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

    藤堂静终于因为脸被毁容而得了疯病,面对这样的女儿吗,藤堂家的人都歇了让她回到家族的想法,只匆匆将藤堂静打包送去了埃塞俄比亚,让她在那个地方自生自灭。

    至于牧野杉菜…说真的,那棵杂草从来都不在他们的关注范围之内,所以,即使他们全家一家完全在东京呆不下去,被迫去了北海道最偏远的小渔村,那也与黎夜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此刻的黎夜,有着比这更重要的事

    不用怀疑,那就是迹部16岁的生兼他们的订婚宴。

    黎夜看着手中精致的盒子,心中犹豫不决。这份礼物,不知道景吾会不会喜欢呢?可是,如果她不送这个,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再让她去挑选一份新的礼物了。再一次看了手中的盒子一眼,黎夜眼一闭,在心中给自己加油打气:没关系,不就是Fredbennett的男士项链吗?虽然没新意了点,但是,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景吾就算不喜欢也不会不收啊!

    10月4在黎夜的各种纠结中终于还是如期到来。一大早,黎夜就被伊藤美智从上拽了起来,又是做美容、又是弄造型,还有各种礼服的试穿、脸部的妆容等等,将黎夜折腾得脾气蹭蹭蹭窜了起来。

    “好啦~妈,我自己会打理好我自己的,相信我,好吗?”对着自家母亲,黎夜的表还算柔和,但是眼中浓浓的不耐还是让伊藤美智终于良心发现地放了自家女儿一马,点头让她自己打理一切。

    迹部那边的况也并没有多好,但是相比于黎夜的暴躁不耐,迹部的心显然不是一般的好。他一边指挥着造型师帮他弄造型,一边还不停地提出自己的意见让边的人一一实施起来,务必做到精益求精。

    不过也是,想了这么久的一刻终于要在今天成为既定事实,迹部怎么能不高兴?现在的他只要想到伊藤秀泽那一脸便秘的表就觉得无比欢乐,对于自己前段时间被迫‘独守空闺’的怨念也似乎减轻了不少。

    因为这一次不仅是他的生,还是两人的订婚宴,所以迹部对于这一次的事特别上心,就连两人的订婚戒指,也是迹部特地抽空跑了一趟纽约请Tiffany的首席设计师为两人量订造的一对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对戒。

    戒指的价值自是不用说的,但光是迹部的这份用心,看在伊藤美智夫妇眼里却是极为满意的。他们从来都不缺钱,给自己的女儿的东西自然都是最好的,而迹部对黎夜的在乎,也终于让两人放下了心中最后的一点点担忧,欣然接受这个未来的女婿。

    英次和秀泽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对于迹部这个人,却是认同了的。毕竟,除了这个小子,谁会单纯因为黎夜本而费尽心思让她幸福无忧呢?

    但是,心里承认并不代表他们就乐意看到自己的宝贝妹妹被完全拐走、眼里再没了两个哥哥的影子,所以,以后的生活,必定会一如既往的充满了各种‘惊喜’。

    宴会正式开始的时间是下午3点,关于这个,据说是两家的父母在黎夜的怂恿下参照了中国的吉时表之类的东西筛选出来的良辰。迹部对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反正,越早定下黎夜的名分,他名正言顺拐走黎夜的几率就更大了一分。

    少爷他何乐而不为呢?

    迹部财团的唯一继承人的订婚宴,自然受到了整个上流社会的高度重视,所以,当F4出现在宴会厅的时候,没有人对此表示疑惑,只是,再次看到那只卷毛狗出现,少爷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脸上的表也淡了一些。

    魂淡,这家伙是打算赖在本不走了吗?本大爷订婚管你这卷毛狗什么事啊,你没事总在黎夜边晃晃悠悠的是要闹哪样啊口胡!迹部内心不停地OS,在看到道明寺趁着他被众人包围的时候靠近黎夜时,脸上的表顿时难看了不止一点。

    今天的黎夜比起平时更是美了不止一点点,一头及腰的长发被松松地挽成一个髻,头上没有什么复杂的装饰品,只有一个造型别致的簪子固定住头发;上是一件银紫色的抹晚礼服,流畅的线条勾勒出女子凹凸有致的完美形,腰间泛着淡淡金色光泽的链子霎时间让这款简洁大方的礼服平添一份尊贵与活力。

    黎夜的脸上只是淡淡地上了一层妆,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却总有办法让人将视线胶着在她上不忍离开。

    这样的黎夜让迹部心里油然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感,可与此同时,那从四面八方聚焦而来的种种目光却让他狠狠地皱起了眉,只想将黎夜紧紧地锁在自己的怀里,不许任何人的觊觎窥探。

    此时的黎夜对此没有给予任何的关注,她疑惑地看着面前的道明寺,静静地等着他说出自己的目的。

    不知道为什么,道明寺在听到黎夜终于要和迹部订婚的那一刻,脑中突然间有了一种强烈的执念——告诉黎夜他喜欢她。许是因为知道,今晚过后他便再没了资格让这个女子知道他的心意,所以,他决定赌一把,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这也就是道明寺此刻出现在这场宴会的最终目的。

    “伊藤黎夜,我喜欢你,我道明寺司,喜欢你伊藤黎夜。”话说出口,道明寺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里一片轻松,他期待地看着面前被他的表白炸晕了的黎夜,等着她会给自己什么样的回应。

    好不容易敷衍完那群缠人的家伙,迹部立刻就向着黎夜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却不料在即将接近的时候听到了道明寺司那毫不避讳的表白。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迹部眼中有着沉沉厉色,道明寺司他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吗?

    有那么一瞬间,黎夜是真的被道明寺的表白给吓到了。毕竟两世为人,她真正接触并放在心上恋的异始终只有迹部一个人。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看着道明寺司那满是期待的表,黎夜脸上挂起礼貌的微笑,说出口的话却是十足的疏远:

    “道明寺君的喜欢我收到了,谢谢。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忙了,我想景吾应该就快过来找我了,抱歉,失陪了。您请自便。”

    话音落,道明寺司的奢望终于被彻底打破,他黯淡下表,脸上再没了刚刚的期待。其实,他一早就知道的,那一次的见面,黎夜对他和迹部截然不同的态度,他其实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是,心里总还是有着那么一些不甘心,他,想要亲口听到黎夜的回应,哪怕是拒绝。

    可是事实证明,他永远都不可能从黎夜上得到任何希望。她,甚至连拒绝都懒得给,只是生疏地将他当成一名普通的宾客,对他的表白没有丝毫放在心上。

    “你看够了没有?”黎夜其实从迹部离她还有差不多10步距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的靠近,刚刚的那几句话,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让后的迹部安心。可是,让他安心是一回事,这男人躲在暗处不出面却是另外一回事。

    看着黎夜因为薄怒而染上微微粉色的柔嫩脸颊,迹部心大好。

    不顾她的挣扎一把将她拉到怀里,迹部微微低头,霸道的薄唇迅速攫取眼前的那一抹红润,咬、逐步深入,直将黎夜吻得气喘吁吁无暇他顾,这才结束这一深吻。有力的臂膀却仍旧紧紧地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不曾放松。

    迹部以额抵额,深邃的灰眸牢牢地锁住黎夜来不及闪避的星眸,薄唇一下一下地轻啄她的红唇,腾出的一只手则是轻柔地抚上她的脸颊,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夜,我你…”

    一瞬间,满腔的怒气消弭于无形,黎夜叹息着倚入迹部怀中,双手主动缠住他的腰,喃喃地回应道:

    “我也是…”

    两人所处的地方正好是宴会的死角,也正因为如此,迹部才如此自如地与黎夜温存,不担心此刻有着别样风的自家未婚妻会被别人看了去。

    “对了,景吾~这个…生快乐。”黎夜突然间将子向后仰了仰,从随带着的包包里掏出一个做工精致的盒子,微笑着递给迹部道。

    “啊恩?”迹部挑了挑眉,空出一只手迅速拆开包装,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做工精致、款式简洁大方的男士项链,低调而奢华。

    满意地勾起唇角,迹部拿起盒子中的项链,低笑着开口:

    “这是Fredbennett的设计?帮我戴,啊恩?”

    迹部的脸上满是笑意,终于确定自己的礼物完全没有被嫌弃的黎夜在心里偷偷吐了一口气,随即笑容满面地接过项链,答应道:

    “好。”

    闪着亮眼的银色光芒的项链坠子和迹部今晚的服装意外的合衬,黎夜微微眯起了眼,笑着称赞道:

    “景吾,你真帅。”

    未婚妻毫不掩饰的直白的赞美让迹部的心越加愉悦了起来,再次毫不客气地搂过黎夜的腰,迈开步子朝着宴会厅的中心缓步而去。

    宴会的两位主角终于同时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也就意味着宴会正式开始。

    致完开场词,说完例行的场面话,接下来的开场舞毫无意外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金童玉女的搭配,默契而流畅的动作,浓得化不开的意在在都让众人惊叹,原本还心存侥幸想着或许可以当迹部的外室的女人也无可奈何地歇了心思,当然,特别不自量力的除外。

    这场受到上流社会高度重视的订婚宴终于完美的落幕,整场宴会上两位主人公的如胶似漆和脉脉意最终让心中存有疑惑的人纷纷闭嘴。

    迹部家和伊藤家的联姻是建立在两个主角的完美之上的,他们也再没了挑剔、质疑的由头,纷纷送上自己的祝福,至于那祝福里到底有多少真意,抱歉,那完全不在少爷他的关注范围之内。

    虽说还没正式让黎夜改姓迹部,但是这样开诚布公的宣示了属于他的所有权这件事还是让迹部的心无比的畅快。

    从背后搂住已经洗完澡换上睡衣的黎夜,迹部满足地叹息。熟悉的柔软馨香的躯体终于再次回到他的怀抱,他可以不用再顾忌任何人的打扰,为所为。

    “景吾,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休息。”

    “嗯?现在?”

    “对。”回答完黎夜的话,迹部不再犹豫,一把打横抱起黎夜向着大走去…

    夜,还很长…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嘛~于是就是这样啦~~~

    正好凑了个整数,正文就这样子完结了~~~

    嗷嗷嗷~~~我居然坚持下来了~真神奇~~~

    Mina~~求包养~~~表BW嗷嗷~~~

    于是……番外神马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