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6.(3)故事二b.制住“州官”c.练练你的胆

    b.制住“州官”

    我班学生一再挨打,谁这样猖狂,欺人太甚?学校家长把学生交给我,也把希望、信任交给我,我岂能坐视不管?便展开了调查。调查的结果是:五班的班长嫌疑最大。

    此生人高马大,不在学校完全看不出他还是学生,留着长长的头发,还有两撇小胡子。家里很有势力,其父是县里一位握实权的官员。该生和社会上的混混们打得火,自称黑道白道都吃得开,学生们称之为“老大”。在班里做班长,比班主任还厉害,学生们见了他都乖乖的。谁违反纪律,班主任不吭声,班长就会摆平他。

    不过,“不许百姓点灯”,“只许州官放火”。此班长自己倒放不羁,看谁不顺,眼一眨,自有人上前帮忙修理。谁请帮忙,只要有关系,定会拔刀相助,因此犯下不少事。

    小事班主任睁只眼闭只眼,大事政教主任找他,他满不在乎。政教主任拍桌子,他振椅子。政教主任要开除他,他说:“开除吧,今天开除,明天我爸一个电话,校长又乖乖地让我回来了。”把个政教主任气得直翻白眼。

    碰到这样的主儿,咋办?这真是件拿头劲的事。初中时胖老伯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没事不找事,来事不怕事。”堂堂一名教师,还怕你一个小毛学生不成?学校毕竟是学校,容不得邪恶横行。那究竟该咋办呢?

    迎面直击!在确定是该生所为之后,便把他叫到办公室,单刀直入:“侯米是你打的吗?”

    “是。”他倒爽快。

    “为啥?”

    “不为啥。”

    “不为啥,你随便打人?”

    “她犯。”

    “犯什么?”

    “谁让她癞蛤蟆想吃天鹅,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还想追胡俊呢。”

    “青期谁对谁有好感都很正常,谁追谁都有权利,至于该不该追,追上追不上,是他自己的事,别人无权干涉。你凭什么打人?”

    “打了,咋了?”

    “咋了?赔礼道歉。必要的话,还要带着侯米到医院检查。”

    “可能吗?”他的无赖相出来了,摆出一副其奈我何的架势。

    “可能!”我被激怒了,“我有亲戚在市政府,打个电话给公安局,到时候就不是一般的学生违纪,节就严重了。我就不相信无法无天……”

    这么一说,他软了。后来该接受什么样的处罚,接受什么样的处罚。每次见了我,都远远地打招呼,客客气气。再后来,竟悬崖勒马,浪子回头。其父先是百思不得其解,后明白真相,亲自到学校感谢。说:“这个混小子,别说学校,我都拿他没办法。没想到,你倒把他治了……”

    c.练练你的胆

    至于侯米,事后我让她父亲把她带走。他父亲表白说:“她从小到大都胆小,不会惹事,乖得很,是个好孩子。”

    “好得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过星期或假期,来回的路上我接送。”他父亲怕我不信,还立下字据,按下手印,说,“孩子在这儿上学,若再有任何事,都与学校和班主任无关,只求能在你班。”

    我说:“那也不行,安全第一。孩子要成才,更要成人。”

    “那就拜托你了,除了你的班,哪班我也不放心。”

    “那就转学。”

    “转学更不行,她子弱,换个环境更没法。”他父亲快哭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的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