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神马的(上)

    (好…其实我个人对包子没啥的说…【顶锅盖…】于是,如果写得真的不好的话……表拍我啊啊~~~【遁走…)

    结婚两年,黎夜和迹部都没有打算这么快就有孩子,所以总是选择在安全期做|做的事,享受着愉快的二人世界。

    不过,百密终有一疏。

    那天看到桌子上的生鱼片时,黎夜莫名觉得胃里翻腾不已,没忍多久就冲进了洗手间大吐不止。

    这样的表现把迹部吓得不轻,当下不管黎夜的反对将她送进了医院的VIP病房,唤来了一堆的医生护士。焦急忧虑中的迹部完全没有发现自家父母那了然的神色和窃笑的表,在黎夜边急的团团转,完全没有了平里的张扬和华丽。

    这家医院跟忍足家很有些渊源,所以,忍足在知道迹部完全失去冷静的表现时也顾不得吐槽什么的,有些担忧地来到了病房前。各个科室的主治医生都被迹部小题大做地看了过来,让他们务必保证黎夜的安危。

    不知内的医生们看到少年气势大开的模样,都有些战战兢兢地帮半躺在病上的黎夜进行了仔细的检查。直到他们终于了解迹部家的少体不舒服的真相……

    哭笑不得地将迹部夫人已经怀孕七周的事实一字不漏地告诉焦虑非常的迹部景吾,剩下的各科室医生们眼观鼻、鼻观心,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至于看笑话?拜托~现在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人可是掌握了本大部分的经济命脉的迹部家的现任家主耶!谁敢不知死活地笑话他?

    唔,不得不说,其实还是有人敢笑话的,不用怀疑,那个人就是已经当了一年的爸爸的忍足侑士!

    看着迹部这完全不冷静的表现,忍足童鞋选择的遗忘了自己当初比之迹部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不华丽样子,非常欢乐地看起了迹部的笑话。

    听到黎夜怀孕的消息,迹部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明明他们都那么小心了…为什么还是中奖了呢?迹部只觉得脑子乱乱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对于这个还未成型的小生命,虽然有迷茫,也有纠结,但更多的,却是满满的喜悦和期待。

    那是属于他和黎夜的孩子呢!

    这样想着,迹部暂时无视了一边满脸戏谑的忍足侑士,迅速调节好了自己的状态,抛下了那一点也不华丽的迷茫和纠结,开始了对医生的‘扰’活动…

    (那个…乃们懂的~~!!)

    病房内,黎夜不敢置信地轻抚着自己依旧平坦的肚子,无法想象此刻居然有一个小生命在她的体里。

    说实话,她并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小孩子太闹、太难缠,所以,即使是结了婚,她也总是有意识地避着孕,不想这么快就有孩子。她喜欢二人世界的生活,虽然迹部总是很忙,可是,只要一有时间,迹部就会陪着她,即便什么事也不做,只是静静地相拥。

    这个小生命的到来让她感到措手不及,她有些慌乱、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去对待肚子里的那块,一时之间,她只能怔怔地盯着自己的肚子,脑子里一片空白。

    迹部满心喜悦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对着肚子发呆的黎夜。他分不清她是高兴还是不开心,毕竟,两人在一起那么久,迹部其实知道黎夜并不是非常喜欢小孩,也幸好,因为结婚的时候年龄还不算大,两家的父母也很善解人意的让他们先不急着要小孩。

    而现在,这个孩子却在他们完全没有准备的况下来到了黎夜的肚子里…

    快步走到边,迹部小心地避开黎夜的肚子,将她整个人搂到怀里,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关心道:

    “体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黎夜摇了摇头,整个人都缩到了迹部的怀里,像是在寻求安慰一般,双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腰。

    感觉到黎夜的不安与迷茫,迹部心疼地收紧了手臂,一只手仍旧轻柔地顺着她的长发,斟酌了一下语言,再次开口道:

    “夜…你在担心什么?”

    “我…”听到迹部的问话,她有一瞬间的停滞,其实…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她需要一个人帮她拨开迷雾,帮她找到正确的道路,以至于不会在将来后悔。

    “景吾…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足够的耐心…去护、教导自己的孩子…我,或许不会成为一个好母亲…”断断续续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却不敢抬头看向迹部,她…害怕迹部会因为这些而伤心失望。

    虽然她表达的意思实在是有些模棱两可,但是迹部却是欣喜的。

    黎夜的言语之间有着些许迷茫和犹豫,却惟独没有透露出任何想要放弃这个孩子的信息,这让迹部相信她只是有着对不确定的未来的恐惧,却并没有因为这种恐惧就拒绝前进。

    虽然,这样的话听起来实在是有些太过没有自信,可是,只要黎夜没有从心底里完全排斥这个小生命,那么,一切都有可能。

    略微有些强硬地抬起黎夜的下巴,迹部固定住她的脑袋,不让她逃避自己的视线:

    “夜,乖,现在不要想太多,你的体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看到她乖乖点了点头,迹部这才继续开口说道:

    “没有人生来就会是一个好母亲的,但是,你可以试着去学习如何当一个母亲,不是吗?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边。”

    其实迹部说的话,黎夜自己也并不是不清楚,可是,有些时候,人总是需要依靠别人的劝导和肯定来让自己安心。此刻,听到迹部这样说,黎夜心里的惶惶不安就像是被抚平了一般,什么犹豫和担心都变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了起来。

    双手自动自发地环上迹部的肩膀,黎夜主动吻上迹部的薄唇,唇边逸出低低的叹息:

    “景吾~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们是夫妻。”揽住她的双手紧了紧,迹部开口陈述这样的一个事实,灰眸锁住她的,眼底满是疼惜与深

    “嗯,我们是夫妻。”

    ————————

    伴随着一阵响亮的啼哭声,迹部家的下任继承人终于新鲜出炉!

    筋疲力尽的黎夜在听到那阵哭声以后终于满足地勾起了唇角,闭上眼的时候,她隐约看到了迹部欣喜疼惜的表,还没来得及辨认,放松后那随之而来的浓浓的疲倦感就已经将她带入了沉睡之中。

    这一觉,是这八个多月以来黎夜睡得最舒服安稳的一次了。等到她精力充沛地睁开眼睛,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

    沙发上,紫灰色短碎发的英俊男人正静静地闭着眼,眼底有这显而易见的黑眼圈,很显然,他肯定是一夜未眠。

    黎夜嘴角带笑地看着沉睡中的丈夫,脑中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八个月的怀孕生活。

    自从知道她怀孕以后,迹部将全部的生活中心都放到了她的上,公司的事除了重大项目以外,他基本上不怎么过问,将事全部丢给了迹部英嗣去处理。

    那段时间,他比她这个正牌孕妇更加紧张,不仅所有事都安排得面面俱到,迹部更是几乎24小时守在了她的边。

    怀孕的子真的一点也不舒服,在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她的双腿甚至有了些微的水肿,晚上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她向迹部提过在怀孕期间分房睡,但是却被迹部一口回绝了。她担心因为自己的状况让迹部没有办法好好休息,他却以实际行动告诉她,他要一直照顾她。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专注温柔,原本紧闭着的凤眼突然间睁了开来,恰好对上黎夜来不及闪避的眼睛。漂亮的凤眸眨了眨,眼中突然间就涌现了浓浓的笑意,迹部起坐到边,一把将黎夜搂到自己的怀里,关切地问道: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不饿?”

    “唔…有点饿~景吾…我想看孩子。”黎夜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下以后才开口说道。

    “等一下先吃点粥,吃完以后再看孩子,啊恩?”亲了亲黎夜柔软的红唇,迹部浅笑着开口。

    “好~”没有异议地点头,黎夜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

    迹部家的小包子不像一般的小孩那般瘦弱的像只小猴子,相反,白白胖胖的样子,柔嫩的白皙皮肤让小包子看起来就玉雪可,唔…虽然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男孩子有些奇怪…不过,看在包子还没满月的份上…

    小包子长得相当漂亮,五官精致秀气,像极了黎夜,但是右眼的眼角却遗传了迹部的华丽泪痣,发色也是神秘的紫灰色。这孩子,完美地继承了迹部和黎夜的所有优点,只是可惜的是,因为才刚出生没多久,孩子的眼睛还没睁开,看不出瞳孔的颜色。

    黎夜抱着白白嫩嫩的小包子,心里突然间就觉得非常柔软。这个小生命,是从她的肚子里蹦出来的,是与她血脉相连的孩子!这样想着,黎夜早就已经忘记了几个月前自己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小包子是如何的感觉到迷茫与无措,心中只剩下要好好疼这个孩子的想法。

    这真的很不可思议!

    她无法形容这种转变,但却是满心欢喜地期待着小包子慢慢长大。

    “啊,对了,景吾~孩子要叫什么名字啊?”心满意足地抱着包子靠着丈夫的黎夜终于想起了这个实质的问题,她微微仰头,紫眸水润润、亮晶晶地看着迹部道。

    “名字?”迹部闻言挑了挑眉,这个问题…他居然给忘记了!不过,少爷他是不可能让人知道自己居然会忘记起名这种不华丽的事的。所以,他嘴角勾起,淡定地扯谎道:

    “这是我们的孩子,名字自然是要我们一起来想。”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