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你的舌头【锦书轩】

    有一次,护林人忍不住好奇,悄悄地,远远地跟在后面,跟到村里。直看到黑衣人走到他的院子,打开门,熄了灯。.

    他的功夫到底有多高呢?谁也不知道。不过有一次,他带着那个外地姑娘去一家看录像,村里一位外号“惹不起”的地痞子也来了。看那女的长得出色,便凑过来言语挑逗。他没吭声,待那痞子伸手要捏那女的下巴时,他伸出长胳膊,抓住痞子领子,像投标枪一样把痞子从门里投到了门外。而他自始至终都只是坐着,并未站起。

    有一次,喝罢酒,人们相互吹牛。他告诉别人说:“你们说的算个鸟,我在一家农业信用社当保安,对信用社的角角落落熟悉得像自家的堂屋和厨房。有一天晚上,我钻进信用社,用布袋子装了一袋子钱,不小心碰响了保安电铃。被人们追到了五楼,急之下,跳了下去。人们认为我这一跳,十有**活不成,就不追了。谁知我福大命大,造化大,只是腿有点麻,竟好好的。我抓起钱袋子,坐火车跑了……”

    听的人瞪大了眼睛,却不得不信。因为从小到大,他从不开玩笑,不虚夸,他说的应该是真的。传出去以后,人们添油加醋,更是把他吹得神乎其神。

    他回来后没咋着谁,可人们怕他,左邻右舍更是战战兢兢。他找人垒院墙,找谁谁来。人们细细密密地,拿出最好的手艺。砌完后,却不敢要工钱居。

    邻居家的大狼狗,白天还好好的,晚上莫名其妙地死了,邻居讨好地把狗拖过来,请他“把狗皮剥了,吃狗吧。”

    他不出门。可远近村子里,当官的,做贼的,都敬着他。当官的求平安,怕他作乱;做贼的怕出丑,寻求保护。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敲他家的门。送烟,送酒,甚至送钱的都有。他不露面,只那女的听到敲门声,看清楚,问清楚,放人进来。三言两语,就又把人打发走了。

    人们猜测着,偷牛的比原来猖狂,是不是与他有关?更大胆的想法,会不会他就是幕后?

    可要好的人们之间,话刚出口,赶紧自己捂住嘴:“胡扯,胡扯。”

    d.我家的牛偷不走

    我家没有值钱的东西,除了两条牛。我们跟别人家一样怕偷牛。今天听这家牛丢了,明天听那家牛不见了,暂时的侥幸之后还是更多的紧张——“说不定哪天下雨,就淋到头上了。赭”

    我家院墙不高,一跳就能过来,狗也指望不上,干脆晚上就把狗圈起来。

    牛的事,母亲更是紧张。我对她说:“没事的,咱这么难,老天可怜,贼也不忍心呢!”母亲原来不迷信,别人对她说:“你走走教会,一切交给主安排,主会保佑你平安的。”母亲便跟在别人后面一起去教会,果然,我家这两条牛很平安,母亲见人就说:“真是心诚就灵啊!”

    其实,母亲不知道,我家,贼也光顾了几次。可偏偏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他们一到我家附近,就头昏眼花,栽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再起来,再栽倒。贼说:“真是邪了门了,又没见人。”

    贼们也迷信,便相互传着说我家邪,不可近。这样整个夏天,我家的牛倒也平安。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是咋回事……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的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