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6.(4)C.治好明月母亲的病

    C.治好明月母亲的病

    我正要喊门,一个皮包骨头的小狗,浑沾满草,从一个烂筐子里走出来。“呜呜呜”,有气无力地对我叫起来。

    听到叫声,明月从屋里走出来。我没开口,她眼泪流出来了。拉着我的手,指指外面,我们沿着村边小路,边走边聊。

    她说:“上周就听说父母在怄气。考试最后一天,妹妹打来电话说,父亲和母亲不知为何事又吵起来了。吵完架,父亲出门打工去了,母亲昏倒在。她让我赶紧回家。所以,最后一门功课没考,我就回去了。

    回到家里,屋子里已围满了人,村里的医生也来了……

    我是老大,父亲到广东去了,三个妹妹还小,这个家以后可咋过呀?上学还是不上?这个问题开始摆在面前,在我脑子里缠来绞去。我想退学,可等搬书的时候,又舍不得了。但家中又实在走不开。老师,我该咋办呢?”

    我问她母亲得的是什么病?她说:“只知道是严重的妇科病,具体什么病,我也说不来。因为没钱看,从来没进过医院。她老是肚子疼,疼得很了,就让我们到村卫生所买些止疼的药。”

    我说:“这样吧,我有同学在县医院,是有名的妇科专家。把你母亲带到县医院来。”

    她说:“我家没钱,听人说,县医院的医疗费,住院费都是很贵的。”

    我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以后再说。”

    在邻居的帮助下,她把母亲带来了。我面前的是一个个子很高却枯瘦如柴、面色蜡黄的女人。女儿搀着她,站都站不稳。我赶紧扶她坐下。我夸她女儿学习勤奋用心,她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我对她说:“有病就得看医生,拖着,耗着,不省钱还会加重病。万一有个好歹,孩子们可怜。所以,不说为你,为孩子们考虑,你也得赶紧治病,好好看病。”

    我的话大概说到她心里去了,她点点头,却又摆摆手。

    我说:“是钱的事吗?这个,你不用担心……”

    说通明月母亲后,我给同学打了电话,又租了个出租车,来到县医院。同学早已做好准备,等在那里。

    把她拉到一边,对她说:“拿出你的本事来。你们这里的新式药,试验药……凡是要价高的药不用。”

    她说:“别以为就你好。最讲良心的职业,一个是教师,另一个就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放心吧!”

    我的同学还真够哥们,对明月母亲做了全面检查后,说:“你这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主要是营养不良,气血不和,郁积太重。慢慢调理调理就好了。”

    我说:“得多少钱?”

    她说:“钱,钱,钱,你就知道钱。先动完手术再说。”

    同学告诉我,明月母亲子宫里面长了个很大的肿瘤,并且是恶的,非得做切除手术不可。

    明月母亲不想做,同学笑着说:“你要是不疼,不做也罢。不过,以后会很疼的,疼得要你的命。”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的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