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忍足侑士

    宫崎这个名字对于忍足侑士来说,其实并不算特别陌生。毕竟都是上流社会的一分子,毕竟都是经常出入各种宴会的人。

    忍足其实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宫崎的时候,她边还有一个高挑帅气的男生相伴,不过,这并不是他注意到宫崎的原因。会记得她,只是因为当时,他亲眼看到了他们的分手,并且,连对话也听了个一字不漏。

    当时,他对于这个能够无比冷静地说出“你的要求超越了我的底线,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这种话的宫崎充满了好奇。他有种预感,这个女孩子并不像她表面上所呈现出来的那般平庸。

    不过,忍足毕竟有很多事要忙,并且,他的边也从来不缺少女伴,所以那一天的好奇心很快就被他跑到了爪哇国,不再关注。

    真正开始和她有接触是因为那个突然间出现在迹部生活中的美丽女子——伊藤黎夜。他看得出迹部对她的在乎,却不太明白她为什么选择了去英德,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最关注的,因为黎夜,他再一次见到了宫崎

    这一次,就不仅仅是宴会中见到的熟悉的陌生人了,他们开始会在见到面的时候相互打一声招呼,手机上也不知何时有了对方的联系方式,甚至,偶尔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将对方约出来喝一杯咖啡之类的。

    忍足一直都是欣赏宫崎的,但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欣赏而已。直到那次的地区预选赛,他发现宫崎的网球居然打得还不错,当下心里对她的欣赏又加深了一层。

    看着她赢了比赛后那纯然的兴奋表、还有那毫不掩饰的对黎夜的信赖和喜,忍足突然间有些想知道,如果这个女子是扑到自己的上,那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随后陪着她们一起去看青学的比赛似乎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忍足也因此知道了宫崎居然是手冢的表姐这一个事实。看着那个在手冢面前生动真实的少女,忍足突然间就有那么一点点嫉妒起了手冢。

    他想,他或许是有些喜欢上这个率真的女孩子了。

    之后的一系列交往变得更加的顺理成章,他们相约去看电影、喝咖啡、兜风,有时候甚至还会一起出去压压马路、散散步。宫崎对于忍足的邀约很少拒绝,毕竟忍足本就是一个相当风趣的人,和他在一起,没有多少压力,也不会感觉到沉闷。

    于是这两人,在黎夜完全没有察觉到的况下,交越来越好。

    迹部为了让黎夜散心而提议去他的私人小岛上好好放松一下的时候,忍足很快就提出自己的意见,告诉迹部如果还有黎夜的好朋友一起去的话,她会更加开心的。这样的提议合合理,迹部只是略一沉吟就应下了这个建议,并且破天荒的主动联系上了宫崎和樱井麻里两人。

    小岛上那段其实并不算长久的朝夕相处的时间,毫无疑问的,让两人之间的暧昧顺利升级。虽然没有捅破那最后一层纸,但是忍足感觉得出来,小对他不仅没有排斥,甚至有着不少的好感。

    这样的认知让他感到雀跃,这是他第一次真心的喜欢上一个女孩,会为了她的绪起伏而感觉到心波动。这样的体验很新奇,但是忍足完全没有排斥的感觉,他甚至,是在享受着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回到东京以后,忍足的邀约也越加频繁起来,可是,或许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彻底的明朗化,忍足和宫崎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瞒这件事,没有让好友看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如果没有那一次的意大利之旅,忍足不知道自己到底会拖到什么时候才让两人真正走到一起,但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而忍足本人对于迹部那一次突然间的放假决定表示了十二万分的感激。

    在得知宫崎一个人去了意大利的时候,忍足除了有些小惊讶之外,心中满满的都是立刻见到她的念头。

    他从来都不是温吞的人,实际上是行动派的忍足没有丝毫犹豫地订了最近的一班飞机,继宫崎之后迅速上机跟去了意大利。

    忍足的突然出现是宫崎始料未及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看到他的那一刻,宫崎的心中满是雀跃与柔软。她双手环上忍足的颈项,地吻了一下他的薄唇,语气中满是惊喜与愉悦:

    “侑士,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呵呵,我是来追你的。”忍足额抵着她的,含的桃花眼锁着小好看的琥珀色眼睛,低低地叹息: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真的从忍足口中听到这样的表白,宫崎有一瞬间被他的认真怔住,但是随即,她嘴角扯开一抹灿烂的弧度,微笑着开口:

    “好吖,不过,你要很疼很疼我才行哦!”

    宫崎从来都不是一个扭捏之人,听到她如此爽快的应,忍足愉悦地勾起了唇角,心中却又感到有些懊恼,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将怀里的小女人订下。

    不过好在现在,两人的名分总算是有了。这样想着,忍足便放下了心中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专心享受起两人世界,在意大利好好地畅玩了一番。

    他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真正意识到,宫崎到底有多建筑。几乎每到一个地方,她总是会忍不住昂那些风格独特的建筑从各种角度拍摄下来,回去以后一遍一遍的欣赏研究。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可是,那样专注的宫崎却让忍足完全移不开眼。有时候,他甚至会傻傻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宫崎的侧脸发起了呆。

    这样的体验绝对是新奇的,而忍足,似乎越来越迷上了这种感觉,很想时时刻刻和呆在一起,发掘她的每一种风

    在意大利,两人度过了一段相当愉快的时光,而毫无意外的,在假期即将结束的那天晚上,忍足动作麻利地将宫崎拐上了

    本就不是多扭捏的人,况且对于忍足,宫崎也真的是不知不觉的将他放到了自己的心里,他的吻对她来说已经相当熟悉了。当然,她也知道忍足只能呆上短短三天,所以那晚,当忍足来到她房间告诉她他第二天要回去时,宫崎没有拒绝忍足的索吻,以至于后来直接沉沦在他所制造的感官风暴中不可自拔。

    虽然喜欢长腿妹妹,也交往过不少类型的女孩,但是忍足实际上还真从来没有跨越雷池一步过,顶多也就是亲亲抱抱,觉得腻了就提出分手转离开。

    当然,没有实际经验却不代表忍足没有理论知识。

    将只着睡袍的宫崎压倒在上,忍足迫不及待地扯掉了松松垮垮的睡袍带子,抚上她体的时候,动作中有些急切,却可以让人感觉到其中的小心翼翼。

    宫崎眨了眨眼,感觉出忍足的紧张,原本心脏怦怦跳的她反而有些镇定了下来。白皙的手臂主动环上忍足的颈项,宫崎一手摘掉忍足鼻子上的眼镜,主动送上了红唇。

    上的衣服是什么时候被自己扯掉的,忍足根本就完全都不记得了,下的女子展现出了平时绝对不可能见到的独特风,微微眯起的琥珀色眼睛里有着慵懒和媚意,上原本白皙的肌肤泛起淡淡的粉色,直看得忍足差点把持不住。

    耐下子做足前戏,忍足的额头已经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手上的动作越发快了起来,腿间的灼抵着宫崎白皙的大腿,让她微微觉得有些不适。

    大腿的磨蹭让忍足终于忍耐不住地放弃自制,抽出自己沾满了晶莹液体的手指,用力进,紧致的甬道让忍足舒服地叹息,但他还惦记着这是她的第一次,看着她忍痛的表,忍足迫自己埋在她体内不动作,安抚地亲吻着她的体,试图让她放松下来。

    “唔……”压抑的呻吟从宫崎口中缓缓溢出,酥软的躯不安地扭动,疼痛过后的空虚难耐得让人发疯。

    忍足终于不再迟疑地动了起来,一下一下地深入,房间里只剩下男子压抑着声音的低吼和女子婉转的吟。

    心满意足地拥着怀里慵懒的女子,忍足的双手还在宫崎的上缓缓游移,滑腻柔嫩的触感让他不释手。

    忍足的掌心并不平滑,长年握拍累积的茧擦过事后仍旧敏感的肌肤,引起宫崎一阵细微的战栗,与他契合的子不安地动了动,却是在不经意之间再次点燃了忍足体内熊熊的|火。

    “…我们去浴室。”比平里更加低沉喑哑的魅惑嗓音在宫崎耳边响起,气喷在颈侧敏感的肌肤上,让她酥软了子,微微立的蓓蕾擦过忍足结实的膛,喷薄的念一触即发。

    第二天,忍足神清气爽地起离开意大利,留下被‘蹂躏’过度的宫崎扶着腰躺在上呻吟,就连原本预定好的行程也不得不取消。

    ————————

    两人的关系直到青年选拔赛才正式公之于众,但是麻烦也随之而来。那最大的麻烦,不用说,就是来自小的表弟——手冢国光的威胁。

    忍足知道自己的长相与手冢其实有八分相似,再加上宫崎在手冢面前的种种表现,忍足第一次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是手冢的替代品。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如此直白地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

    这样的担忧用迹部的话来说真是太不华丽了,可是,这样的绪并不是一句不华丽就可以磨灭掉的。他变得更加喜欢随时将宫崎锁在自己怀里,时不时进行一下偷袭,逮到机会就将她拐到上一番**。

    他想要借此来确定她还好好地呆在他的边,的是他忍足侑士这个人。

    这般反常的忍足终于还是引起了众人的关注,黎夜是第一个找到他详谈的。可是,听完了忍足的担忧和想法,黎夜却是哭笑不得。

    “侑士,你觉得,你跟手冢是一样的人吗?且不说你们只是脸形相似,但是你们的行事风格、为人处事之道就完全不一样,你是为什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呢?”

    “是吗…”忍足眼中亮了一下,随即皱眉苦思。

    “侑士,我了解小,她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要什么。所以,你的担心其实没必要。”黎夜皱了皱眉,“不过,你还是亲自去确认一下。总比你这样憋着闷着好。”

    说完这些话,黎夜转离去。

    其实他只是进入了一个误区,然后钻了牛角尖,现在有人这么直接地将事摆出来告诉他,他终于也发现了自己的杞人忧天。不过,总还是要确定一下的不是,就如黎夜说的,说清楚道明白,总比憋着好。

    后来,他真的跑去向宫崎求证,回来以后手臂上多了一排牙印。

    后来,他们之间的感越发的好了起来,有了问题也不再独自伤神。

    后来的后来,他们终于修成正果,虽然免不了收到了手冢的一串冰刀子,还有昔网球部好友的调侃、嘲笑。

    再后来……还有什么后来吗?大概没了,他们的生活平淡却带着温馨,偶尔有点小打小闹,但也很快就和好。

    有了自己的一对儿女后,生活中更是充满了各种乐趣,羡煞了一干人。

    迹部还曾说过,忍足这家伙,看起来花得要死,其实还不是跟普通男人一样。说这话时,迹部的语气是满满的鄙视,眼中却隐匿着一层欣慰与祝福。

    忍足侑士,很幸福,这就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先放忍足番外~~~

    嘛嘛~~亲们想看啥~

    感觉还真是有点o(╯□╰)o

    表BW哟~~~~

    后面好像越写越乱了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