院子周围有十几棵大树,有二十三年光景,最小的也有十年。没人修剪,夏天里枝繁叶茂。里面藏个人,别说晚上,白天里也不容易发现,我就打起了这些树的主意。.

    白天里没活干的时候,养好神,蓄足劲,晚上便很少睡了。早早地吃完饭,背个袋子,上树去了。

    潜伏在树上,不敢松懈。贼来了,我就打开袋子,或面门,或眼眶,或后脑勺,又狠又准,弹无虚发。然后悄无声息地待在那里,谁敢再动,再挨一次。贼只得落荒而逃,我并不追赶,也不下树。

    夏天好办,到秋末,到冬天,就麻烦了。外面冷,树上没法待了。一般人看牛,都不住牛屋。因为贼一看到人,必定先伤人,再偷牛。不过,最危险的地方,也有安全的因素。贼不会用气味熏人,以免熏着牲口,拉不走。我家没有多余的房子,关键是没有太牢固的房子。所以,用牛皮纸把牛屋窗户糊糊,门的背面也糊个严实,又专门到铁匠铺打了一把长长的大刀,磨得锋利,晚上就住进牛屋。

    e.宝出马

    单调漫长的晚上,无以消遣。点上蜡烛,把高中的课本拿出来,一点点琢磨。语文,过去会背的再试试;不会的,再背背。数学题,这种解法解出来,想想还有别的方法没有。英语单词划来划去……反正有的是时间。

    有一天晚上,大概半夜吧。看书看得心烦,站起来活动活动,刚想坐下,发现后墙下面的懒汉洞口有动静。所谓的懒汉洞,就是嫌牛粪一锨一锨往外运麻烦,就在墙靠下的地方,开个小洞,从小洞里往外甩牛粪。我看到有一个小棍在洞口晃来晃去,又奇怪又吃惊,不过,很快镇定下来。我没动,想看看下面还有什么动静。

    过了一会,伸进来一个帽顶,帽檐一点一点进来。下面别是一个头吧,我一阵头皮发紧,不由得抓紧了那把长刀。

    再定眼一看,只是个帽子。下面用个棍子顶着。这是在试探!我赶紧吹灭蜡烛,蹲在下面。紧接着,“轰”的一声,后墙倒了。后墙是单砖墙,且是泥糊的,不经一撬居。

    借着月光,我看到外面蹲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粗树桩子一般,黑黑的一大片。一般人没有那么宽阔,难道是他?!

    我浑发冷,甚至有些发抖。我想使劲咬紧牙,上下牙却打起架来了。这不行!我使劲拧自己的大腿,好了些。

    “进去!”粗树桩子在低声命令。

    “我不敢。”另一个矮小许多的黑影又缩了缩。

    “废物!”前一个骂了一句,不再废话,站起来。

    我看清楚了,是他赭!

    他向这边走来,一点也没有一般贼人的张皇,直奔牛屋而来。大概是还没适应屋里的黑暗吧,他开始摸索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我飞起一脚,照他裆部狠狠踢去。他大概没料到有人,更没料到这一着,“哎呦”一声,蹲了下去。我趁势抡起大刀,却把刀背朝下,迎面照他头上砸去,他倒了下去,一声不吭……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的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