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神马的(下)

    他的名字叫迹部念景,妈说,这是因为她怀着他的时候,爹哋寸步不离地守着她,也让她时时刻刻惦念着爹哋,唔…他大概能了解一些其中的意思,不过心里还是觉得这个名字不够华丽。

    为迹部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迹部念景3岁就开始了他的学习生涯。幸好他本就天资聪颖,虽然刚开始启蒙的时候念景总是静不下来,经常听课听到一半就嚷嚷着要找妈陪他玩。

    但是,迹部是绝对不可能让这个不华丽的臭小子打扰了他跟夜的二人世界的。所以,每当迹部念景感到无聊想要偷溜的时候,迹部总会适时地出现在书房,用尽各种办法威儿子乖乖留在书房学习那一溜的精英课程。

    黎夜曾经因为心疼儿子学习辛苦而向迹部建议减轻一些课程,但是结果…求没求成,自己倒是被迹部拉回房间索要了好几个晚上,累得她再也不敢开口帮儿子求,就怕这样的惩罚又来一次。

    不过虽然求没有用,但是黎夜毕竟心疼儿子,所以就开始了每天制作各种不用的糕点让儿子品尝的子。

    明明曾经那么不乐意与小孩子接近,但是现在,或许真是因为自己的孩子自己疼,黎夜简直将念景疼到了骨子里,只要是他的要求,黎夜都会想尽办法满足他,让他开开心心的。

    这样子,黎夜对迹部自然就没有那么专注了,虽然她仍旧不忘对迹部嘘寒问暖,可是那跟以前比起来,真的是差了不止一点点。再加上迹部平时要上班,除了晚上,基本都是在公司度过。这样子,两人独处的时间就更加少了起来。

    这样的状况可不是迹部乐意见到的!

    可是,他总不能把迹部念景塞回黎夜的肚子里回炉重造啊!

    于是,迹部景吾开始了与自己的儿子争夺妻子的子。

    迹部大宅每天都可以听到类似的争吵声:

    “她是本大爷的老婆,自然应该时时刻刻陪着本大爷!”

    “她是本少爷的妈,当然应该时时刻刻陪着本少爷!”

    “夜是我的!”

    “妈是我的!”

    ……

    每一次,黎夜都哭笑不得地过来阻止两父子幼稚的吵闹,但是第二天、第三天…这样的况总是屡不止,频频上演。

    到后来,黎夜也懒得理会这对幼稚到底的父子了,每次他们开始争执,黎夜就会拉上定居在东京的爷爷(迹部的爷爷~特此申明!)一起看戏,桌子上还准备了各种零食点心和茶饮。

    次数一多,两父子终于回过味来,知道自己被当成了笑话,于是也不吵了,迹部家再次进入了和平时期。

    但是,这种状况却只持续到迹部念景的4岁生

    那一天,为了庆祝小念景满了四周岁,黎夜趁着迹部还没回家,就主动跑进了厨房,霸占了整个烤箱准备亲自帮儿子烤一个又大又美味的大蛋糕。

    迹部家的厨房很大,但是这并不表示就在流理台旁边的黎夜会闻不到鱼腥味。迹部家的小少爷生,整个迹部家都是高度重视的,所以,采购物品一大早就已经全部送到了迹部家。

    黎夜进去的时候,其中一个厨师正在弄生鱼片,其实在被厨师处理过以后,鱼腥味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了,但是黎夜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莫名的就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还没等厨房的人反应过来,黎夜已经一手捂着嘴,大步冲出了厨房向洗手间快步走去。管家只来得及看到黎夜的动作和她异常难看的脸色,但他片刻也不敢耽搁,立刻就打了电话给正在开会的迹部,告诉他黎夜的况。

    于是…两个小时后,迹部大宅又一次人声鼎沸了起来。

    除了远在法国第N次蜜月的迹部夫妇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赶回,其他人,甚至包括了黎夜的两个妹控哥哥也都赶到了迹部宅,因为…她又怀孕了。

    这一胎和第一胎一样,根本就不在黎夜和迹部的意料之内,但是或许是因为已经有过一个孩子的关系,黎夜对这一胎不仅没有任何的排斥不安,甚至充满了期待。

    她的心态很好,但是迹部却不同。即使已经当了爸爸,但迹部对于这一胎的小心翼翼的程度,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神经紧绷的迹部不仅要求管家将所有的危险物品都束之高阁,更是严令止黎夜接近厨房,也不准她靠近游泳池、网球场等地。

    迹部的紧张让黎夜感到哭笑不得,但是心里知道他是紧张自己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于是便也任由迹部做这做那的,没有忍心去阻止他。

    不稳定期过去以后,在家实在感觉无聊的黎夜终于忍不住央求迹部带她去外面逛逛,起先迹部并不同意,毕竟迹部家本就很大了,想要散步走动的话,在家里就可以了,不必外出,

    但是,他终究是抵不住黎夜的撒痴缠,最后妥协地将她带去外面,当然,目的地只能是书店这一类不会让人觉得过分拥挤嘈杂的地方。

    但就算只是这样,黎夜夜已经感到满足了。

    几个小时以后,黎夜在迹部的默许下买回了一大堆的小说,终于心满意足地跟着迹部回了家。

    既然怀孕的时候不能接近电脑电话等等的电子产品,那么,看书总不过分?里也是这么想的,在接下来的子里,她也毫不犹豫地贯彻了这样的行动指南,彻底沉迷在了书海当中。

    当然,这样的举动导致迹部家的藏书越来越多,种类也越来越杂,最后直接导致了黎夜生出来的第二个孩子在将来的十几年时间里彻彻底底的成了个小书虫。当然,这是后话。

    在这样的平和子里,迹部念景也不和他父亲闹着要妈了,两父子有志一同的站到了统一战线,时刻保护着自家妻子(妈)不会磕到碰到,而迹部念景更是养成了每天摸摸自家妈的肚子,跟里面的小妹妹聊天的习惯。

    没错,在三个月后的一次产检时,医生在黎夜的好奇之下,告诉了她,这一胎是个小女孩。这个结果让迹部家上至迹部爷爷下至迹部念景都乐开了花。

    毕竟迹部家一直都可以说是子嗣单薄,好几代下来都只有独子继承家业,而黎夜的这一胎,却是迹部家盼了好几代才终于盼来的小公主,如何能不让这些人感到欣喜若狂呢?

    当然,因为这样,黎夜就更加成为了迹部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其重视程度比之当初怀念景的时候更加厉害。

    幸好,在煎熬了这么长时间以后,黎夜终于在医院顺利诞下了一个粉雕玉琢的足月女婴,这差点没把迹部家的人乐疯掉。

    迹部在黎夜从产房出来以后便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边,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坚决不让黎夜感到一丝一毫的不舒服。

    黎夜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迹部安静的睡脸。

    两次生育,两次都在醒来的第一眼看到自己最的人,黎夜只觉得心里暖暖的,生产时的那种痛苦此刻都变得微不足道了起来。

    迹部的眼底有着淡淡的青痕,可想而知他肯定又是一夜没睡地守在她边。不忍心打扰他的睡眠,黎夜按了下铃,打算让护士帮她拿一条毯子过来,谁知手还没碰到按键,一只大手已经代替她按了下去。

    “景吾~怎么不多睡会?”黎夜转头看向仍旧有些疲倦的迹部,微微皱起了眉。

    “睡不着了。”微微叹息着将她搂到自己怀里,迹部低声说着。

    “你…”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多说,放松地将子靠进迹部温暖的怀里,享受着他的温柔呵护。

    “夜,我帮宝宝想好了名字,就叫迹部恋夜怎么样?”护士很快就将宝宝抱了进来,看着睁着一双大眼笑呵呵地看着他们的婴儿,迹部一边逗弄一边开口说道。

    “好啊,很不错的名字。”黎夜笑着附和,对怀里软软暖暖的小婴儿不释手。

    至此,迹部家的小公主正式被命名为迹部恋夜,跟迹部念景一样,没有任何上诉空间。

    迹部恋夜的童年比起迹部念景快乐了不止一点点。这位集合了整个迹部家族的期待的小公主一出生就得到了万千宠,就连才5岁的迹部念景也在看到自己妹妹的第一眼以后,彻底沦为了小妹控。

    迹部景吾更加不用说,长得酷似黎夜的迹部恋夜简直被迹部宠上了天,基本上只要是她迹部恋夜看上的东西,迹部就会想方设法地让她得到。

    要不是还有黎夜这个母亲在,迹部恋夜绝对会变成一个骄纵的小霸王。不过幸好,这样的景并没有发生。

    在黎夜的教导下,迹部恋夜成功长成了一个美丽的名媛淑女,当然,该有的手段她一点也不会比人差,该有的心机也绝对不会没有。

    所以,黎夜的教育很成功,但忍足侑士的儿子却注定了悲催。谁让他喜欢谁不好,偏偏就喜欢上了迹部家的小公主,迹部恋夜呢?

    所以,忍足云枫的前途势必坎坷,他的追妻之路注定了障碍重重。

    (全文完)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